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朋友

作者:展有发 时间:2022-01-26 15:11:09

作者:展有发

上初三的时候,我们班转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坐在我的后排,一开始,我们并无交集,直到有一天放学回家,发现他家和我家只隔着一条大道,从此我们上学或放学,便相约在一起了,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我天生瘦弱,人长得矮小,这就成了被欺负的理由。

一天上课间操,我无意间踩了旁边一个男生的脚,他不问青红皂白,上来便踢了我,并侮辱我是个讨厌鬼,我明知不是他的对手,只好捂着被踢疼的肚子,自认倒霉。

但就在这时,我那位身材高大的朋友冲过来,他毫不客气地把打我的男生推倒在地,又扭着他的脖子让他给我道歉,真是一物降一物,刚才他还对我耀武扬威,这时候在我朋友的怒斥声中转瞬成了待宰羔羊,他不仅向我道歉,还发誓不再欺负我了。

那一刻是我最自豪的时刻,有一位强大的朋友为我撑腰,我感觉我的世界都宽广了许多,从此,我更加崇拜我的朋友,我给他买零食,邀请他到我家里做客,并把他帮助我的事告诉我的父母,以便让我们全家都感谢他。

有了这样的朋友,我的胆子也大起来,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小偷正在偷窃学校放在教室外面的体育器材,我立刻冲上去大声制止他,小偷嚣张极了,他转身就给了我一个大耳刮子,我毫不畏惧,立刻说出我朋友的名字,并警告他如果不停止盗窃行为,我会让我的朋友收拾他。

小偷听了我朋友的名字,真的转变了态度,“哦,他是你的朋友,我认识他,而且我们也是朋友,既然这样,大家就都是朋友了,好,我给你这个面子。”小偷放弃了盗窃行为,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还是认为是朋友的力量帮助了我,至于他和小偷也是朋友这件事我并没有多想。

初中毕业,我们都离开了学校,没有工作,在家闲逛了一段时间,上秋,看到附近有人上山采蘑菇卖钱,我和朋友商量一下,也背着背筐上山了。

一进山,我们便分开各自去找值钱的榛蘑,我之前采过蘑菇,知道榛蘑生长的地方,我沿着沟塘,专找枯树根,那里最愿意长榛蘑,很快,我就采到好几片蘑菇,等再遇到朋友时,我的背筐已经快采满了,而朋友的背筐还空着,看到我背筐里的蘑菇,朋友明显地感觉失落,骂骂咧咧的说倒霉,蘑菇都让我采去了,我当时还安慰他,并说休息一下,我帮他采。

为了讨好朋友,我特意爬上一棵大树去摘野果,朋友在树下等着,我一边往树上爬,一边把够着的猕猴桃扔到树下,我一直爬到树梢上,哪里的猕猴桃像一串串绿色的珍珠,甜甜的,又解渴又解饿,我一边吃一边和树下的朋友说话,还问他够不够,但树下的朋友一直没有回话,当我疑惑的从树上下来,发现朋友早已不见踪影,包括我那一背筐蘑菇,看着已经空了的背筐,傻子也知道我的朋友偷走了我的蘑菇。

可是我并没有怨恨朋友,反而想他是因为采不到蘑菇才这样做的,而我只好再去寻找蘑菇。

过后和朋友再见面时,他对偷蘑菇一事装聋作哑,我也不去追究,甚至从来没有想过朋友的人品问题。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终于让我下定决心,不在和朋友来往了。

改革开放以后,身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奔赴外地打工挣钱,而且不乏衣锦还乡之人,我和朋友经不住诱惑,收拾一下,便加入了打工大军,我们来到离家最近的一座城市,安排好住处,便分头开始寻找工作,城市很大,但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真的很难,我在个体工厂林立的城中村搜寻,终于在一家菌类制品厂看到了一则招工信息,我大着胆子找到工厂经理,希望在这里得到一份工作,经理是一个很面善的中年男子,他上下打量着我,很真诚的和我说:“我需要一个力工,你的身体好像并不适合它。”“我能行,您可以让我试试,我真的行。”

为了得到一份工作,有时候你不得不自我表现一下。

经理把我领到车间,指着一堆装满菌袋的菌筐,让我把它们搬到另一个房间,还要整齐的码在菌锅上,一个菌筐足有四五十斤重,我一次搬两筐,身体咧咧歪歪的,但我咬牙坚持着,尽量显得轻松愉快,目的是希望经理收下我。

菌筐搬完了,我一边擦汗一边问经理:“您看,我可以在这工作吗?”

“虽然你达不到我的要求,但你很勤奋,你可以留下来。”

啊,经理的话简直让我欣喜若狂,我有工作了,有工作就有钱挣,有了钱就可以去办好多事,我一路蹦跳着回到住处。

朋友早就回来了,他没有找到工作,一脸惆怅的唉声叹气,我安慰他,并告诉他,明天可以去我所在的工厂试试,那的经理非常好,而你的力气比我强多了,到时候我们俩在一个地方上班,这是多好的事情啊!朋友对我的话不置可否,但我明显的看出来他的脸上出现了希望的曙光。

第二天,朋友早早的出门了,当我高兴地走进工厂,经理把我拦住,他和我说:“我找到了更适合那份工作的人,你被解雇了!”“怎么可能,我干的好好的,您知道,我多么需要这份工作。”我焦急的哀求经理。

“你看,他一次可以搬四个菌筐,而且速度比你快的多,所以我只能用他。”经理把替代我的人指给我。

然而当我看到那个人时,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竟是我的朋友。

“怎么可能?他,,,”我简直要昏过去。

我和经理说:“他是我的朋友,是我告诉他您这里需要工人,我还和他说您是个好人,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他竟会这么做。”

“原来是这样,”经理沉思了片刻,他从兜里掏出一百元钱递给我,“年轻人,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离开你的朋友,他是个卑鄙的人,但我需要他,因为他可以为我创造更多的效益。”

从那以后,我和朋友彻底告别了,他一直在干力气活,而我在一家报社找到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