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柳桃

作者:展有发 时间:2022-01-26 15:10:09

作者:展有发

因为父亲的离世,根成没念完高中,就回到林场,接了父亲的班,十八岁就成了一名林场工人。

根成妈在生根成的时候落下了风湿病,遭了一辈子的罪,根成心疼母亲,父亲去世后,他和母亲相依为命,上班后,他早出晚归,但从不让母亲惦记,在林场,谁都说根成是个孝顺的孩子。

根成干工作踏实,领导让干啥就干啥,不挑不捡,而且他聪明好学,深得林场领导的青睐,在前勤当了几年伐木工人,由于表现突出,很快就入党提干,才二十三的根成,竟当上了林场的副厂长,真是年轻人里的佼佼者。当上领导的根成并没有摆架子,他一如既往的孝顺母亲,勤奋工作,这样的好青年,怎么能不让女孩子喜欢呢?因此给根成提亲的人简直要把根成家的门槛踏平了,根成妈也着急,一次次催根成和女方见面,早早的把终身大事定下来,也让老妈放心 。可是好事多磨,根成相了几个姑娘,却都无疾而终,这让老妈犯愁,根成到想的开,“妈,您还怕儿子说不上媳妇?缘分没到,缘分到了,您的儿媳妇自己就跑家里来了。”根成妈知道根成有主见,可是相不成对象,老太太总感觉自己脸上无光。

过了年,根成去地区参加会议,开了三天会, 等根成背着包回到家中,一进里屋,忽然看到炕头上躺着个大姑娘,把根成吓了一跳。

紧跟着根成进屋的根成妈马上把根成拽到外屋,小声地和根成说:“炕上躺着的是柳桃,柳桃回来了。”

“柳桃?哪个柳桃?”根成一脸茫然。

“还有那个柳桃,小时候在咱家和你一起玩的柳桃呗!”

“噢,我小妹……”瞬间,根成的脑海里跳出来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原来,柳桃家和根成家是东西屋邻居。根成比柳桃大三岁,柳桃出生的时候,柳桃妈也是因为产后受病,没多久就没了,柳桃爸一个大男人还要上班,无法照顾嗷嗷待哺的小柳桃,就把柳桃抱到根成家,眼含热泪地和根成妈商量,“嫂子,这丫没娘了,我又不会伺候孩子,您就费费心,帮帮我,让她认您当干妈,好歹把她拉扯大,我对她死去的妈也有个交待。”

根成妈本来就是个善良的人,一看到襁褓中的孩子,心里先受不了了,她急忙接过孩子,一边哄着一边对柳桃爸说:“大兄弟,说那些都见外了,邻居住着,到了我这,丫就是我闺女,你一百个放心吧,只是可怜我的闺女了,”话没说完,根成妈竟哭的稀里哗啦。

从此,根成家多了个小女孩,根成有了个小妹妹,对了,柳桃的名字还是根成妈给起的呢!

柳桃到了根成家,爸妈一直喊她丫,那年开春,根成在门口的大柳树上折下一段长满毛毛狗的柳树枝,根成一蹦一跳的举着柳枝跑回屋里,他把柳枝递给在炕上爬来爬去的小妹妹,根成妈看到了就问:“根成,你给你小妹的是啥东西?别戳着她。”“妈,是一段柳树枝,上面都是毛毛狗,可好看了。”根成妈也过来看,只见丫挥舞着柳树枝,胖胖的小手一上一下,红红的小嘴嘟嘟囔囔,那份喜人劲让根成娘俩高兴的不行。

“妈,小妹都两岁多了,该给她起个名字了。”看着小妹高兴的样子,根成忽然向母亲建议。

“可不是咋的?丫她亲爸整天干活,十天半个月也不来看一回闺女,咱们也忘了给丫起名了,叫什么好呢?”根成妈看着自己的干女儿,眼睛里流露着深情的爱戴。

“妈,你看我小妹多喜欢她手里的柳枝啊,就叫柳枝吧?”

