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化新闻网 加入微信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注册 登录
敦化新闻网|敦化民生热线
我家的兵一谨以此文献给八一建军节
首页 - 社会新闻 |来源:敦化新闻网 编辑: 发布时间:2020-07-31 17:09:13

敦化:刘激扬

八一军旗猎猎风,

现代军武练奇兵。

九十三年风云过,

大国重器呈英雄。


建军节即将来临的7月23日,习主席视察空军航空大学,面对师生官兵,他语重心长的叮嘱,让我油然想起我家那两位曾经的兵。

第一位是我的同胞二哥李德田。他17岁参军入武“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时候,我还不到一周岁,正是蹒跚学步咦呀学语的婴儿期。待他战后归来,从辽宁宽甸部队医院寄来一封信,母亲以为他受伤住院,急忙带着五岁的我和两岁的弟弟坐了三天三夜的敞篷大卡车去看他。我矇胧地记得,当我们出现在医院门口第一眼看到二哥的时候,二哥穿着黄军装,戴着军帽,神彩飞扬地望着我们笑。他,大大的眼睛双眼皮,双眸闪动中的神情是那么亲切,浓浓的眉毛显得他特别神气。他双手将我高高举起:“小妹这么高了!”


待到他复员回到吉林省海龙镇的家里时,每天都和东院兵营里的兵哥哥们讲朝鲜战场上那些炮火连天中的战斗故事。从他们的言谈中我知道,二哥是连队通讯员,每天都要穿战壕越封锁线为首长们传递战斗消息,子弹在耳边嗖嗖地飞,炮火在不远处连连炸响,穿过弥漫的硝烟,二哥凭着血气方刚,凭着忠于职守的信念,历经枪林弹雨,每次都能克服千难万险完成任务,三年都不曾受一点伤。因为住防空洞爬冰卧雪,使他双腿患上严重的关节炎走路十分不便。1958年响应国家号召,由海龙镇回到牛心顶乡双泉村当农民。由于腿疼不能下地劳动,幸好他入朝参战前学过缝纫技术,母亲为他买了缝纫机,他开了服装店,挣点零用钱养活一家九口人。

从复员到1998年一月,二哥因心脏病去世,他一直享受政府的津贴补助。虽然钱不多,但是,二哥每次领到钱的时候,他总是笑哈哈地对我们说:这是国家对我们志愿军战士的关心照顾,我享受这份照顾,心里踏实又幸福。

我们家这位志愿军部队的普通一兵很容易满足,从不给国家添麻烦。他说,比起那些牺牲在朝鲜战场的兄弟,我太幸运了。

和二哥一样幸运的还有我唯一的舅舅,他也是志愿军的普通一兵,也是一样的英俊高大。复员后在图们铁路段工作,直到因病去世。

我家的第二个兵是我两个儿子的父亲隋启祥,他是1968年入伍,同样是在辽宁新宾县服役的普通一兵。他是扶着钢钎修山洞,响应毛主席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勤勤恳恳当当了小班长。在一次作业中,抡大锤的搭档战士手一偏,砸飞了他的安全帽,吓得满山坡的干部战士目瞪口呆,大家都在心里惊呼:“隋班长这下可要光荣了!”谁知,他觉得头顶一凉,伸手去头顶摸头盔的那一瞬间,连长高兴地跑过来抱住他:“吓死我了,隋启祥!”当兵三年他打了三年防空洞,练成一副“钢筋铁骨”,17年后将他共产党员忠诚奉献的四十岁生命献给了吉林省黄泥河林业局!

我家未来的兵,是我十三周岁的孙子隋明轩。和前两位兵不同,他从八岁起就迷恋军事武器,枪支坦克,战斗机和二战史,现代军事通讯和我军发展史都是他孜孜不倦勤奋学习的内容,大部头军事著作,电视传媒的军事军武频道,都是他每天繁忙作业后,必须学习的内容。他父亲引导规划:考上大学咱就当兵去,到部队这所大学去学习锻炼是男子汉成长的必由之路!

十三岁的男孩子,规划都还停留在口头上。将来究竟如何,全凭他的兴趣与志向!造化弄人,许多未来之路都由不得家长的一厢情愿。

现代中国的强军之梦,正像习主席在视察空军航空大学展望的那样:要坚持立德树人,为战育人,加强军魂教育,强化战斗精神,打牢飞行员思想政治、军事专业、科学文化、身体心理等素质基础,把兵之初、飞之初搞扎实。(网络头条7月23日央视网新闻)

我家的三个兵,分处不同的时代,奉献的是同样的忠诚!我期待未来的兵一一隋明轩能和他的祖辈一样:忠诚于党,忠诚于祖国和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