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媳妇当家

作者:展有发 时间:2022-03-01 13:51:49

作者:展有发

在农村,秋收结束后,各家卖完粮食,地里的活告一段落,一落雪,便开始了无聊的猫冬时节。

闲着没事,一些人开始赌博,一些人开始东家走西家串,前者大多是男人的专利,而后者则是说媒拉纤的人施展能力的舞台。

媒人也叫媒婆,她们能说会道,见啥人家说啥话,坏的能说成好的,丑的能说成俊的,一泡牛屎能说成一朵鲜花,但她们没有坏心眼,本着成人之美,善结良缘,让单身男女,成双结对,让天底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媒人在农村是人见人爱的好人。

张媒婆就是杨树沟有名的媒人,经她手撮合成的姻缘不计其数,村子里谁家有长大的姑娘小子,谁家的老人难伺候,谁家急着抱孙子,她的心里都清清楚楚的。

第一场雪飘下来,花瓣一样的雪花落在杨树沟人家的房子上,院子里,柴垛上,门槛上,小路铺上一层淡淡的白,像一片白沙,透明的,能看到底下的黑土,走上去,印出脚印来,脚印走进谁家,谁家一定有喜鹊叫喳喳。

张媒婆直接走进了杨老大家里,她来给他家的二姑娘杨静说媒来了。

“他大哥,你说多快,才几年啊,你家小静都长成大姑娘了,要不是王连江托我给他家大小子保媒,我还寻思你家小静没长大呢!”张媒婆几句话就把此行的目的说的明明白白。

“是老王家的大小子,叫王宝库吧?”杨老大若有所思地回应张媒婆。

“就是他,今年二十二,比你家小静大一岁,人还精明,长相也说的过去,跟你家小静挺般配的,啊!”张媒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极力夸奖王宝库。

“我不同意。”在里屋缝鞋垫的杨静忽然撩开门帘走出来,“我不同意,王宝库不是过日子的人。”杨静迎着张媒婆,一脸严肃气氛。

“这是没看上王家大小子。”张媒婆啥人啊,察言观色,立马就知道了杨静的心思。

“哎呀,小静不仅长的漂亮,心眼还多,他大哥,你家小静可了不得,哎,静啊,婶子也没说非让你跟王家大小子,你看上谁了,和婶说,婶去说和,准保能成。”要不说媒人的嘴呢!张媒婆见杨静没相中王宝库,但她这个媒人一定要做成。

“是啊,静,我和你妈也是开明的人,也不强求你,你看上谁,让你张婶帮着联络联络,你也二十多了,到了该找婆家的时候了。”杨老大心疼姑娘,他也知道自己的姑娘有主见。

这一来,杨静反到抹不开脸了,毕竟一个大姑娘家,但架不住张媒婆和爸妈的一再追问,思绪再三,杨静低头说:“李晓军!”

“啥?”张媒婆和杨老大两口子都以为听错了,齐声又问杨静:“你说谁?”

“李晓军,咱们村那个高中毕业生。”这回说清楚了,也听清楚了。

“那啥,”张媒婆咽了口吐沫,她看着杨老大,“李晓军人不错,有文化,还老实,今年也是二十二,可是,就是他家里的情况... ”张媒婆欲言又止。

杨老大看了看张媒婆,又看了看杨静,关爱地对姑娘说:“静啊,你张婶说的不错,李晓军哪都好,就是家庭条件差点,我听说他爸头年让石头砸折了腿,看病拉了好几千块饥荒,你要是嫁给他,还不跟着受苦。”

“爸,李叔家是困难点,可是他家人都勤快正派,俗话说看树看枝,看人看根,只要勤快努力,早晚能过上好日子。”

看杨静这么坚决,杨老大两口子也不好再说什么,而张媒婆乐得成人之美,从杨老大家出来,便来到李晓军家里。

“哎,老李大哥,我说一出门就看到你家大门口落俩喜鹊,喳喳叫的真欢,原来是喜事来了。”张媒婆人还没进屋,报喜的话先传到屋里,忙的李晓军他爸李福连鞋都没提上就来开门,晓军他妈也跑出来迎接,张媒婆就像一股春风走进李福的家里。

