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抗日英雄于宪睿和义勇英灵塔
作者: 浏览:14201 发表时间2014-11-03 12:33:56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

我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设立烈士纪念日的决定,以法律形式将9月30日设立为烈士纪念日,并规定每年9月30日国家举行纪念烈士活动。

烈士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英勇牺牲。由于战争年代条件有限,许多先烈没有留下姓名在这个隆重纪念的日子,让我们肃然起敬,向那么伟大的牺牲,致以崇高的敬意与无限的追思。

位于吉林省敦化市翰章乡翰章村南500米处的水库北岸,矗立一尊玄武岩石塔,塔的正面上方刻有“义勇英灵塔”字样的五个楷书大字,这就是“义勇英灵塔”。

该塔是纪念抗日英雄于宪睿而立。他与与北面的陈翰章将军陵园遥相呼应,两者相距不到200米。塔正面向南,用玄武岩砌筑,显得庄严肃穆,塔通高4米,塔座呈长方形,高1米,塔基长2. 63米,宽2. 02米,座顶部长1. 57米,宽1 .47米,与塔座连为一体有一祭祀供桌,塔身高1. 67米,正面文字周围刻有龙式连理花纹,字的上面刻有两个大眼睛,两眼之间凿有存放烈士遗像的地方,塔左面镌刻于先睿烈士简介。右侧刻的是为烈士集资建塔的人名,共计有14人。建塔时间为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九月重阳节,也就是1948年的重阳节。

碑文如下:(西侧)

盖闻古之用碑以引棺也.为后裔者,追述已故之先人,嘉言懿行,以铭其上。用竖于宅兆之间,诒至汉魏以还盛行于世。虽宫室庙宇墓隧之旁,亦莫不林立者矣。王庆等,因有山东莱芜县口子镇。

于公讳宪睿,字作圣。于民国十七年,曾任驻鲁陆军八十八团团附之职。至二十年,倭寇侵略我东北。公闻之愤然语人曰:汉之班定远何许人也?予何许人也?讵忍坐视东北同胞陷溺水火而不援救耶。于是,毅然弃职,驰赴东北,号召同志,以雪国耻,而收失地。不数月,竞集同志数千人,推我公为司令。与敌倭精锐军,转战延吉、和龙、安图、桦甸、抚松等县,委因众寡不敌,卒战殁于桦甸县属滚马岭□□。追昔已十有五年,想我公荷抢待旦,身先士卒,何竟皇天不佑,饮弹云亡。虽云大丈夫得死疆场,以马革襄尸幸也。然功未竟,而躯先捐,亦可悼矣。有云: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可谓我公咏矣。我公为国剿贼,致身救民,厥功安容湮没。王庆等,有鉴覆此,于是,醵金勒珉,以是作颂,而慰英灵,用作伟功不朽云。

   (东侧)

发起

王庆、孙海楼、佟文魁、王耀和、黄德俊、邢德庆、秦焕章、宫绍新、于海楼、于连汇、宋天池、李念山、刘均、刘振发

钱雁如、选著

谭开田、撰题

孔宪文、敬镌

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九月重阳日  建立

弹指一挥间,这座塔已默默矗立有67个春秋了,关于这座塔的来历和纪念的人物,在《敦化文物志》、《敦化市志》和《敦化文史资料》等文献中有相关的介绍,但是,同塔的铭文记载的内容基本相同,没有更详尽的介绍。几十年来没有人能说明他更详尽的情况。至于抗日英雄——于宪睿的名字,也就更不为后人知晓。

近几年来,笔者对地方史进行大量研究,参考国内外相关资料以及对敦化当地老年人的访谈,了解了一些英雄的相关情况,鉴于英雄抗日斗争经历,深有感触,简以记述,以便我们后人应永远铭记这位抗日英雄,不要遗忘。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前进、进!”

当听到这首歌或旋律时你一定不会陌生,这就是《义勇军进行曲》,自1949年9月27日至现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它诞生于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年代,在一天比一天紧迫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我国导致危机的特定背景之下。这首曲子被称为中华民族解放的号角,自1935年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诞生以来,在全国人民中广为流传,对激发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热情起到了巨大的鼓舞作用。

它曾作为国民革命军200师入缅抗战的军歌,一路慷慨激昂的高歌伴着全体官兵开赴战场。

1949年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象征着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要捍卫国家和民族的尊严,中华民族的坚强斗志和不屈精神永远都不会被磨灭。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在中国东北大地上燃起了民族自卫抗争的烽火。东北各地民众和东北军部分爱国官兵违反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命令,纷纷组织起各种抗日义勇军,在白山黑水间抗击日寇,不到1年的时间,东北抗日义勇军已达30多万之众。30多万义勇健儿血战疆场,奋勇杀敌。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谱写了一首首爱国主义的壮丽诗篇。于宪睿烈士就是义勇军中的一名重要将领,他也是义勇军的一面旗帜,祖国的民族英雄。“义勇英灵塔”就是对其精神的最好诠释。让我们再次向英雄敬礼。同时,也了解一下于宪睿当年抗日斗争经历,缅怀英雄壮举。

