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化新闻网 加入微信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注册 登录
敦化新闻网|敦化民生热线
帐号:
记住帐号
密码:
陈翰章将军日记揭秘陈家父子之情
来源:敦化新闻网 编辑: 发布时间:2014-11-17 13:39:04


(张彦夫)敦化市抗联史学者在新近收集的陈翰章日记中发现,有多处记载了他与父亲的关系。揭开日记中的故事,让人们看到了在金戈铁马背后,一个仁孝的陈翰章,他与父亲的情感历史,令人心动。


1913年6月14日,居住在敦化县城西半截河,年已39岁的陈海家诞生一男婴,陈家已是三代单传。中年得子的陈海十分喜悦,对儿子疼爱有加,他给儿子起乳名小石头,大名陈翰章。陈翰章2岁时,生母宫氏去世,为了能照顾好儿子,陈海续弦陈丛云照看陈翰章。


陈海家境并不富裕,但为了能把儿子培养成才,1927年3月,陈海把陈翰章送入敦化县敖东中学读书。在校学习期间,陈翰章得到进步思想启蒙教育,加入共青团。1930年12月,陈翰章毕业于敖东中学,不久在敦化县立第一小学担任教师。陈海看到儿子成人立业,遂筹备陈翰章成婚事宜。1931年8月,陈翰章奉父之命,与大其三岁的农家女邹氏结成夫妻。


1932年9月,救国军第三次攻打敦化县城时,陈翰章告别父母、妻子,在敦化县太平山的救国军前方司令部加入救国军,从此走上了抗日救国之路。1932年冬,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5年2月,担任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


自陈翰章参加抗日救国斗争那天起,日伪宪警特就时常跟踪、殴打陈海。1935年秋,陈海、邹氏被敦化县警务科逮捕,伪县长卢廉海、押野吉三警正采用“十家连坐法”,逼迫他把陈翰章找回来。陈海带着儿媳邹氏一路艰辛,在宁安县斗沟子附近的山里,与分别三年之余的儿子见面。陈翰章见到老父十分高兴,当了解到父亲、妻子是受日伪之命,劝他放弃抗日投降日伪,此时已任二师政治部主任的陈翰章态度坚定,拒绝向日伪投降。为了保护家人的安全,陈翰章让父亲回去传告日伪当局,他与家庭已断绝关系,对执意要求他回家的妻子,劝其改嫁他人。其实陈翰章让其父对外申明断绝父子关系,是通过这种方法迷惑日伪当局的。由于日伪宪警特常去陈家打家劫舍,陈翰章父母生活十分艰难。1938年秋,率部在敦化县内活动的陈翰章偶遇表哥,将一包烟土交给他,让其转交给陈海。可是表哥见利忘义、隐瞒不报,暗地将其私有。


1939年4月20日,陈翰章在烟筒砬子与敌交战负伤后,在二龙山根据地养伤。陈翰章日记记载 “4月29日,我苍颜年老的父亲,在我向南方出发后,被日寇派遣到官地,给各所传送照片,向各部落宣传。他们的目的是收抚我,让我成为他们的走狗。我十分荣幸正在抗日救国事业的途中,发挥着重大的领导作用,惹得敌人在军事上的疯狂进攻。作为政治上采取的一种手段,用各方法来诱引我,我是非常光荣的。一方面,我的父亲有高扬的价值,另一方面,当我在心中想起六十余岁的老人,受到威压而不停的奔走,不免有莫大的震动。”


伤愈不久的陈翰章,想到因自己抗日而拖累父亲受苦,决定看望十分想念的父亲。1939年6月7日,他秘密去了沙河沿,与在杨家店居住的父亲接上关系。陈翰章在6月8日的日记中记载 “我父亲带着好多的宣传品来了,这是日寇指使他做的,有诱使我投降的范例及县长的劝告书。不堪大笑。给父40元。”这次相见,陈海更加明了儿子抗日救国的决心。此后他担起收集日伪军活动的情报,传递抗联信件的工作。陈翰章在10月22日的日记中记载 “老父来了。根据日寇对我方行动的判断,以我为目标是明瞭的。”10月23日,“父亲离去。托父交给魏(魏拯民)的书信。”父子间原预定半月后再相见,可是因为战事紧迫未就,父子之间终成永别。


当我们今天透过那历史的烟云,品思陈翰章父子之情时,在英雄身上展现出的亲情、报国之情令人感动,其无愧将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