“晓军没在家?”张媒婆环顾四周没看到李晓军,就问他爸妈。

“一早晨出去捡柴火了,这孩子闲不住。”晓军妈一脸笑容地回答张媒婆。

“瞧瞧,我就说咱们村能比上晓军的孩子没有几个,大雪天的还出去捡柴火,这以后谁家的姑娘跟了他,那得享多大的福啊!”张媒婆三句话不离本行。

“唉,俺们晓军是不错,就是俺们这个家庭把他耽搁了,谁家的姑娘能来俺家受苦啊!”李福老伴是山东人,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她这个当娘的心里比谁都着急。

“老嫂子,现在你们不用愁了,我来干啥来了?因为有人看上你家晓军了,哈哈。”张媒婆自问自答。

“哎呀,他张婶,你快说说,是谁家的姑娘。”李福比老伴更急,他抓起一把瓜子放在张媒婆手里,又去卷烟卷。

张媒婆把身子往炕上挪了挪,盘起腿来,接过李福卷的烟卷,点着,深吸一口,再把烟喷出去,眯着眼睛,把杨老大家二姑娘杨静看上李晓军的事添油加醋的叙述一遍,完了,和沉浸在幸福中的李福老两口合计:“姑娘是看上你家晓军了,我想你家晓军也会同意这门亲事,但有些事我得说在前面,谁让我愿意当媒人呢,亲事定了,接着咱就得商量过礼结婚的事,你家的情况我也清楚,可是咱娶人家一个大姑娘,怎么也不能太寒酸了吧,咱村姑娘过礼都是八千八,还得给姑娘买些首饰衣服什么的,酒席也得差不多,这些算起来也得不少钱,趁现在家家都卖了粮食,抓紧找亲戚朋友撺掇点钱,孩子婚姻是大事啊!”

媒婆的话合情合理,可是提到钱,李福老两口却心生忧郁,头年拉的饥荒还没还完,再去借钱给儿子操办婚事,多少让老两口为难,但一想到杨静那么好的姑娘看上了自己家的孩子,李福老两口决定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姑娘娶进家门。

“爸,我不同意借钱结婚,”李晓军听说同村的杨静喜欢上他,他对杨静更是一万分满意,对于这个在杨树沟既漂亮又聪明的好姑娘,李晓军也多次梦想和她结成秦晋之好,但在此之前,杨静是他头顶的太阳,他只能幻想,不敢奢望,现在,杨静主动递来爱情的橄榄枝,说明杨静不是虚荣之人,这样的好姑娘值得他爱和付出,因此他要和杨静推心置腹的谈一谈。

李晓军把约会地点定在村子南面的小河旁,冬天,小河结了冰,河岸上铺着积雪,清白的小路上,晓军和杨静肩并肩的走着,他们的身后留下两串温馨的脚印。

“小静,”李晓军拉着杨静的手,“谢谢你不嫌弃我们家的情况,当我知道张婶来我家说媒的对象是你,我高兴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只是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幸运什么?”杨静低声问道。

“幸运能和喜欢的姑娘成为爱人。”晓军的话有点文艺范,但杨静喜欢。

晓军坦诚地和杨静说了自己的看法,他希望尽最大努力给杨静一个体面的婚礼,但不一定让杨静满意,因为他不想因为结婚欠下更多的债务。

“谁让你借钱结婚了,我不比别人的婚礼如何风光,我只想以后的日子幸福快乐。”杨静的话让晓军摸不着头脑。

“那你的意思是...?”

“你有多大能耐,就办多大的婚礼,我别的不挑,只有一个条件,过了门,我得当家!”杨静说完,抬起头,目光融入晓军的眼神。

“这叫啥条件?”李晓军看着杨静,忽然,他从杨静美丽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他一把搂过面前的姑娘,用深沉的吻回答她深远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