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缘来叫凤仙

作者:展有发 时间:2021-08-23 09:04:00

作者:展有发

前几天,邻居送给我三棵深绿色的小花秧,说是水梅,因为没有根,插在一个盛有小半盒清水的塑料盒里,爱花的我,当然喜欢。

很小的花秧,颜色也可爱,嫩嫩的茎杆像透明的水晶,卵形的叶片后仰着身子,叶子的尖端挂着细细的水珠,花秧顶部更加细小的叶片挤挤挨挨的形成一簇,给人以蓬勃的生长欲望,它们安静的站在清水中,确有水梅的风骨和韵致。

只过了两天,三只花秧便都生出白色的须根,在清澈的水中,似活起来的小虫子,眼看着越长越长,我知道它们活了,而且活的非常快乐。

一个星期后,我把三棵已经长高了的小花秧移栽到三个小花盆里,重新回到泥土怀抱的它们显得神采奕奕,这时我发现,这些手指长短的花秧竟然已经有了花蕾,不可思议,它们那么小,和身边高大的海棠花比起来,它们连小弟都不是,可是它们要开花了,而且开出了像玫瑰一样鲜艳的花朵,只是花朵也是小巧精致,精致得像宝石躲在爱人的身后,我小心的呵护它们,心里想,我应该知道这水梅的花语,它如此的娇媚,水红色的花朵像女孩宝贵的嘴唇,水绿色的叶片像女孩渴望的眼睛,整棵植株透着饱满的情怀,它让我想入非非,于是我用手机上的识花软件来查找有关水梅的知识。

然而,真相却推翻了这一个多星期我对面前所谓的三棵水梅的所有联想;“重瓣凤仙花。”哈哈,大概送我花秧的邻居也是道听途说,以为它们可以在清水中生根,便随意给它们起了个水梅的名字,不过水梅也是很好听的名字,也是女孩喜欢的名字,但我还是更喜欢凤仙。

很小的时候,我可不知道有一种花叫凤仙,我只知道有个叫凤仙的小女孩。

凤仙和我同岁,我在家是老小,凤仙在家是老丫,因为家里孩子多, 父母没有时间照顾我们,因此在我能四处乱跑的时候,每天跑到邻居家找凤仙玩过家家是我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凤仙长着一张可爱的圆脸,眼睛眯缝着,说话不清楚,总把棉花说成年画,把笤帚说成逃走,可是这对于小孩子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在一起玩很多游戏,最让我们难忘的是把她家的被褥都铺在炕上,然后我们在被褥上翻跟头,累了,她就让我去拿年画(棉花)和逃走(笤帚)她抱着笤帚,用棉花假装给孩子擦屁股,这时我必须听她的话,如果我因为没听懂她的意思而拿错了东西,她便使劲把笤帚摔在地上,生气的说:“不和你玩了,以后你不要来我家了。”虽然是小孩子的气话,我也怕的要命,因为那时候有个玩伴是多么的不容易,我只好讨好她,到我家饭锅里拿烀熟的地瓜给她吃,或者到菜园子给她摘菇娘,每每看到这些,凤仙妈就会和我的母亲开玩笑:“让凤仙给小四儿当媳妇吧,看他多会哄媳妇啊!哈哈,,,”我也知道他们在开玩笑,可是我还是觉得凤仙好,大人们从不在意小孩子的事,可是我和凤仙都在意了,,,

“哎,总算给你买到黄柿子了,这大热天,走了我一身汗。”在我回忆那段遥远的故事时,老伴拎着一方便袋黄柿子回来,她擦着脸上的汗水,圆圆的脸堂铺满盛夏的红晕,嘴里叨咕着:“跑了好几个市场才找到这种黄柿子,人家大超市都没有,我是在一个小地摊上买的,快洗一个吃吧,吃完了我再给你买去。”老伴的话亲切而温暖,结婚后,她一直照顾我,我不会做饭,她摸透了我的爱好,我爱养花,爱吃黄柿子,她不喜欢花,但却把家里的花盆擦的干干净净,她不吃柿子,但每顿饭都会给我切一盘柿子,眯缝着眼睛看着我把柿子吃干净,她便会心的笑起来,有时还笑出声来。

“凤仙,这三棵花不叫水梅,它们其实是重瓣凤仙花。”我忽然对老伴说了这样一句话,老伴先是一愣,接着嗲怪的对我说:“瞧你,都多大岁数了,又叫我小名,怪不好意思的。”

“有啥不好意思的,你本来就叫凤仙么,这回咱们家有四个凤仙了。”说完我和老伴都笑了。

其实重瓣凤仙花也叫水梅花,花语是坚贞的爱情。这倒是很像我和老伴,青梅竹马,相伴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