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翩翩起舞
作者:展有发 浏览:423 发表时间2020-06-04 09:29:15

   二狗从公安局回来,心里仍然空落落的,他甚至不想拿回被人骗走的五万块钱,他的眼前一直是那个骗子的身影,中等身材,白净脸,大脸盘,一双不爱笑但却迷人的眼睛,他的心还在她的身上。

    走到小广场时,正是路灯亮起来的时候,入夏的夜晚伴着凉爽和迷蒙,出来纳凉的人们三三两两的散落在小区周围,小广场上的人最多,锣锅子侯宝玉坐在音响边上,他不会跳舞,但喜欢看别人跳,所以他负责给跳舞的人放舞曲,和他坐在一起的是刘晓丽,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每天让邻居推着,她年轻的时候是小镇上的跳舞皇后,探戈、华尔兹、交际舞,她都会,而且迷倒了很多喜欢跳舞的男士,不过,那是过去的事,她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随着舞曲的节奏拍大腿了。

    小广场上舞姿翩翩,一对对跳舞的伙伴沉浸在舞蹈的优雅和美感中不能自拔,舞曲悠扬,夜色阑珊,头顶的星星瞪大眼睛,附近的楼宇默不作声,生活的一隅,演绎着生活的全部。

    因为一直想着骗他的女人,二狗今天来晚了,但他刚走进小广场,锣锅子侯宝玉就喊他:“哎,二狗过来,今天咋来晚了?人家都跳好几支舞曲了。”二狗不吱声,脸上露出不自然的表情。“行了,你少说两句,他心里不好受,让他安静一会。”刘老太太瞅了一眼二狗,对侯宝玉说。

    其实小广场上的人都知道二狗被人骗了的事,可是又都不愿意当二狗的面说这事,毕竟这事拿不到桌面上来。

   此时二狗倒希望有人和他说说话,帮他出出主意,他的心里乱极了。

     二狗是个极普通的人,家里的老小子,一辈子也没出过力,五十五退休了,人长得年轻,一张圆脸上甚至连皱纹都没有,相面的人说,二狗是个有福气的人,特别是晚年,旺桃花。

   其实二狗哪都好,就是脑袋缺根弦,说话办事让人犯寻思,但这也没什么,他爸妈疼他,他身上还有三个姐姐,都拿他当宝似的,所以二狗是幸福的。

   所谓鱼找鱼,虾找虾,二狗的媳妇喜琴和他一样,性格大大咧咧,不管家里外头,啥都说,这让二狗的爸妈和他的姐姐们受不了,又不好直接出面管,于是就怂恿二狗:“二狗,你得管管你媳妇,别让她啥都咧咧,连俺们都跟着丢人。”“咋管啊,我也说不过她。”二狗向他妈要主意。“揍她,打出的媳妇揉出的面,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样的媳妇就得狠揍。”

   二狗一辈子都听老妈的话,用他的话说,我妈不会坑我。

   回到家,看喜琴在炕上躺着,二狗上去就开揍,打的喜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一边反抗一边喊:“你打我干啥?我也没招你。””我妈说的,你这样的媳妇就得狠揍。”要不说二狗脑袋缺根弦呢。

   两口子打完闹完,也不记仇,照样过平常日子,倒是喜琴再也不让二狗去他妈家了。

   春风几度,花开花落,时间像一缕劲风,二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二狗和喜琴先后到了退休年龄,一个姑娘也找了婆家,按理说,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可是有些事谁也想不到,刚退休两年的喜琴突然得急病撒手人寰,剩下二狗独守空房,独自品尝中年丧妻的无奈和悲伤。

