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洒一腔热血 守一座青山——记黄泥河林业局隋氏三代人的林业情缘

作者:刘激扬 时间:2022-04-02 19:12:56

作者:刘激扬

 

黄泥河林业局地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西北部、长白山北麓、张广才岭东侧的绵延山岭中。辖区内的老白山是敦化市境内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高山杜鹃、山顶石海、梯子河瀑布,以它们独特的高寒山区景色特点闻名省内外。特别是林业局东西沟各大林场负责管理的上千顷针阔叶混交林和

人工落叶松林遍布山坡沟壑,形成浩瀚林海松涛阵阵,令人向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过程中,此局的林业工人为建设祖国这座巍巍大厦做出过卓越的贡献,付出过巨大的牺牲。

我的亲人隋春河、隋启祥、隋昕祖孙三代就是这三万多名黄林职工群众中最平凡的奉献者,洒三代人的满腔热血守护一座青山。他们前赴后继只为让青山常绿,绿水长流。

我的公公隋春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就在黄泥河林业局森铁处机务段当蒸汽机车司机,带领一个班组,负责从上段林场往地区貯木场运送木材。在一次机车检修中,被滚动的车轮压掉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造成终身残疾。尽管如此,这位从建国前走过来的老共产党员,还是競競业业尽职尽职地为林业局的建设努力工作,直到五十多岁以后才被组织上按排到机关锅炉房去烧锅炉。无论在哪个岗位上,他的老工人老党员的模范行动,都潜移默化地影响教育我们这些子孙后代诚实做人,踏实做事。

1985年2月27日(正月初八),在我的人生轨迹上是一个黑色的日子,更是我们母子三人悲痛欲绝天塌地陷的日子。我丈夫隋启祥年仅四十岁,便因意外事故倒在他所钟爱的岗位上。确切地说,他只为安抚一位申请困难补助,没有如愿的职工的心情而献出了生命的代价!

隋启祥,是父亲隋春和的长子。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中期,正在敦化一中读书的隋启祥,因家庭的原因,辍学到黄泥河林业局苗圃技工学校,去半工半读。1968年应征入伍。在辽宁省新宾县服役期间,响应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号召,每天砸石头修山洞。在一次施工中,他扶钎,另一位战友抡大锤砸钎,一不小心,大锤砸飞了他的安全帽,战友被吓得魂飞魄散目瞪口呆,他感到凉风吹过头顶本能地将头一歪,侧着头笑问战友:“你傻站着干啥,咋不干活呢?”这位战友被他的问话从惊得呆傻中回过神来:隋班长,你吓死我了!看到他安然无恙,半个山坡的干部战士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过询问,他才知道自已歪头的一刹那,躲过了生命中的一劫。当兵三年,他入党当班长,深知奉献的甘苦,更懂得生命的可贵。从此,他更加勤奋工作,曾被评为五好战士,受到军长的接见。

复员回到黄泥河林业局,隋启祥被分配到信防办公室接待群众来访,正赶上1976年知青大返城。知青在农村,有的女孩嫁给了当地青年,有的男孩娶了当地女孩。返城时另一半也要跟着进城。林业局没有现成的编制等着他们。错综复杂的上访案件堆积如山,甚至有几十人天天到长春市林管局办公楼门前去静坐上访。这些牵扯到林业职工实际困难的大事不但黄林有,全省各大林业局也有,如果不及时处理,会严重影响到社会稳定。隋启祥和信访办主任被派到省林管局协同处理这件知青返城的头等大事,一去就是三个月。经过他们慎重的调研取证,省林管局出台了相应的政策,黄林局上百户上千口人得到了妥善安置。这些知青从心里感谢党的体贴照顾,为林业局的发展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妥善处理了大青年返城问题,隋启祥完成了从战士到群众工作干部的身份转换,也深刻理解了群众工作无小事,事事关系到党的政策的落实,关联到人民群众生活稳定,关联到党与人民群众关系的大事。

由于隋启祥善于做群众工作,更善于准确理解群众工作的政策法规,林业局人事处调他到局工会担任劳保部部长,专门为因公致残致伤甚至死亡的困难职工家属发放困难补助金。这是一件艰苦细致的工作,需要到林业局上段各林场和地区各单位走访,与基层工会主席一起调查困难职工的实际情况,做到扶贫资金笔笔有去处,件件有着落,即不虚报又不漏户。

20世纪80年代,黄泥河林业局有48个单位,分散在地区和上段林场两大沟系。这些单位,到处都留下过隋启祥的身影,林场家属区的小路上到处留下过他的足迹。他和气慈善的脸庞,体贴入微的语言,尊老爱幼的行为举止,在党组织与群众之间架起一座无形的桥梁。这座桥梁真实具体地传达着党对林业职工的关怀与温暖,传递着百姓的心声与渴望。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被他和他的同事们践行得实实在在。模范共产党员的荣誉称号他当之无愧!

