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落叶

作者:展有发 时间:2021-08-19 13:57:50

作者:展有发

其实人都很卑微,所有的人最后都是一片落向地面的树叶。

自从离开家乡以后,每一年的七月十五,茂林都会提前一个星期赶回家乡为过世的父母烧些纸钱,修缮一下父母的坟茔,有时是初秋,有时是深秋,瑟瑟的秋风中,他站在父母的坟前,凄凉的落叶飘过去,树林里响起无数的告别声,年复一年,如今茂林也老了,他感觉自己离父母越来越近,当一片落叶停在父母的坟头,他认为那就是自己的灵魂了。

今年茂林和大哥赶在七夕这天去给父母上坟,因为连日的阴雨,去往坟地的路更加难走,茂林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出租车司机李师傅小心的握着方向盘,几乎被蒿草藤条遮掩的山路像草丛中的溪流,没有水声,但草叶树枝抽打车窗的声音噼噼啪啪,茂林怕弄坏了出租车,几次让李师傅停下来,他和大哥走着去坟地,”还行,还行,这条路去年我走过,今年就是草好像高了些。”李师傅紧盯着前面的路痕,车开得很慢,但比人还是快许多。

茂林不在坚持,他隔着车窗感受那繁茂的植物拍打过来的声音,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袭来,他的眼前飘满时光的掠影,真快,父母已经去世二十多年,而这看是漫长的岁月,却在这来来去去的山路上流逝,他想起了当初为父母选这块坟茔地的过程。

先是母亲突发急病离世,家里人毫无准备,一家人乱做一团,倒是坚强的父亲不住的安慰一帮悲痛的孩子:“慌啥,你母亲就这么大寿路,赶紧找人帮着料理后事。”母亲去世时只有54岁,这是个让人惋惜的年龄,可是死神眷顾了她,“还没完成任务就走了,可惜了,这是个好人啊。”邻居的哀悼是人之常情,一边做寿衣、寿材,一边就有人和茂林兄妹商量,需要请人找一块风水好的坟茔地,因为有一帮儿女,所以这事不需要父亲参与,阴阳先生找来了,是个看不清路的老头子,大家都对他毕恭毕敬,茂林兄妹也认真的招待他,递烟递茶,连上厕所都一边一个搀扶着,问完母亲的生辰八字,又问父亲的,孩子们的,问了很多问题就是不出门干活,后来有明白事的邻居告诉茂林兄妹,这是在要钱,而且钱少了还不行,最后经过协商,茂林把六百块钱放到阴阳先生的手上,他才站起身,使劲咳嗽两声,又喷出一口浓痰,出门,站在大门口,手搭凉棚,四下里张望,那架势仿佛能看透迷雾,或者参透红尘,然后在一众人的簇拥下直奔南山而去,茂林跟在后面,像跟着一位不可冒犯的神仙,一路上,没人敢说话,阴阳先生也不说话,只是走,只是走,一直走到一条小溪的上游,指着几棵手臂粗的橡树中间说:“就这了,这是中上风水,大吉大利。”说完将一根系了红布条的筷子插在哪,转身就走了,连头都不回。

一众人都感到神奇,说这是真正的阴阳先生,明明眼睛看不清路,却能把坟茔地选的这么好。

茂林兄妹这时没有发言权,一切都听邻居们的,发送完母亲,茂林兄妹又商量如何为父亲养老的事,这期间,每年清明,七月十五,过年,到南山去祭奠母亲成了茂林兄妹的功课,他们严格遵守老辈人沿袭的传统,圆坟、摆供品、上香、烧纸对着坟头说话 ,那个山坡埋了很多同乡的老人,秋后树叶落尽,满山坡矗立着大大小小的坟堆,像无数张枯槁的脸齐齐的望着一个方向,山坡下日夜流淌着低沉的珠尔多河 ,河水湛蓝,清澈透明,河两岸柳树成荫, 芦苇荡漾,真的是风水宝地,但那意味沉寂的坟墓却为它增添着无尽的哀思。

茂林和大哥收拾完坟地的杂草,又把落到坟地里的枯树枝扔出去,现在他们面对着父母的合葬墓,二十多年的看望,一次次填土修坟,父母的坟墓已经足够大,他们站在墓碑前,显得渺小卑微,就像父母生养他们的过程,在父母面前他们永远是孩子。

茂林的父亲与母亲相隔十三年去世,也是突然离开,茂林兄妹又一次手忙脚乱,但这次不用请阴阳先生了,母亲的坟地就是这个家族的归宿地,父亲要和母亲合葬,没有了父母的孩子们一下子都成熟起来,大家齐心协力完成老人未竟的事业,成家立业,生儿育女,然后领着他们的孩子来为他们共同的前辈上香烧纸,并告诉他们,你们的父母也要埋在这里,埋在我们的父母旁边,这叫落叶归根。

为父母上完坟,茂林和大哥坐上出租车返回,一路上遇到很多到南山上坟的人,这些人当中年纪大一些的茂林恍惚认识,而年轻人就显得生疏,路过一个岔道口时,见一对年轻的夫妇向他们招手,茂林打开车窗问他们有什么事?

“叔,我们找不到我家的老坟了,麻烦您帮我们找一下行吗?”年轻夫妇一脸焦急。

“你们是谁家的孩子?”茂林问。

“我爸叫王云胜,2011年去世的,那时我还小,记不得埋在哪了,一晃十年过去了,我们想给老人修修坟,祭奠一下,可是却找不到。”

年轻人是虔诚的,他们想尽晚辈的一点心意,可是,, ,茂林望着拥挤不堪的山坡,他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

回家的路上,茂林的脑子里一直徘徊着那对年轻夫妇焦急的脸庞,他们找不到父亲的坟墓,就像两片落叶不知飘向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