   但二狗毕竟是二狗,媳妇没了,他好像过得更潇洒了。

    一个人,有退休工资,身体健康,浪费大好的时光简直对不起自己。

   送走喜琴还没过百天,二狗便收拾一新,打麻将,逛超市,跳舞,俨然焕发了第二个青春一样。

   二狗的招摇很快就成了骗子的目标。

   那天,二狗在麻将厅打麻将,住在他家前楼的一个老太太找到他,说要给他介绍对象。

   “是我干闺女,不是本地的,离婚的,带着个孩子,孩子也成家了,没拖累,人长得好,我看你们俩般配,你去看看,准行。”老太太充当媒人的角色。

  而此时的二狗不论身体上还是思想上都是急需这样的诱惑来满足。

  跟着老太太见了那个女人,老太太没骗他,中等身材,白净脸,大脸盘,一双不爱笑但却迷人的眼睛瞬间就把二狗迷的神魂颠倒。

  两个人一见面,两句话干柴烈火,三句话七窍生烟,当天那女人就住到了二狗的家里。

   她对二狗是真的好。这个女人不仅把二狗的家收拾的干干净净,给二狗做可口的饭菜,给二狗买新衣服,新皮鞋,而且她不要二狗一分钱,二狗哪受得了如此的温柔体贴,他把工资卡毫不犹豫的放到女人手中,真诚表决:“以后这个家都是你的。”

“二狗,我和你过日子,不是图你的钱财,就是看你人好,你的工资卡你把着,我用钱管你要还不行吗?”女人的话说的二狗想哭。

   到了晚上,二狗把自己攒了一辈子的五万元存折拿出来,对那女人说,你对我这么好,我也不能藏着掖着了,这是我的全部存款,你收着。

   然而,女人又把存折放回二狗的手里,“二狗这钱你搁好,这是你的血汗钱,也是应急钱,不到万不得已,这钱咱们不能花,等咱俩老了,这笔钱就是咱俩的依靠。”女人的话简直就是把二狗的心给掏出来捂的滚烫又放回去,二狗忽然想起相面人说的,他有福,晚年旺桃花。

   那段时间,二狗活的像神仙一样,白天和心爱的女人逛街,下饭店,遛公园,晚上到小区广场跳舞,那女人舞跳的好,她拉着二狗,在一对对舞伴中穿梭,像一对翩跹的蝴蝶,连昔日的跳舞皇后刘晓丽都说:看到这女人的舞姿,她就想起来自己曾经的样子。

  可是没人认识二狗的女人,她和二狗说,她叫张艳,原来住在黑龙江,来干娘家串门,和二狗认识了。

    二狗也想和她办个合法手续,但女人的理由很充分:咱俩刚认识,先互相了解一下,也给孩子们接受的时间,何况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一张纸有没有能咋地。

   二狗算是被女人迷住了,她说啥是啥。

   湖水不可能永远平静,日子也是一波三折,那女人和二狗过了两个多月,忽然有一天急三火四地对二狗说,在老家的孩子出了车祸,正在医院抢救,医院催着要住院费,得一大笔钱啊。她一边说一边哭,二狗哪受得了啊,急忙把自己的存款全部拿出来,安慰女人,别着急,钱不够,我再想办法。

   女人千恩万谢地走了,临走还和二狗说,那边情况一稳定,马上回来。上车了,还在擦眼泪。

   事情就这么蹊跷,女人一走,音信皆无。

   一开始二狗还不信,但打电话关机,问前楼的老太太那女人的地址,“我哪知道她在哪住?见面就叫我干娘,在我这白吃白住好几天,我还冤呢?”老太太的话,大家都明白是咋回事了。

   二狗被人骗了。

   二狗是被她的三个姐姐连踢带打的去公安局报的案。

   现在是信息社会,公安局顺藤摸瓜,还真把那个叫张艳的骗子给抓住了。

   接到公安局通知,让二狗去指认罪犯,二狗的心里还存着一丝朦胧的幻想,要是这个女人还愿意和从前一样对他好,他宁愿为女人开脱罪责。

    然而这毕竟是二狗的一厢情愿,一切都是不可挽回的事实了。

    “秀秀,你去陪二狗跳舞,跳一会他的心情就好了。”坐在轮椅上的刘晓丽是小广场上的佘太君,她的话大家都听。

     一个穿灰色外套的中年妇女过来拉起二狗的手,两个人融入跳舞的人群,轻松的舞步,悠扬的舞曲,舞姿翩翩的人们,像夜色里的一股暖流,温和的流淌着,淹没了很多人间故事,包括二狗的遭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