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离开家乡以后
作者:展有发 浏览:1236 发表时间2021-06-22 10:17:45

作者:展有发

俗话说故土难离,老潘对故乡的热恋远远超过了他的邻居。自从林业局落实棚改政策以后,林场的老年人纷纷搬离林场的平房,住进宽敞明亮的楼房去享福。

“享福?我就不信,整天闲在格子间里,啥营生没有,吃了睡,睡了吃,那还叫过日子吗?谁愿去谁去,我是不去,我这辈子就在林场呆着,坟茔地都选好了,山清水秀的,空气也好,自己种点地,春秋搞点副业,还有退休工资,这不是神仙过的日子吗,我才不去楼上遭那份洋罪呢!”老潘把住楼看成是遭罪,这是他的心里话。

已经七十岁的老潘在这个林场住了五十年,他比林场的历史还年长二十多岁,这里有他的青春,有他的家庭,有他的土地,有他习惯的一切,他住的房子几乎和他一样衰老,红砖砌的墙壁露出斑驳的沧桑,灰色的房顶像枯老的杨树皮不再有昔日的光泽,烟筒是后接上的,房檐板因常年风吹雨淋而残缺不全,但老潘仍然爱它,甚至超过爱他的亲人。

“想扒我的房子,门都没有,我在这住了三十多年,这里的一块砖、一块瓦都和我的命拴在一起,何况,这是共产党分给我,你们这帮小屁孩没资格剥夺我住在这的权利。”老潘不仅是倚老卖老,在林场拆除老旧危房这件事上还蛮不讲理。

眼见林场的住户越来越少,在林业局和林场的不懈努力下,住在危房区的住户最后只剩下老潘一家,确切的说只剩下老潘一个人。

谁让老潘搬家,老潘就和谁急眼,包括他挚爱的老伴和儿女。

“我不走,就是他们把这的房子都扒了,我也不走,去楼上有啥意思?除了五十平米的水泥地,再就是楼上楼下的吵闹声,哪有这里肃静啊,连上个厕所都在屋里,想想就害怕,还是林场好,别说外面我那一晌多大田,就说咱这前后园子种出来的东西,咱一家子一年都吃不了,你们愿意住楼你们去,我不走。”面对老伴和儿女的劝说,老潘意志坚定,誓与老屋共存亡。

老潘可是个勤快人,自从他来到林场,他就爱上了这个物产丰富,土地肥沃的鱼米之乡。清澈甘甜的山泉水,郁郁葱葱的大森林,黑黝黝的黑土地,春播夏长,秋收冬藏,山水养人,心情舒畅,老潘刚成家时,就常和家里人说,林场是个好地方,这里人少,只要勤快,不用担心缺吃少穿,而且只要肯出力气,日子会越过越好。在林场的岁月里,老潘领着妻子孩子,起早贪黑,他从不占用工作时间 ,一把搞头一把铁锹,靠着一身的力气,愣是开出了一晌多大田,前后园子也有两三亩地,大田种黄豆玉米,园子种瓜果蔬菜,老潘认老礼,他种地从不上化肥农药,他说那东西人吃了是要得病的,因此他宁可花费大力气往地里送农家肥,也不去用省事方便还提高产量的化肥农药。老潘的良苦用心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他种的庄稼年年大丰收,一上秋,老潘家里堆满黄澄澄的玉米大豆,园子里翠绿的白菜,红彤彤的萝卜,一树一树的沙果,满架的黑葡萄,让老潘和家人高兴的手舞足蹈,那种喜庆丰收的场面,成了老潘心情骄傲的谈资,这么好的家你让他离开不是要他命吗?

但大势所趋,林场的危房必须拆除,老潘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不可能成为永远的钉子户,在老伴和儿女的哄骗下,老潘去楼上小住了几天,当然起关键作用的是老潘的小孙子想爷爷了。

当老潘再次返回林场时,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老房子被扒的一干二净,他曾经熟悉的一切都成了记忆里的画面,站在空旷的老院子里,初冬的风吹着老潘稀疏的白发,天空飘着铅灰色的云,枯萎的草丛中传来老鼠收集种子的嗦嗦声,老潘知道一切都不可挽回,离开家乡成了既定事实,去城里住楼房成了他唯一的选择,临走时他没忘了带上他的搞头和铁锹。

搬到楼上,老潘还是闲不住,除了吃饭睡觉,他一刻也不在屋里呆着,他围着小区的甬道遛弯,溜了一天竟迷了路,最后被小区民警给送回家里,于是家里人急忙召开会议,商量老潘白天的活动日常安排,儿女都有工作,老伴的腿脚不好,而老潘又是个精力旺盛的老人,让他在楼里安分守己是不可能的事,于是大家商量了如下方案:一是让老潘去小区老年人活动中心,那里每天有很多老人玩扑克,下象棋消磨时光。二是让老潘去跳广场舞,学练太极拳也行。三是给老潘雇个保姆,每天陪着他散步聊天。当儿女们把这几条方案告诉老潘时,老潘当时就急了:“你们拿我当小孩了,我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该怎么过日子了,把你们这些狗屁方案拿走,我今天在小区转悠一天就是找适合我干的事,要不是天黑了,我根本就迷不了路,天一黑,瞅哪都一样,我的事不用你们管,我知道我该干什么。”

见老潘这么说,儿女们也无法强求,只好由他去,只要他高兴就行。

第二天早上,老潘吃过早饭,等孩子们都上班了,他换上在林场时穿的衣服,拿着他用了一辈子的搞头,乐滋滋的到楼下草坪上开始了他的种地生涯。

结局是,老潘因破坏公共绿地被小区民警罚款二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