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生活是很好玩的
作者:展有发 浏览:426 发表时间2020-06-02 09:12:58

  昨天在朋友圈里和熟识的朋友开玩笑:不和你们玩了。说完,自己先笑了。

   怎么能说不和人家玩了呢?生活中,只要睁开眼睛就在玩,除非你整天睡大觉。

   读现代作家汪曾祺的一本散文集,书名就叫“生活是很好玩的”,也许受了汪老先生的点拨,想想自己的生活,的确很好玩。

   我喜欢在早晨写东西,这段时间头脑清醒,站在窗前看一会外面的风景,晴天下雨,四季各异,然后找个旮旯坐下来,(可能是小时候学防震减灾演习留下的阴影,我总认为墙角旮旯最安全),每个早晨都这样,我专心的写着什么,老伴一遍又一遍的擦地板,擦的能照出影子来。

  “哎,我又写了一首诗,我念给你听听。”

  她不吱声,仍然擦地板。

“小区里的丁香花开了... ...”我声情并茂的读起来。

   老伴坐在地板上,好像在听,但眼睛一直看着地板,手里的抹布不时的抹一下她的前面,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沾在地板上,其实那里干净的能照出影子来。

“... ...压碎了芳华。”

“这首诗写的怎么样?”因为太投入,读完诗,我竟有要哭的感觉,我想听听她的见解。

   “你写的是诗吗?”

   “是啊,这可不就是诗。”

  “我听不懂。”说完,她又去擦地板。

   这一早晨的感情白酝酿了。

   吃过晚饭,只要外面是晴天,一定要出去走走,坐在屋里就想看手机,时间长了,眼睛、身体都受不了。

   刚搬到小区没多久,附近的邻居也不认识,也没有熟人,一个人下楼,像只没头的苍蝇,东一头,西一头的闲逛,看到楼拐角有个身体壮硕的妇女在挑山菜,便过去搭讪。

   “这是柳蒿芽?这么多。”

“是柳蒿,我跑出去好几里地采的,挑出来,包饺子可好吃了。”

   “我就不爱吃这东西,有股青草味。”

   “个人的口味不同,我们家都爱吃。”这段谈话还算和谐。

   “有啥吃头,在沟里我们家前后园子里有的是,都让我割了喂鸡了。”我是随意说的。

   “你家哪的?”挑菜的女人明显的不高兴了。

  “原来在二场住,最近搬到小区里的。”

  “难怪你不爱吃柳蒿,你们那的山野菜多,你家住几楼?”

  “三楼。”

  “行,等我做好柳蒿馅饺子给你送一盘,你尝尝,怎么能不好吃。”她说的斩钉截铁,那样子好像下定决心要让我改变对柳蒿的态度。

   “谢谢,谢谢,你别送,我真的不吃。”我是慌忙离开的,走出十几米了,还听她说:“吃过了你就知道了,柳蒿馅的饺子。”

   太阳刚落山时的景色是很唯美的,清幽的天空,落日最后的光还铺在西面的天边,紫红的一片云霞把暗淡的小镇包裹起来,所有的路灯都亮了,广场上有人在跳舞,灯影里坐着十几个老人,路边窈窕的柳树安静地垂着长长的柳枝,我在小区大门口站了一会,看那个挑野菜的女人回屋了,我才顺着小区的甬道回家。

   时间还早,又翻开汪曾祺的散文集,有一段话写的挺好,就记下来。

   “爱,是一件非专业的事情,不是本事,不是能力,是花木那样的生长,有一份对光阴和季节的钟情和执着,一定要,爱着点什么,它让我们变得坚韧,宽容,充盈。业余的,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