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英雄树
作者:李淑杰 浏览:1268 发表时间2021-05-13 14:48:16

作者:李淑杰

在东北抗联寒葱岭密营遗址里有一棵腐朽的已经有些看不清样子的红松树根,路过的人如果不仔细上前看的话,这就是一棵烂树根,没什么可稀奇的。但若靠近了仔细看,那可就了不得了,准会惊得人目瞪口呆,烂成了这个样子的树根里竟贯穿着40多枚子弹头,这些子弹头来自不同的方向,在树根里若隐若现。现在根本无法从这棵烂树根上去还愿它曾有的原貌。可这腐朽的树根里为啥会有这些子弹头?这树根又是谁发现的?

说到发现,就不得不提到寒葱岭国营林场的场长李玉君。这李玉君在工作上那可是远近闻名的拼命三郎。他在寒葱岭密营遗址里收集抗战遗物时发现了这树根。它在寒葱岭国营林场59林班19小班内,当年这里就是“寒葱岭伏击战”的战场,树根位于“寒葱岭伏击战”战迹地遗址东侧山峰尖山顶峰977高地东西战壕上的西侧,201国道东侧,东经127°59'11.1'、北纬43°00'24.4',海拔924米的位置上。这树根是“寒葱岭伏击战”最直接的见证者,“寒葱岭伏击战”在东北抗战史非常著名。透过这树根,人们依稀可见“寒葱岭伏击战”当年那炮火硝烟的战斗情景……

寒葱岭在东北抗战史上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抗战时期日寇为了分离抗联队伍和百姓之间联系,成立集团部落,抗联队伍失去了百姓的支持,只好躲到寒葱岭深山里修建了大量的密营休养生息和日寇作战。1935年日伪当局开始从马号向大蒲柴河修筑警备公路。1939年,敦化的本土将军陈翰章就利用寒葱岭这一带密营作为掩体伏击日军。据1939年9月24日陈翰章日记载“…战斗半小时后,我预想自大蒲柴河的增援部队赶来,而配置第8连于离主阵地500米的小山峰上,李团长统率待机中。一小时后,敌人约40余人乘两辆汽车,奔驰而来,在第8连前下车,马上展开激烈的攻防战。一小时以上的顽强抵抗,我阵地右翼一角被敌人迂回攻击所攻破,第8连被击退。此时第3、4辆汽车残敌登上指挥部后方棱线。我作为万一的防备,迂回岗上退却。同时预想汽车进攻部队的来临,严重警戒后方。退却中,遭遇残敌一鼓荡平,击毙茂木曹长,俘获轻机枪”。据日本手岛丈男对战争记载:“由于驻敦化的松岛中队和驻大捕柴河的市村中队交换了任务,昭和14年9月24日,松岛中队分乘九辆货车从敦化出发,经过马号向大捕柴河驶去。第一号车由第一小队长前田勇指挥,午前十一点左右,松岛中队穿越大捕柴河的要点寒葱岭,大约八千米左右,听到山上的炮声,全队受到激烈的射击,最前面的前田勇准尉搭乘的车辆受到射击,决心强行突破,急报大捕柴河市村中队。市村中队长接到前田准尉的急报后,命令全员紧急出动,搭乘两辆装甲车,向寒葱岭驰行。市村中队长经过腰岔部落时,命令1500米处下车,在主道右侧山下开始攻击前进,企图攻入敌人的主阵地;主道左侧可以见到三辆冒烟的车辆,敌人正在放火。敌我的炮火在山间呼啸。市村中队的田郑小队沿着主道的高地开始与敌人交战,市村中队长作为指挥官,并指挥着第二小队从右侧高地进攻敌人的左侧背部。田郑小队前方的敌人利用巧妙的地形,用机关枪对我军猛烈射击,第二小队长乡清三军曹扑灭敌人的机关枪阵地并突入敌人的右翼,正在冲锋的时候,乡清三军曹被飞来的子弹击中了头部,遗憾的阵亡了。市村中队的山本武治准尉小队向敌人的左翼移动,田郑小队从正面进行强攻,逐个夺取敌人在山上的据点,交战了两小时五十分,寒葱岭山上的敌人败退”。

通过陈翰章日记与日本手岛丈男手稿的记载“寒葱岭伏击战”战壕边上的这棵英雄树就位于李团长率领的第8连所在的位置,主要是阻击从大蒲柴河来的日本增援部队——市村中队,其中第二小队长乡清三军曹扑灭敌人的机关枪阵地并突入我8连的右翼,正在冲锋的时候,乡清三军曹被飞来的子弹击中了头部,阵亡了。山本武治准尉小队8连的左翼进攻,田郑小队负责从正面强攻,遭到了8连机枪的猛烈扫射,但是由于敌众我寡,8连遭到日军山本中队的合围,退出了这个阻击位置,乡清三军曹小队长就是8连在撤退的过程中,被打死的,依此断定英雄树上的子弹就是在敌人对8连合围遗留下来的遗迹。

这棵英雄树经历了这场被载入史册的战斗,它在这场伏击战中被无数子弹贯穿,记录下了这场战斗的壮烈,让当年发生在寒葱岭的历史真相浮出了水面。如今通过残留的这棵英雄树根判断,这棵树树龄在100年以上,是一颗是红松,树根现在底部约330厘米、直径约90厘米,残根高约50厘米,上面贯穿的40多枚子弹,均是三八大盖步枪弹头(日7.7×58mm半有缘式子弹头)。在树根的周围相继出土了三八大盖、机枪子弹壳、把锔子、电瓷葫、摇把子、搞头、马掌、锤子、锁鼻子等遗物。树根底部腐殖土里目前还存有许多弹头未清理出来。在距它大约50米远的一棵白桦树周围也发现了大量的机枪子弹壳。

这棵树当年和抗联将士一样,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誓死抵抗着日军的侵略,它在这场战斗中失去了伟岸的身躯,但它的英魂永存。它和无数在抗战中流血牺牲,为国捐躯的先烈们一样,值得后人永远铭记,它是中华民族的一棵树,和中华民族一样有着永远不屈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