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化新闻网 加入微信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注册 登录
敦化新闻网|敦化民生热线
帐号:
记住帐号
密码:
抢救杨靖宇陈翰章先烈遗颅的经过
来源:敦化新闻网 编辑: 发布时间:2013-04-18 13:31:19

 李野光
(作者李野光真实经历回忆)
    文章提供者:张彦夫
    1948年2月21日盘踞在长春市的国民党军队及特务组织,加紧了对长春四周边缘地带的警戒与搜索。捕人的事也时有所闻。我于2月20日派出向东北局联络处进行汇报的交通员宋继禹同志,原是约定在2月21日午后3点钟返回的,可是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天多了,而宋继禹同志却连影儿也没有。为了防范万一,分别叮嘱小组同志提高警惕、留心一切可疑征象,暂时转移住所。当晚,我没回东二条43号原住址,临时转移到南广场宾宴楼后胡同里一个朋友家里住下。
    第二天(2月23口)清早,宋继禹同志终于回来了。原来是国民党反动派有一个搜索连在兴隆山附近和人民解放军的一个侦察排遭遇了。互相打了好一阵,又胶着了多半天,通向长春的道路被截断,宋继禹同志被迫转回卡伦,才误了约定的归来时间。他这次除带回部分宣传品外,还转达了上级“也要采取相应措施,保护好公共设施、有价值的文物、及国民党政府机关档卷等”的指示。
    说来事情很巧,连现在想来还感到巧得有点出人意外:一提到保护文物,我猛然想到了杨靖宇将军的遗颅。
    在“九•三”胜利前二年的1943年元旦,我曾在一个做日军酒保生意的铃木那里闻知有两颗抗日联军指挥官的头颅,存放在“新京”关东军的医务部。这两颗头颅,一是杨靖宇的,一是“山江好”(即陈翰章的化名)的。此外,还有一颗心脏,据了解那心脏是一位伪满军中爱国志士常隆基的。常隆基是东丰人,伪满后期因“国兵适龄”被征人伍,编入伪靖安军步兵二团追击炮连当兵。1943年夏,在富锦五顶山要塞区内,因用短枪狙击伪军的日本最高顾问楠本世隆中将,和伪军头子、治安部大臣邢士廉未果而悲壮自尽的。由于对革命先烈的崇仰,对民族英魂的缅怀和革命责任的催动,我打定了寻觅这三宗英烈遗体的决意。我正想着这事如何进行,楼外驶过来的汽车声却引动我习惯地往窗下街路上观察起来,转身之际,目光忽然触及了壁上的挂历,挂历赫然地明示着:2月23日。我的心猛地蹦了一下,这不是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子么?这是他殉国八周年的忌辰啊,这个时日上与下决心采取行动的偶然巧合,也太令人惊异了!
    我把宋继禹同志带来的宣传品,先让担当复印工作的郭建平复印出来,当晚在向小组同志们布置散发宣传品任务时,便跟大家谈了我原先所闻知关于杨靖宇、陈翰章等先烈头颅的情况和我的设想。同志们都表示同意查找,但也提出了“有已被人取走或已遭人毁掉的可能”的问题。因为,在1945年“九•三”胜利时,曾为东北抗日联军的指挥员之一的周保中同志,曾以苏联红军中校(化姓黄)的身份随苏联红军进驻了长春,并受过日本关东军之降。而杨靖宇和陈翰章两同志也都是东北抗日联军的指挥人员,周保中熟悉他们的情况是肯定的,所以有可能早被发现而取走或埋葬。再就是1946年“四•一四”人民解放军一度解放过长春,也有已被找到带走或埋葬的可能。另外,就是已为国民党反动派所发现,为了在舆论上泯没中国共产党在东北领导人民抗日的事实和消除政治影响,而偷偷给销毁了。此外,再有可能就是被不知底细的人给随意毁弃掉了,对这些可能的分析都是有一定的说服力的。只是,我们当时尚无人听到过我们所估计的这些可能已经成为事实的传闻,所以,还是决定把这些遗体的下落弄个水落石出。
    三天时光过去了,大家探询了许多久居长春的熟人,连一丁点儿线索也没摸到。同志们开始有了失望情绪,我的决意也有点动摇了。正自狐疑间,刘亚光同志来了,他谈出了他听到的一个情况:长春医学院的医疗器械和药物多半都是从日本关东军医务部拉出来的。这个情况很重要。遗憾的是我们当时没有可靠的社会关系在长春医学院,而那里是否有我们所寻觅的先烈遗颅,一时尚难确定。
     我到长春铁路医院去找我的一个同乡王维民,他是皮肤科医生,想询问他是不是知道些长春医学院的情况.在那里遇见了王医生的一个大学时的同学,他是国民党新一军后勤医院的少校级医官。经王医生的介绍,知道这人姓李,因他就要随新一军主力空运沈阳,是特地到铁路医院向王医生辞行的。在交谈中我有意地说:“日本关东军医务部的医疗器械和药物很多,新一军后勤医院一时都能运走么?”这位医官笑了笑回答:“我们医院并没用关东军的东西,那里的药品什么的都叫长春医学院拉去了,我去过医学院,有几颗人头标
本,还有人的内脏。”
     这位医官谈出的情况正是我所需要的。而他谈长春医学院的人头和内脏,与我原来闻知的情况是基本吻合的。于是,我稍敷衍一会儿,就赶忙向王医生告辞了。
    当晚,在吴淞路南一胡同12号的“点”里,我和张正平同志谈了日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