从塔的纪念铭文和国内外相关史料得知,于宪睿,又名于宪俊,于学璿,字作圣,山东省莱芜县口子镇人,碑文记载“民国十七年,曾任驻鲁陆军八十八团团附之职”。说的是1928年他在驻鲁88团任团附一职,关于团附的说法,有的说是副团长,这是不一定正确,国民党军中有团附、营附、连附等官职,实际上就是各级指挥官的副官或司令部的机关人员、处理一般事务,不是副长官。也有说部队里的师爷,相当现在部队参谋一职。这有待今后考证。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东北,国士沦丧,于宪睿义愤填膺,迅速来到东北,组织民众抗日。民众纷纷响应,队伍很快发展壮大,后加入国民王德林领导的救国军序列,成为该军一部重要力量。

关于他来东北的背景有些情况无法考证,但历史也留给我们一些记载,1937年出版的《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一书里记载,于宪睿为剿抚司令。

是义勇军的一个分支,人员发展最多时达到八、九万人之多。

总司令:王德林、

副司令:孔宪荣、

谋长:李延禄(共产党员)、

前方司令:吴义成

督战司令:张雨亭

剿抚司令:于宪睿

我们从这里得知于宪睿是救国军里领导层,抗日英雄陈翰章将军这时在吴义成部队里,当时是一个普通兵。在外围作宣传工作,1932年9月任吴义成秘书。于宪睿和陈翰章有很深的渊源,这在后面再详解。

关于剿抚司令,就是当时王德林为首的救国军是义勇军的一个分支队伍的首领,救国军主要人员由起义的东北陆军第二十七旅六七七团三营为首的官兵组成,起义初期人数500多人,于宪睿是组织外围红枪会、大刀会、山林队等民众武装力量的主要领导,称作剿抚司令。

从敦化文史资料记述,于宪睿早年来过敦化。

额穆县官地老虎洞(敦化市官地镇老虎洞村东山)座落于老虎洞屯东山上,位于沙河北岸,在屯东河床悬崖间有一石洞,曾有老虎居住此洞,俗称此洞为老虎洞,也叫“老虎洞山城”(亦称通沟岭山城)。也有一说“老虎洞”为满语,是“河湾子”。这个洞后来也叫“神仙洞”,洞内有凳、石桌。当年有个李大法师就是在这里召集弟子修炼,并传道。李大法师名叫李天真,原来是一个和尚,舒兰县火轮川人,灵云寺达摩派弟子,想自创“天真派”,去吉林化缘,以气功方法表演,在室内40天坐禅不吃饭,得到了一些有钱人的布施,凑集了一些钱,并得到两只骆驼,来到敦化。最后选中老虎洞,进行修建,准备学达摩老祖面壁修炼,并传道济世。这时他的众多弟子中就有弟子于宪睿,按照时间推算应在1928年前的事。

九一八事变后,于宪睿组织李大法师和弟子与众成立了大刀会,并任法师,后来加入王德林的救国军。

从以上的记述,我们可以这样认为1928年至1931年间于宪睿在部队服役,成为李大法师弟子应是1928年前的事。因为李大法师弟子众多,可以发动力量抗日,这可能就是于宪睿来东北到敦化的原因之一,或者同总司令王德林都是山东人,可能是故交,这都有待考证。近年来,有一些新的发现,为于宪睿建塔发起人的14名成员当中,有一人叫宫绍新,他是陈翰章将军的舅舅,塔的位置也和处于东北方向陈翰章故居相隔不到500米,早年于宪睿和宫绍新有交往,陈翰章3岁时母亲病故,后来长期在舅舅家中居住,陈翰章早年受于宪睿影响很多,陈翰章二姐夫于德龙夫人回忆,陈翰章的名字也是一个叫于师爷的人给起的。

关于于宪睿和陈翰章的特殊关系,我们从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领袖金日成八十年代出版的加回忆录《与世纪同行》中有很详尽的记述。1932年春,金日成受共青团东满特委指示来到安图发动群众人,创建抗日武装。由于当时力量薄弱,外加日本帝国主义利用特务进行挑拨离间活动,新成立的队伍活动受到限制,并和于宪睿所部救国军经常发生冲突,关系不融洽。无法进行抵抗日本侵略者,使得以金日成为首抗日队伍大伤脑筋,于是,有人提议和于宪睿所部进行联合。加入于宪睿部,进行联合抗日是。但是,当时同于宪睿部谈判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日本侵略者通过反动宣传误导民众,东满一带民众与救国军对于朝鲜族民众和共产党存在误解。想谈判没有可靠的内部人是不能冒然前往,否则,会存在被误杀的危险。这使金日成等人一筹莫展,在这万般无奈之际,大家想到了陈翰章,于是,大家提议找陈翰章一同前往,这样就有谈判安全的保证。