“柳枝,嗯……我看应该叫柳桃。”

“柳桃是啥?”根成的话让根成妈笑了,“柳桃就是柳枝上的毛毛狗,它们不怕寒冷,是春天最早的果实,它们甜甜的,像女孩子的笑声,对,就叫柳桃。”

“柳桃,去叫你哥回家吃饭。”

“柳桃,看哥给你抓的蝴蝶。”

“哥,等等柳桃,柳桃走不动了。”

叫着叫着,柳桃一晃在根成家已经度过了八年时光,可是,就在柳桃也要上学的年纪,柳桃的亲爸却要带柳桃回河北老家,因为柳桃的爷爷奶奶需要人照顾。

和柳桃分手那天,根成妈和根成一直把柳桃送到小火车上,柳桃爱吃的东西装了满满一大包,火车开动了,柳桃在车窗里伸出半截身子,拼命的向根成哥和干妈挥手,根成妈拉着根成追出去好远,直到火车没了影子。

时隔十几年了,柳桃忽然躺在自己家的炕上,根成能不高兴吗?他转身就要进屋去叫柳桃,可是根成妈又拉住了他,“根成,你也不问问,柳桃和她爸回河北这么多年,咋突然又回到这了?”看着母亲严肃的表情,根成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于是他小声问母亲:“妈,咋回事啊?”

“唉,说起来,柳桃这些年一直在遭罪啊!”根成妈的眼泪又下来了。

“那年,柳桃和他爸回到河北老家,不久就在亲戚的撮合下,柳桃爸给柳桃找了个后妈,可是柳桃的后妈看不上柳桃,特别是后来她们又生了个男孩 ,柳桃在家里就更没有地位了,柳桃爸又不当家,啥事都听老婆的,柳桃小学没毕业就不让上学了,整天让柳桃洗衣服做饭,一个孩子,干不好还要挨打,时间一长,柳桃的精神就出了毛病,她整天的不说话,有时候还一个人自言自语,柳桃爸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患上了抑郁症,就是精神病,这一来,柳桃的后妈更烦柳桃了,想着法折磨柳桃,柳桃爸怕柳桃有个三长两短,没办法,就把她送这来了,他和我说:柳桃总在梦里喊干妈,喊根成哥。他想,也许到了这,能让柳桃好起来。”根成妈怕根成不同意让柳桃留在家里,所以小心翼翼地和根成说:“唉,妈也没和你商量,就让柳桃爸把柳桃留下了,毕竟她在咱家住了八九年,我疼她啊!”

“妈,您做的对,咱们不能看着柳桃遭罪不管,让她留在咱家,就当是您的女儿,我的小妹回来了。”根成的话让根成妈欣慰,同时她也为难,现在的柳桃可是有精神病啊!

吃午饭的时候,根成小心的去叫柳桃,此时柳桃侧身躺在炕上,蓝底白花的上衣裹着成熟女孩丰满的身体,黑色裤子遮掩不住女孩圆润的秀腿,黑色圆口布鞋白袜子里面是少女才有的美足,柳桃的一双手交叠着枕在头下,两条乌黑的发辫像饱满的稻穗铺在炕上,她全身散发着青春少女的气息,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有精神病,根成准会和她开一个亲切的玩笑。

但他现在只能谨慎地呼唤柳桃:“柳桃,柳桃,起来吃饭。”

柳桃醒了,她用手揉着朦胧的眼睛,然后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忽然,她张开双手,一下子扑到根成的怀里惊喜的喊到:“根成哥,真的是你啊!终于见到你了。”接着就是难以抑制的哭声。

柳桃的表现,让根成和根成妈都感到诧异,他把柳桃从悲伤中扶起,小心地问她:“柳桃,你认得我?你认得这个家?”

“认得,认得,干妈,根成哥。”柳桃泪眼婆娑,泣不成声,哪里像一个精神病人啊。

“柳桃你清醒了?你没有病?”根成妈焦急地问。

“干妈,俺没病,俺是装的,不这样,俺这辈子就见不到你们了。”柳桃这句话一出,可把根成娘俩乐坏了 ,柳桃没病,柳桃是个健康机灵的大姑娘。

“好,没病就好,柳桃,这就是你的家,你是我妈的闺女,是我的小妹,哈哈。”根成拉着柳桃的手高兴的就像回到了童年。

可是柳桃听了根成这句话却显得拘谨起来,她抽回被根成抓住的手,低着头,有些害羞的说:“根成哥,俺不想当你妹妹。”她的声音很小,但根成却听得清清楚楚,他还没明白柳桃这句话的意思,还着急的问柳桃:“那你想当啥,你比我小三岁,难道还要给我当姐啊!”

“哎呀,不是……”柳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根成,急得粉面含羞,眼瞅着眼泪在眼眶里转悠。

关键时刻,根成妈看出了端倪,她笑着把柳桃拉进怀里,心疼的说:“好柳桃,妈知道你的心思,今后咱娘三住在一个屋里,有啥事慢慢商量。”

后来,根成和柳桃结了婚,转过年,柳桃生了个大胖小子,祖孙三代的生活幸福而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