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二叔
作者:展有发 浏览:669 发表时间2021-06-07 09:26:52

作者:展有发

一进六月,连绵的梅雨便成了夏天一位不好打发的客人,它不知疲累的下着,时大时小,时紧时慢,罩在天空的就像一块没有边际的吸饱了水的海绵,雨没完没了地下着。

下午三点,外面的雨小了点,少华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对同事陈林说:“老陈,我有点事先走一会,要是有人找我,你替我解释一下。”

没等陈林回答,少华已经匆忙的离开了办公室,他惦记着住院的二叔。

雨其实并没有小多少,街路上湿漉漉的,天空中落下的雨划着白亮的雨线,路面上的积水被雨点敲打着,密集的水花像快乐的音符,唰唰,唰唰,,,扯天扯地的,少华没拿雨伞,他把皮包遮在头上,顾不得雨水淋湿衣服,噼里啪啦的向医院跑去,,,

二叔是个好人,少华一边跑,心里一边叨咕。他忘不了当年家里挨饿的时候,是二叔一次次背着粮食出现在烦躁而不安的家里。那时二叔就像一家人的救星,只要家里的米缸见底,二叔就像接到通知一样,穿着羊皮袄,戴着毛绒绒的狗皮帽子,脚上是又大又重的牛皮靴子,那身打扮就像《智取威虎山》的老猎户,看到二叔,他们全家便都兴奋起来。

二叔住在农村,一直是一个人,没成家,但他勤劳,又会过日子,和别人嘠伙开了三垧多地,自己还有半晌地,养了一匹骡子,还有两条狗和两只猫,二叔打小就喜欢少华,每次到林场来,二叔除了大包小包的玉米、小米、地瓜,总不会忘了给少华带来他喜欢吃的米糕,因为这东西是稀罕物,所以二叔都是把少华叫到树林子里,然后从羊皮袄里掏出带着体温的米糕,“快吃,昨天我在供销社买的,可甜呢。”二叔笑着把米糕放在少华的手里,看着少华狼吞虎咽的把米糕吃进去,二叔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少华,要记着你二叔的好,他是咱家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活下来。”当着二叔的面,少华的母亲教导她的五个孩子,少华兄妹一边点头一边往嘴里塞大饼子。

少华的父亲在林场伐木时因公殉职,孤儿寡母的一家人成了难以为继的困难户,虽然他们和其他人家一样享受林场职工待遇,可是孩子多,又没有收入,生活上的难事随处可见,少华的母亲虽然刚强,但面对一帮等吃等喝的孩子,在要强的女人也是无能为力。

好在有二叔帮衬他们,少华一家才不至于挨冻受饿。

其实,在少华父亲去世不久,就有林场的好心人来劝少华的母亲,“他嫂子,我看你兄弟那人挺好,又是一个人,不如你们俩在成个家,这一窝孩子你一个人拉扯不过来。”可是母亲一直不答应,“我也知道他二叔是个好人,可是我要是跟了他,我和孩子就都成了农村户口,我到好说,走哪都一样,可是孩子们的前途就耽搁了,算了,熬吧,孩子长到十八岁就可以当工人了,到啥时候工人也比农民强。”母亲考虑的长远,大概二叔也理解,他一如既往的照顾少华一家,既像父亲又像客人,他成了少华兄妹心中的太阳。

日子好过,岁月无情,看到少华兄妹一个个长大成人,有的在林场当工人,有的考上大学进了城市,少华大学毕业后在机关当了干部,就在一家人苦尽甘来,寻思着让母亲和二叔共度幸福晚年时,少华的母亲却突发急病,早早的撒手人寰,母亲的去世,受打击最大的人是二叔,少华清晰的记得,母亲去世不久,才五十多岁的二叔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给母亲烧完头七,二叔便收拾东西回了农村,从此他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不和少华兄妹联系,即使他们去找他,他也是躲着不见,少华兄妹以为二叔是生他们的气了,可是那时二叔的身体健康,生活上也用不着少华他们操心,时间一长,二叔渐渐的成了忙碌生活里的影子,甚至他最疼爱的少华也很少想起他来。

直到上周少华忽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一个患了癌症晚期的孤寡老人想见见他,少华马上想到一定是二叔。

二叔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瘦弱枯干,像一块被风干了的木头,见到少华 ,他拉着少华的手,颤颤巍巍的说了一句让少华羞愧不已的话:“华,叔知道你们忙,要不是这病,但凡我能动弹一点,也不想麻烦你们啊。”

少华马上把弟弟妹妹召集过来,大家商量尽最大努力救治二叔。

少华快到医院时,雨又大起来,玉米粒大的雨点砸在水泥地上,乒乓作响,其中好像夹杂着坚硬的冰雹,他紧跑几步,一身雨水的走进病房。

二叔今天的状态非常好,兄妹五人围在他身边,就像小时候一样,他慈爱的看着少华兄妹,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第二天,二叔去世了,少华兄妹为老人办了个风风光光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