1985年元旦后春节前,隋启祥已经被调到林业局机关担任工会主席。2月27日是春节后第一天到新单位上班。八点半,他准时到新单位报道,然后来到办公室稍做整理准备后,他就急忙到电影院去了。春节前,一位电工申请困难补助,没有得到工会劳保部批准,隋启祥想去当面解释一下没有批准是因为他是双职工,家中只有三口人,比起那些单职工困难家庭真不算困难。他不想让这位申请者心中对工会劳保部有意见,更不想给自已的工作留下任何一点遗憾。

来到电影院门口,正赶上这位电工买早点回来,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电影院的演播大厅,登上舞台台口,由于场内只开了一盏侧灯,光线很暗。这位电工说:隋哥,小心台口有大音箱,别绊着。听到这话,隋启祥向后一撤步,却瞬间倒向两米深的乐池,后脑撞在水泥台阶上。当这位电工将隋启祥送到电影院对面的职工医院时,隋启祥早已不省人事了。当我接到信跑到医院,当时著名的脑外科医生、启祥的挚友征求我的同意,做了腰椎穿刺检查,当鲜红的血液冲出试管时,听到医生无奈的答话——严重脑散。顿时,我的精神彻底崩溃了。从出事到离世不到三个小时,刚满40岁的汉子就这样意想不到地走了!

而此刻,他的岗位已经不在工会劳保部,他完全可以不去安抚这位电工,就是一个善念,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昂贵的代价使林业局失去一个年轻的前途无量的干部;这昂贵的代价将一对年幼的儿子推向了孤儿的境地;这昂贵的代价将36岁的我推向了孤独无助的万丈深渊!

隋启祥的不幸身亡,瞬间传遍了黄泥河的大街小巷。前来安慰的人,除了林业局党政工领导和各中小学校的老师,以及我们夫妻的至爱亲朋,更多的是被他走访过关心过的困难职工、家属。他们站在小院里久久不肯离开,都想看一眼启祥的父母、我和孩子。他们都说:好人小隋走了,他是为我们走的!

爱人隋启祥不幸离世,让我痛苦不堪,思念不已。可36后,也就是2019年4月16日,不幸再一次降临。我的长子隋昕,年仅48岁的年轻生命,走到了尽头。他将一腔热血奉献给他钟爱的营林事业。他是在为黄泥河林业局有限责任公司营林处,制作一份亟待上报的营林报表,完成他身为外业调度的工作职责而猝然去世的!在这个岗位上,他跋山涉水23年,夏天蚊虫叮咬,露水汗水湿透鞋袜衣衫,春秋两季植树造林检查验收,每一天他都要翻山越岭踏查大小林班。下山归来,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端坐在电脑桌前,整理帐目,核算造林人工费用。他的办公桌一个在营林处,一个在自已家里。多年的湿冷寒凉侵害、终年的积劳成疾造成他身患尿毒症而不自知。待体检发现时,病情已进入可怕的晚期,透析治疗仅10个月便突发心梗,抛下妻女老母,结束了他正当壮年的生命!

血脉的传承,家风的熏陶,使得隋昕像他的祖父和父亲一样,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他从事的营林事业,热爱生活,酷爱读书和摄影。他的性格沉稳内向,不善言词,对工作对同事对朋友对同学却热情似火,始终如一。从2018年6月的一次体检发现重病,到2019年4月16日去世,10个月的紧张治疗中,除了到北京、青岛检查确诊,和在敦化中医院做每周3次的透析期间,他一天都没有正式休息过。每天乘小客车上下班,往返在敦化与黄泥河之间,上午上班处理业务,下午做4个小时的透析。别人看到的只是他脸色黝黑身体虚弱的表相,只有他的家人才知道他究竟忍受着怎样的病痛折磨!

我的两位亲人相隔36年为吉林林业献出他们年轻宝贵的生命,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悲哀和思念,留给林业局和人们的是勇于奉献、敢于担当的奋斗者的风范。

洒一腔热血,守一座青山。隋氏三代人为林业拼尽全力,死后葬于黄泥河镇北部的一座青山的东山头,朝迎红日东升,暮听松涛奔涌,他们的灵魂仍旧守护着家乡的青山绿水,守护着一方百姓的安宁。

青山埋忠骨。我的亲人们,请安息。我们还有次子隋熠,还有两个儿媳和孙子孙女,他们都是勤奋刻苦阳光上进的好孩子。我相信,我们的子孙后代不论在任何职业中哪个岗位上,今后,他们一定会继承你们的遗志,为了祖国的更加繁荣昌盛而勤奋努力,奉献他们的智慧和力量。

愿普天之下,生命之树常绿!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