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过年

作者:展有发 时间:2022-02-14 14:44:15

作者:展有发

腊月二十六,是小镇年前最后一个农贸大集,也是小镇居民购买年货的最后机会,因此这一天,去赶集的人像开闸的洪水,占地两公顷的新市场早早的就已经人满为患。

天气也好,农历牛年的岁末,延续着温暖与晴朗,天空显现着深远的湛蓝,明亮的太阳跋涉在高空,只有西面飘着两抹白色的微云,像仙女的裙裾,轻盈而飘逸。

孙祥穿着过膝长的黑色棉绒大衣,头戴灰色的毛线帽子,因为年龄大,他出门时还特意在脖子上围了一条毛线围脖,他戴着口罩,像个倔强的幽灵在集市上拼命的采购着心怡的年货。

孙祥从集市的南大门进来,随着滚滚人流,很快就买了一只大红公鸡和一条五斤沉的大鲤鱼,在卖海鲜的摊位前,一堆大虾让孙祥停住脚步。

“那虾咋卖的?”孙祥被来往的人流晃动着。

“大的三十五,小一点的三十,大爷,买点吧,过年了小孩都爱吃这东西。”卖海鲜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和孙祥一样,包裹的严严实实,但口罩上露出的眼神充满热情的甜蜜。

“挑大的来二斤。”

“好嘞,大爷,过年家里的孩子都回家吧,不然您怎么能一下子买这么多?”女人很会做生意,她一边为孙祥装大虾,一边用温暖的话语和顾客沟通感情。

“哎,拿出来,那半截的不要,过年吃东西有讲究,都要全和的。”孙祥虽然年龄大,可是耳不聋眼不花,他看到卖海鲜的女人把几只半截虾装在一起,马上让她拿出来。

“哎呀,这不是孙老师吗?也出来买年货?”孙祥买完大虾,刚一转身,忽然被一个中年男子叫住。

“啊,是啊,是啊,你是...”孙祥一时没认出对方。

“孙老师,我是您的学生,我姓侯,九零届高三班的侯军,您教我们语文。”侯军详细的介绍着自己。

“喔,时间太长了,好像有这么回事,你也有五十多了吧?”孙祥看着自己曾经的学生,苍老的记忆仿佛飞向远方。

那时孙祥还不到五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他在小镇上的高中任语文老师,从教几十年,可谓桃李满天下,但时光不饶人,一切好像都是发生在昨天的故事,转眼间竟然过去了三十多年。

“可不,我今年虚岁正好五十,您快有八十了吧,您的身体看起来还行。”侯军接过孙祥手里的年货,用另一只手扶着他,集市上的人太多了,俩人只能一前一后在人的缝隙里穿行。

“七十八了,我还行,能走能撂的,我家里那口子这几年腿疼的厉害,出不了门,买个东西啥的全靠我张罗。”孙祥还要买些血肠青菜,侯军便陪着他向集市的中心走。

等到年货买的差不多了,侯军又帮着孙祥送回家,一路上,孙祥告诉侯军:“孩子们因为疫情已经两年没回家过年了,他和老伴想孙子孙女都快想疯了,今年他和在武汉的女儿,在天津的儿子商量好了,都回家过年,因为他们的年龄越来越大,特别是老伴,身体大不如从前,能和孩子们过个年成了他们日思夜想的期盼。”

路过小镇最大的超市,孙祥让侯军在外面看着东西,自己到超市里又买了些成盒的糕点,在烟花爆竹批发商店又买了四个礼花,四挂爆竹。

“现在年轻人对过年都不太上心,可是我们老年人不行,过年的说道一样也不能少,就说放鞭炮,我为什么要买四挂呢?除夕晚上要放一挂,那叫辞旧,初一早上放一挂,那叫迎新,初五,十五都要放爆竹,那叫接神,财神、福神、贵神,反正就是心里好的期望寄托吧。”遇到自己的学生,孙祥好像又回到了教室,总想教他点知识,否则就像对不起自己的职业一样。

到了孙祥家的楼下,侯军问老师住在几楼 ,孙祥扬了扬头,一脸尴尬地说:“六楼。”

“六楼?”侯军疑惑的看着孙祥,“这么高,出来进去多不方便啊!”

“嘿,谁说不是呢?也怨我当初太犟,分楼时,本来像我们这些老年人可以享受居住一二楼的权利,可是我不愿意住一二楼,我想凭手气抓个三楼,可是一抓竟抓了个六楼,唉,为了这事,我老伴和孩子都生我的气,这就是命啊!”孙祥在侯军的搀扶下,艰难的爬到六楼。

打开门,孙祥的老伴正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见有客人来,忙蹒跚着给侯军端茶倒水,又去查看孙祥买的年货,鸡、鱼、海鲜、蔬菜、糕点,一样一样翻看着,忽然发现少了饮料,便对孙祥说:“你看看,总是丢三落四,饮料呢?”“哎哟,忘了,忘了。”说完孙祥又要出门,侯军马上拦住他说,“老师,这六楼您上来下去的太不方便了,您在家歇着,缺啥东西我去给您买去。”

转眼到了除夕,侯军想孙老师的儿女一定都回来了,他和孙祥的儿子曾经是同学,于是就买了些礼品,再一次到孙祥家拜访。

到了老师家,敲开门,屋里的景象却让侯军诧异,只见老师孙祥与老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几天前买的年货堆在一边,除此之外,便是一种沉重而冷清的寂静,侯军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唉,别提了,”孙祥抬起憔悴的老脸和侯军说,“说好了过年都回来,可是到年根了,又打电话说回不来了,还是因为疫情,说回来得先隔离十五天,你说那还过啥年了,我买的年货给谁吃啊!唉,也不知这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孙祥说这话时,他老伴始终望着窗外,好像望着望着,自己的孩子们就会从窗户外飞进来似的。

看着忧愁中的两位老人,侯军的心里酝酿着一个温暖的计划,他离开孙祥的家,立刻给在小镇上工作的同学打电话,把孙老师的情况告诉大家,然后... ...

当除夕的鞭炮声响彻小镇的夜空,家家户户飘荡着团聚的欢声笑语,在侯军的带领下,十几个孙祥曾经教过的学生来到他们的老师家里,他们收拾鸡鱼,煎炒烹炸,他们为一对老人换上喜庆的衣服,和面、包饺子、放鞭炮,像一个久违的大家庭团聚在一起,分享各自的经历,倾听老人的心愿,让天下的老人都能得到幸福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