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老朱其人

作者:展有发 时间:2022-02-08 10:17:22

作者:展有发

种完大田,柳树屯已经陷入花的海洋,这里四面环山,温暖的气候让很多果树在此安家落户,五月份,李子、樱桃、海棠、山梨还有沙果、葡萄比着赛似的绽放花朵,小小的山村点缀着红的、粉的、白的各种带着花香的颜色,连和煦的春风也是那么的诱人,山野里野花更是连片盛开,到处都是鸟儿的叫声,蝴蝶、蜜蜂还有燕子整天围着山村飞舞,当河套边的柳毛趟子绿的发黑,春天就结束了。

也是这个时候,一辆装满蜂箱的小型卡车停在了村口,柳树屯的人是热情的,一见来了外人,村民们便都主动过来帮忙,村长走在前面。

从车上下来一家四口,都长的白白胖胖,尤其那个中年男子,他长着一头微黄的卷发,肥嘟嘟的脸蛋一走直颤悠,他是那么的热情洋溢,他的眼光独到而准确,他一把握住村长的手,鸡啄米一样和村长打招呼:“您好,您是村长,我一看就知道,有气质,有涵养,我姓朱,这是我老婆,后面的是我儿子儿媳,我们是养蜂的人家,您看,我有四十多箱蜜蜂,我的到来,一定会让咱们村充满甜蜜的气息。您就叫我老朱好了,我们会给您和这里的乡亲们带来一点麻烦,但我们会用甜美的蜂蜜报答大伙,村长,现在您得给我们一家人安排个住处,我们养蜂人有这个特权,因为蜜蜂是维护粮食增产的决定因素。”

老朱口齿伶俐,连珠炮一样的话语打乱了村长和村民们的思维,我相信当时没有一个人听懂老朱的自我介绍,但村长立刻拿出地方最高长官的气派,他努力抽回被老朱握疼了的手,谦虚并大方的回答:“好说,好说,到了我们柳树屯,没有让客人为难的说法。”接着他让卡车司机把车开到村里,安排几个村民把村委会后面的院子收拾一下,又张罗大伙帮着把车上的蜂箱卸下来,这期间,老朱好像最忙的人,他跑前跑后,指挥着村民们把蜂箱摆好,把他家的行礼用品往屋里放,并对不满意的地方及时要求村民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他虽然累的满头大汗,其实他没搬一样东西,包括他的三个家人,她们慵懒的坐在一棵茂盛的沙果树下,像三尊泥塑。当大伙帮着收拾完院子,房间再没有可以动手的地方,老朱的家人们才扭捏着走进去,从此他们便很少出来,但老朱仍然在忙碌,他又一次拉住村长的手,满怀感激的说着:“村长,让我说什么好呢,您和村民把我们一家照顾得这么周到,这是我走南闯北第一次感觉如此的温暖和幸福,接下来,我本应该招待大伙吃顿饭,或者喝杯茶水,来略表心意,可是您看,我刚安置好住处,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今天大伙的恩情容朱某日后报答,请放心,我说到做到,您们看我的实际行动吧!”老朱的客气,或者说慷慨激昂,村长和村民们并没有在意,他们只是觉得这是必要的待客之道,这样对待老朱一家,是为了彰显柳树屯人的心地善良和心胸广阔。

没有人期待老朱的报答,但老朱还是要麻烦大家。

第二天,老朱首先找到村长,他一脸虔诚地与村长说起他的处境:“村长,我们现在有了住处,我的蜜蜂也飞出去开始工作,我们一家人都在按部就班的开始新的生活,但您知道我们养蜂人是没有积蓄的,我们靠蜜蜂采蜜生存,在蜜蜂还没有生产出蜂蜜前,我的手里一分钱也没有,所以...”“你就是想借钱是吧?”村长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他没时间听一个养蜂人絮叨,“我这里有一千块钱,你先拿去,不过卖了蜂蜜要马上还我,这是村里的钱。”老朱一把抢过村长手里的钱,他把一双被肥肉压迫的眼睛突出来,用肥厚的嘴唇挤出一句:“好的,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嘿嘿...”

然后,老朱向村里的小卖店走去,小卖店在任何地方都是有钞票在流动的,老朱深谙此道,他走进小卖店,向正在算账的小卖店主人深深地鞠上一躬,“您好,您一定听说了咱们村来了一个养蜂人,那就是我,我姓朱。”小卖店主人抬头看了看老朱,回报他一个热情的笑脸,“知道,知道,你要买什么呢?像你们这样的人每到一处都要填补一下生活的必需品,比如牙膏、酱油、香烟什么的...”“是啊,是,您太了解我们了,不过我们现在除了缺您说的那些物品,关键还缺钱,是的,您一定听明白了,我是想和您借些钱,但我不会欠太久的,用不了多久,我的蜜蜂就会生产很多甜美的蜂蜜,到时候我会及时还给您的,请您一定要相信我。”小卖店主人当然相信他,因为在这纯朴的乡村他还没遇到过欠钱不还的人,他痛快的借给老朱两千块钱。

那一天,老朱借遍了整个柳树屯,多的一千两千,少的一百两百,他像只无法填饱肚子的野狗,在绿树如阴的山村里穿来穿去,他哄骗着善良的村民,也让村民们开始厌恶。

人们很少看到老朱一家人劳动,他们的蜂箱摆在院子里,有时老朱打开蜂箱箱盖,只是简单的翻弄几下,便不再理会,但人们发现,这一家人每天都在大吃大喝,他们打车去镇上买最好的肉食,买四块钱一瓶的啤酒,隔三差五就有人给他们送烀好的狗肉,他们常常在太阳下山后,一家人在院子里点起火堆,一边吃着烤肉,一边载歌载舞,这种生活方式让村里人看不惯,关键是老朱欠着大家的钱,而他们却在挥霍无度。

“村长,我们现在养着一家寄生虫,老朱欠着我们的钱,而他们又不劳动,整天的吃喝,这怎么行?我们柳树屯的人都是勤劳的,如果再让他们生活在这里,恐怕他们的行为会影响我们的下一代。”

村长早已对老朱一家的生活方式产生愤怒,他不止一次找到老朱,希望他好好经营蜜蜂,把欠村民的钱赶紧还上,否则他将被驱除出去。

但这时的老朱仍然用一副令人讨厌的嘴脸搪塞着:“村长,您放心,我不会欠太久的,我的蜂蜜一下来,肯定还钱。”

可是直到上秋,蜜蜂已经无蜜可采,人们也没见到老朱一滴蜂蜜,大家等不及了,纷纷到老朱的住处讨要借款,可是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老朱一家早已人去屋空,他什么时候走的,都没人知道。

老朱一家并没有走远,他们到了下一个村子,仍然在养蜂,仍然在借钱,仍然在大吃大喝。

期间,柳树屯的人几次去找老朱要钱,甚至几个年轻人要把老朱捆起来送警察局去,但老朱没钱,谁也没招。

也就是从这以后,柳树屯的人再也不借给外地人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