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老兵
作者:周鑫123 浏览:1354 发表时间2021-05-06 08:21:57

作者:展有发

接到去采访老兵的任务,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我拿着老兵的档案复印件,其实只是一张打印的生平简介,而且打印的有些模糊,上面有好几处根本看不清写的是什么字,轻飘飘的一张纸,我把他举到眼前,对着阳光仔细辨别,辨别白色纸张上复印的各种手写字迹,遥远、生疏、令人费解,但这是一个老兵一生的记载,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辨别,一句话一句话的思考,渐渐的手中的纸不在单薄,它开始凝重,山一样的高大,直至观看者需要仰视,仰视一个老兵,一个英雄的高大形象。

周文学,一个很有文化的名字,出生于1927年,很遥远又让懂得中国革命史的现代人肃然起敬的年代。文化程度小学一年,看得出父母希望他学习文化,但当时的环境打破了周文学继续上学的梦,九岁开始给地主家放猪,这里没有介绍周文学的家庭背景,可是他的经历却是从苦难开始了,,,

我还是尊敬地称呼他为老兵吧。老兵的家在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县。九岁那年,日本侵略者的屠刀挥向了老兵的家乡,那天老兵从学堂返回家中,老远就看到自己家的小村庄浓烟滚滚,一阵凄厉的枪声过后,村庄陷入死一样的沉寂,老兵预感到家里发生了不幸,当他一脸汗水的跑到家门前,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家在一片大火中已荡然无存,父母、亲人、乡亲倒在血泊中,天空灰暗着脸,大地流淌着血,老兵欲哭无泪,一个九岁的孩子他怎能承受如此的残酷现实,他不明白,这些勤劳善良的人犯了什么错,要被夺去生存的权利,他更不明白,日本侵略者为何要如此残忍的对待他们,仇恨的怒火燃烧着老兵的心,无依无靠的境地让老兵过上了背井离乡的生活。

他太小,干不动重活,只好给地主家放猪,白天把猪赶出去,晚上他只能住在猪圈里,吃不饱,穿不暖,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老兵的童年苦的令常人难以想象,可老兵咽下了这大河一样的苦水,他要活着,顽强地活着,他的心里装满仇恨,同时也装着希望和梦想。

在风雨中长大的孩子都练就了钢筋铁骨,十六岁的老兵到煤矿扛活,这里是日本人控制的地方,中国人在他们眼里连猪狗都不如,老兵亲眼目睹同胞死在侵略者的皮鞭下,中国的煤炭资源被掠夺,侵略者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终于老兵忍不下去了,在一个暴雨倾盆的夜晚,他联合周围的矿工,砸烂矿井的铁锁,杀死看守矿工的日本兵,一路狂奔,去寻找革命队伍。

在革命队伍中,老兵迅速成长,他怀着对侵略者,对旧社会的满腔怒火,冲锋陷阵,奋勇杀敌,十八岁那年,年轻的老兵就成为了共产党员,地方武工队队长,他带领队伍,配合主力部队攻打榆树县城,他手持双枪第一个冲进敌人指挥所,单枪匹马与敌人周旋,为大部队的到来扫清了道路。

军功章挂在老兵的胸前,战斗英雄成了老兵的荣誉,打败侵略者,老兵按照上级安排,没有跟随大部队继续南征北战,他留在家乡,组织地方民兵,清剿土匪,支援解放战争,保卫胜利果实。

在清剿土匪的战斗中,老兵不怕牺牲,多次化妆成土匪,深入虎穴,机智巧妙地消灭东北地区的残余匪患,老兵的事迹还上过地方报纸,称老兵是孤胆英雄。

但老兵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英雄。解放后,老兵珍藏起英雄的证件,来到吉林省敦化市黄泥河林业局,成为一名普通的林业工人,在西北岔林场,他和周围人一样,上山伐木,造林抚育,生儿育女,干工作踏踏实实,为集体任劳任怨,几十年的林业工人生涯,老兵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他把自己融入普通人的行列,养育六个子女,对后代严格要求,以身作则,记住党的恩情,是共产党给了我们幸福的生活,六个子女都继承了老兵的高尚品德,他们有的考上大学,有的在林场接过老兵的工作,服务社会,尊老孝亲成为老兵赋予子孙后代宝贵的精神财富。

现在,已经九岁四岁高龄的老兵和小儿子周景权儿媳妇孙莲花住在一起。在喜迎建党100周年的日子里,我走进了老兵的家。

五十平米的住房,一楼,儿媳孙莲花正在给顾客理发,老兵坐在里间的床上,穿着干净的睡衣,早春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窗户像一个金色的斗篷披在老兵的身上。知道我是来采访老兵的,儿媳孙莲花一边忙碌一边让我先坐,“老人年岁大了,战争年代还负过伤,身体倒没啥大毛病,就是耳朵聋的厉害,像咱们这样说话根本听不到,一会我给你们当翻译,他只听得懂我的话。”

孙莲花性格快乐开朗,小小的理发室被她收拾得干净利索,为了照顾好公公,她把老人安置在理发室的里间,这样,老人的一日三餐,洗洗涮涮,她抽空就能完成,她说:“把公公接到身边,随时就能照顾,也不耽误自己工作,虽然累点,可是心里踏实。”

“爸,这是来采访你的记者,你还记得你解放前当兵打仗的事迹吗?”孙莲花的嗓音很大,她握着公公的手几乎贴在老兵的耳朵上。老兵一定听到了儿媳的说话,也听懂了,他看着我,眼神带着奇异的光彩,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右手在胸前摆动着,嘴角浮现出自豪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