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没有硝烟的战火中的一天

作者:汤英 时间:2022-04-04 11:47:54

作者:汤英

 

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外面依然白雪茫茫,拖着厚重的防护服爬了不知道第几个6楼,防护面罩和口罩遮挡的我喘不过气来,眼前一片漆黑,闭上眼睛,站着缓了一会儿,看到门牌上写着601,终于到了最后一个6楼。

我是一名社区医院护士,疫情期间我们需要每天下片采核酸,因我们是个大社区,每天需要采集2000多人次的核酸,所有有资质的医护工作者都下片采核酸了,与我一组的于姐已经52岁了,昨天连续工作11个小时,终于病倒了,这组就剩我一个人了,想起我们社区同行的妹妹们,这样的工作她们已经干了半个多月了,我才第5天,一定要坚持住,当我迈着麻木的双腿走出来时,雪还在下着,湿透的身体被冷风一吹,打了一个激灵,外面的天已经黑的看不清道了,有几次差点摔倒,防护面罩里,感觉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内心感到无比的孤独,突然看见大门边上我们社区的小高妹妹开着车正在等我,还贴心的把车停在离我最近的地方,顿时就有了勇气,连忙向她走去。

走进大门看见我们社区的臧主任,那张只剩下一双眼睛的脸,正在电话里嘱咐者“雪大,一定注意安全,慢点,别着急”副主任玮琪的嗓子哑得已经听不清说什么了,连笔画带写的分配工作,他们已经不知道多久没休息了,玮琪的儿子正好高三了,正是需要妈妈的时候,她已经都顾不上了,看我回来,王大姐连忙招呼我,喝她煮的碴子粥,她们年龄不仅大,身体也不好,就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写试管核对名单,无数次的打电话,每天都工作晚上8、9点,迎面看见慢病科长瀛瀛,小脸已经剩下一条条了,计免科的舟枬看见我,一把抱住我,就哭了,说“姐我真的干不动了,啥时候是个头呀”,我也只能抱着安慰她,计免的妹妹们因为全民接种疫苗,已经快一年没休节假日了,这次又赶上疫情,已经没黑没的又白工作一个多星期了,在我怀里哭了一小会儿,擦擦眼泪又出去工作了,这时又看见我们的四个男同志,吃完饭歇了一会儿,穿上隔离服又奔赴风雪中。

外面的雪一直下着,大雪里横七竖八的坐着来支援我们的同行和志愿者满,吃完饭我们管理物资的大欣笑哈哈的给我们拿这拿那,没脾气的姐长姐短,护士长苗苗拿着装好的试管的口袋分配工作,说还有2百多人没下,一宿不睡也要完成任务,拿出一个袋子说这是中兴阳光城的,谁去,就看到这些虽然一脸疲惫,但眼神坚定的美女们说“我去、我去”,虽然没有漂亮的妆容、华丽外衣,但我觉得她们比明星还耀眼,还美丽,我们年龄大的也举起了手,说“还有我”,美女们马上说“给姐姐们好去的小区”虽然没有华丽的语言,但就是让人感觉那么真诚、朴实的让人感动,我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她们有的在经期、有的孩子小、有的身体不好,但从来也没因为这些而耽误工作,外面的雪已经小了,姐妹们穿着防护服又开始新一轮的上楼、下楼,不知道今晚会工作到几点,虽然不知疫情何时才能得到控制,但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防疫狙击战,我们终将胜利,赢来春暖花开,在此向所有一线工作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