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化新闻网

正文

冰雪文化—满族爬犁

敦化新闻网-图片频道-敦城遗韵 编辑:路爽 | 拍摄者:张指挥 发布时间:2016-12-23 10:46:40 浏览量:26134

博文探寻非遗根脉

小传:守住金子般的文化记忆,传承人类活的精神家园,用生命探寻失落的传统,投身非遗保护守望事业,推进非遗扎根回归人民。让沉睡在长白山敦化大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活起来,传下去,尽己所能,把15年里探寻非遗的民间根脉资料,非遗传承人,非遗保留的最美的文明记忆。用多种媒介的手段,践行一线非遗工作者的宣传保护责任,用我对家乡这片黑土的挚爱,说与做、思考与行动,探索无止境千头万绪的人文遗韵。

冰雪文化—满族爬犁

时间:1999年1月11日;探寻、照像、记录:张指挥

敦化市文体局

冰雪之舟 满族爬犁

满族爬犁是敦化最具满族传统民族特色重要的交通运输工具。更是满族祭祀冰雪神、独角牛与爬犁(满语:法拉),集生产、生活、歌舞、冰雪禧为载体世代传承的冰雪文化之舟,曾广泛流传于长白山古渤海、肃慎、挹娄、扶余、勿吉、靺鞨、女真、满族劳动人民当中。根据《额穆县志》所载:“農隙入山採樵用牛马車載歸足來歲終年之用乃止雪深冰堅时日祭则亦用犁利用爬冰滑易行也”。他们长期地处长白山腹地敦化,在冰天雪地里繁衍生息,文化商贸农副产品交易都是用爬犁运输,往来于北京、沈阳、吉林、宁安等地,与冰雪结下马拉爬犁比车快的不解之缘,把冰雪视为一种圣洁的象征,爬犁视为生命中离不开的重要交通运输娱乐工具,把满族固有的民间故事《爬犁与牛》的来历视为满族冰雪文化早期的雏形,探索出大量与冰雪环境相适应源自最初的民风民俗。历史上爬犁、雪橇、冰刀等在东北古代战争中还发挥过重要作用,有较强的政治、经济文化色彩。蕴涵着满族丰富的渔猎、耕种、祭祀、道德、游艺竞技、歌舞等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内涵,其它传统民俗文化不能涵盖,具有较高的不可替代的文化研究价值。清初由额穆土著人张姓扎古搭氏及家族察玛,每年农历11月17日,冬季在珠尔多河上举行祭祀“独角牛与法拉”典礼,乾隆七年“移垦京旗”关姓瓜尔佳氏及几大家族,冬季在忽汗河(牡丹江)上举行祭祀“旗人爬犁节”活动,延续到塔拉站村冯姓富思库氏家族,在塔拉泡上举行祭典“满族爬犁节”系列文体活动。全村举家穿上满族民族服装,带着好酒好肉等物品,聚到搭好的冰雪台前参加活动,由察玛沿袭萨满传统方式进行隆重祭典,夜间拢上篝火跳萨满舞,第二天方可进行三天的系列冰雪文体活动,可以说独具原始文化魅力和生命力,场面震撼,在社会各界引起强烈轰动。具有重要的历史、农耕、自然、艺术、技艺、冰雪民俗文化价值。近几年由于活动方式和内容已发生很大变化,一些传统活动濒临消失,因此,保护这一爬犁民俗节日刻不容缓。

关于爬犁起源说是来自俄罗斯的哥萨克,资料还说爬犁是舶来品。这其实都不确切。爬犁由我国长白山区满族祖先发明创造。更多的资料证实,爬犁在东北亚发展生产、抵御外族侵略及改善人民生活,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敦化的满族故事《爬犁和牛》颇有说服力:“爬犁的起源,最早由两根长木在加一根横木组成,在雪地上拖拉砍伐树木,通常是前面由人力或畜力挽拉。这种工具后略加改进,就变成爬犁了” 。根据《通典》记载:早在春秋时,堪察加半岛上就居住着“流鬼人“(肃慎人,满族的先民)其俗多狗,惯使狗爬犁。