这就说明了陈翰章与于宪睿有着不同寻常的特殊关系。后来,在金日成、陈翰章等人共同努力下终于让这只队伍加入救国军,几天后,组织成立了救国军别动队,和救国军一同进行战斗,别动队成立时间为1932年4月25日,后来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就把这一天定为他们国家的建军节。在金日成回忆录中记载的“于司令”就是于宪睿,我国相关资料记载为于学璿,实际为同一人。

根据敌伪相关档案记记载,1932年5-6月间,于宪睿率大刀会在敦化一带活对,1932年6月15日,于宪睿同救国军姚振山所部共同发起进攻敦化县城,这就是史称“救国军三打敦化”的二打敦化城,这次战役姚振山负责攻城,于宪睿、李天真率大刀会在土腰山负责阻击宁安来增援之敌,大刀会武器落后,只有少数枪支,日寇当时有八个分队(排)的兵力,配备有轻重机关枪、掷弹筒等先进武器。但是,于宪睿、李天真所部顽强抗击,战斗打的异常激烈。战斗从6月15日早6时15分开始,一直激战到下午4时,阵地上反复冲杀,用鲜血染红了这座山丘,以血肉之躯战胜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本关东军。其惨烈之状况是空前的。

日本资料《满洲军肉弹史》有如下记述:

“大军云集的敌人,即使有的被打倒了、有的被打死了,但还象开了锅一样,勇敢地冲了上来。其中有一名敌人虽然身负重伤,可还不畏惧地向我们阵地冲来,抓起重机关枪,硬拉了过去......”勇敢的战斗,不怕牺牲的精神,使日本侵略者迷惘了,他们在一本书里写道:“袭击敦化附近、特别是驼腰子的敌人。为什么那样勇敢呢.......对于我们日本人来说是不可理解的”

这种仇恨的怒火,不可能被那些为日本军国主义所驱使的下级官兵们所理解。

战后据调查得知,此次作战救国军有近千名官兵殉国,没有留下姓名,我们仅知道李天真的徙弟杨济方、还有一个叫伊弗波的在战斗中牺牲。

二打敦化,救国军虽然人数上胜于日寇,但是队伍大部是红枪会、大刀会、山林队等组成,人员成份复杂,没有形成战斗合力,命令执行不严,加之武器装备的落后,战斗失利。后来撤退,姚振山率部退向南面的安图县(现安图县松江镇),于宪睿所部退向东北方汪清、后又延吉、和龙、安图、桦甸、抚松等地。

1933年,于宪睿率部在配合田霖部前往热河省进驻,战斗失利,回撤中途径桦甸县滚马岭山中被日寇重兵包围,因众寡不敌,激战中壮烈牺牲。

自“九.一八”事变后,活跃在东北大地的义勇军到1933年后被日寇逐渐瓦解。

后来一部分义勇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组建东北抗日联军,战斗在白山黑水与日本帝国主义进行顽强抵抗。终于在1945年8月23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烈士鲜血没有白流,迎来祖国解放,收复东北失地。1946年当时对一些已故的英烈立碑纪念,1946年8月15日陈翰章将军纪念碑在县政府门前落成,当时,由于,政治环境的特殊性,碑是在原来日寇纪念在牛心顶子被处决的四酋而立的碑的基础上改进而成。陈翰章将军纪念碑落成,这在当时敦化县是一件大事,在这同时,敦化人士王庆和宫绍新等14人,鉴于于宪睿的历史功绩不容淹没,历史责任感驱使他们自费积资,在半截河北岸建塔,以示永久纪念。

次塔是精心设计雕琢的,青灰色玄武岩和当年义勇军的服装是一个颜色,塔名为“义勇英灵塔”。昭示义勇军精神永不磨灭。目前,在我国最早的只有这一处以义勇军命名纪念物,实为珍贵。这座塔建立初期四周有围栏,南面是门,门两侧各有对联,翰章村里年长人的人回忆,联语为“世外干身骨,千年草木深”。可惜,在文革时被折除,这座塔当时也差一点被折除,幸运地保留下来。能为今天我们研究义勇军和于宪睿烈士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塔铭文有很深的唐揩欧体书法风格,对我市书法史研究也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目

前为我市重点保护文物。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