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难忘的逆行

作者:张革 时间:2022-04-24 19:10:12

作者:张革

 

2022年的春天,“新冠病毒”疯狂反扑,导致多地疫情爆发,两年多来一直平安无事的敦化小城这次也未能幸免。

3月12日,是我家乡敦化市大石头镇全员核酸检测的第1天。

天刚蒙蒙亮,我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吃过妻子煮好的一碗热面条,就急匆匆地走出家门。因为实行道路管控,我只能步行去核酸检测点,和那里的志愿者们会合。二十多分钟后,我来到了镇幼儿园门前的核酸检测区,看见社区的姜主任正在给志愿者们发放防护服。

我笨拙地穿上了上下一体的防护服,本来怕冷就穿得很多,戴着口罩,再戴上个防护面罩,这一下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身上出了很多的汗。汇集在这里的志愿者们来自各行各业,大家因为抗击疫情走到一起,穿上一身洁白的防护服,就都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大白。

我所从事的服务工作是引导做核酸的居民拉开1米远距离排队,有时还要帮助他们调出手机里的健康码、做人脸识别。这活看似简单,但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很怕自己的疏忽影响下一个环节的顺利进行。

“楼上的居民请下楼做核酸,做完核酸的居民请马上回家,马上回家!”整个一上午,我的老同学孔权带着他的小分队在居民区里举着大喇叭声嘶力竭地喊着,每次回来,我都能看到他摘下眼镜和面罩擦掉上面的雾水。

 “大白加油!大白加油!” 一个刚做完核酸的小男孩突然冲我们喊到。此时此刻,顿感有一股暖流从心中涌起。

敖东书院的李院长是我读高中时的老师,年近六旬的她带领书院的6名义工也加入了志愿者队伍。老师穿着印有“志愿者”字样的红色马甲,我问她为什么不穿防护服,她说一件防护服200多块钱,她舍不得穿,省下来留给更需要的人。听老师这样说,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中午来做核酸的人相对较少,大家抓紧时间换班吃饭。桌椅不够用,我和孔权只好蹲在地上往嘴里扒拉饭菜。我吃的快,刚把饭盒合上,就听老师冲我喊了一句:“把你饭盒里的米粒都吃了,不许剩。”我愣了一下,惊诧老师离我那么远,还能看到我饭盒里有剩饭。孔权在一旁“嘿嘿”地冲我笑,我不好意思地打开饭盒,把剩下的大米饭粒全部吃光。

午饭后,姜主任安排我参加入户采样组,上门为长青村的高龄老人、卧床病人、残疾人进行核酸采样。我们的组长是长青村党支部书记刘金宝,大伙都叫他“宝哥”;采取咽拭子的是镇卫生院的谷大夫,我和小宋负责扫码登记信息,小宋是一家快餐店的老板。

我们带上器具出发了,这时天空下起了雨,还夹杂着大片的雪花,为了做到应检尽检、不漏一户、不落一人,我们在雨雪中前行。长青村有四个社,村民居住分散,有在镇上住的,有在村里住的,还有在村外山脚下、大河边的。村里的水泥路还好走些,偏僻小路却是泥泞不堪。自然环境的恶劣,我们完全能够克服,可是遇到村里的一户智障残疾人,却让我们大伤脑筋。这一家三口人全是智障患者,家中的小女孩看到我们这些穿着白色防护服的陌生人,吓得哇哇直哭,一直躲在门后不出来,她的父母木然的看着,无动于衷。无奈之下,宝哥只得打电话把孩子的姑姑叫来,孩子的姑姑掏出糖果哄着她安静下来,在孩子张嘴吃糖时谷大夫趁机把棉签放入女孩的口中取到了样本。

村南头的山脚下,住着一位姓腾的老奶奶,老人家今年83岁,一个人独自生活。当我们为她做完核酸采样,老人从锅里端出一盘地瓜对我们说:“你们这么辛苦,俺也不知咋感谢才好,这地瓜是今天早上烀的,你们快趁热吃了。”爱是相互的,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就是知恩图报,哪怕是你付出一点点,他(她)们也会记在心里,时刻想着回报。

这天下午,我们完成了15户(含养老院)35人核酸咽拭子的采集。回到核酸检测点,我们把采集的样本整理好后封箱。

夜幕降临,看到检测点那些还在岗位上不停忙碌的身影,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我想,在这危急时刻,不论你是做什么的,在国家和群众需要你的时候,能冲上去的都是真英雄!他们不需要赞美,也不需要什么奖励,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愿望——战胜疫情!   

从小镇看敦化,从敦化看吉林,不屈的人民奋起反击疫情。一幕幕万众一心的战“疫”场面,如同一幅幅史诗般壮美的画卷,永远保存在我的记忆中。

今年的春天,或许迟到了,但它一定不会缺席,待阴霾散尽,雪化冰融,我们再一起去走近阳光,拥抱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