爬犁一词语原系满语“法拉”,也是长白山区敦化土著“半拉人”音译加意译的复合性地方词语,还称“拖拉”、“拉杆”、“拉爬犁”,其实结构简便的爬犁,古肃慎开始时称之为“拖拉”。乾隆曾御制诗概括爬犁的种类、特点、优越性:“服牛乘马取诸随,制器殊方未可移。似榻似车行方便,曰冰曰雪用皆宜。孤蓬虽逊风帆疾,峻坂无愁衔橛桅。太液柁床龙凤饰,椎轮大辂此堪思” 。《吉林外纪》中关于“法喇”有如下注释:“柁床也”,“似榻无足,似车无轮,冬日御之。亦有施毡幄及狍皮围者,以马牛骡挽行冰雪中,稳健便利”。《明一统志》卷29《狗车木马》的一段文字:“俗有狗车木马轻捷便之。狗车形似船,以数十狗拽之,往来传递;木马形如弹弓,系足激(疾)行,可及奔马,二者止可冰雪之上。”狗车即用狗拉的雪车,又名冰床。赫哲人名之为“托尔基”,汉人名之为“狗爬犁”。木马即滑雪板。

通过各种史籍中,不难发现肃慎、室韦、渤海国以及契丹、辽、金等古代北方的满族、汉族、朝鲜族在交通运输中大量使用车船的史实,特别是朝鲜族的大轱辘车、爬犁杆直接放在牛脖子上滑行在冰天雪地上,独具特色。公元668年,大祚荣开始在敦化建立“渤海第一城”,从出土的铁器文物证实,当时的炼铁业比较发达,车船制造当是轻而易举的事。由于受日、月、球、瓜、果等圆形体的启迪,原始人创造发明圆车轮,人类开始有车。这项重大发明,是工匠精神的集体体现。何况冰雪爬犁!那么爬犁与舟车同步使用是完全可行。早在清初,敦化额穆索等处,每于江上结冰。用狗扒犁,境内亦有之,其狗皆肥壮而驯,有头狗而数狗驾之一扒犁。使鹿部更在使犬部之外,而使犬部亦能使鹿。即谓之马鹿大个头鹿,复非常鹿,其形高大如马,身有大斑点,额穆索以北多产此鹿,可以驮重致远” 。林中用牛、马、鹿爬犁集、运材。每到冰天雪地时,山岭、沟壑、原野布满了阡陌纵横的凹形爬犁辙印,凹形路轨。工匠们在制作爬犁时绝不会出辙或不入辙,辙距统一,相沿成习,约定俗成,人们在运送物资时,为减少爬犁道摩擦系数,头一天洒水在爬犁道上,结冰以后,爬犁道光滑明亮,称之为响道,爬犁行走其上,轻捷疾快。

综上所述,满族的先民肃慎、女真人长期生活在长白山区冰冻天气里,寒冷的气候特征,漫长的冬季,平如镜面似的湖泊,如玉带般的冰河雪域,为其爬犁提供了壮阔的地域文化舞台。只有这鲜明的地域特点,独特的冰雪大世界领域,可以礼赞的大自然景观,才能产生相对独立的区域性满族特色文化属性。爬犁在我国东北地区被广泛使用着,虽然古亦有之,但只适宜在北方冰雪覆盖地区使用,“殊方未可移”, 爬犁是车船牛马不能替代的。早期狗爬犁、驯鹿爬犁使用时像似舟、车、橇、棚、床,后期冰床、狗车、雪车、冰爬犁、柁床、雪橇、雪扒犁,而坚固,包铁箍,无辕的疙瘩爬犁,主要用于运木材,最后几经多变趋于一致称爬梨名称。 满族爬犁非常古朴、原汁原味,实实在在,主要是人类认识冰雪文化和改造冰雪所获得的全部生产成就的总和,包括物质的、非物质的、精神三个方面,是满族文化和并满族传统竞技体育文化特征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民族、地域、观赏、包容、审美、军体性等特征,它还具有独特的发展历程和文化特性。这个民族掌握的满族民俗民风及上百种冰雪爬犁游艺竞技文化纯朴憨厚、聪明睿智有很高的文化研究价值。目前,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满族爬犁,它的生命力仍然还是那么旺盛,仍然是人们从事生产劳动不可或缺的甚至也不能被替代的交通运输工具。



  

line
Copyright © dhtv.tv 敦化新闻网
吉ICP备09008128号-18 吉备2008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