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老虎洞”与“通沟岭山城”
作者: 浏览:14120 发表时间2014-09-20 22:01:04

9月15日我和曹哥、任兄、尧尧一行四人,由尧尧开车从敦化市富临园出发,目的地是向往以久的“神仙洞”古迹一游。




驾车行驶约半个小时路程来到了敦化市官地镇南天门村,同来的四人中任兄是南天门村生人,这里是他的老家。任兄在村中找来了一个姓赵的儿时伙伴,他放下手中的农活来给我们做领路人,在赵大哥的指引下,由南天门村向北行驶一公里的车程,由于轿车底盘矮,路况渐渐不好,车子无法前进,5人只好下车徒步前行,又走了300多米下坡路,眼前逐步呈现出一个大沟谷,下面有河水在流淌,赵大哥介绍说这就是敦化境内的沙河。今年雨水少,河床都露了出来,河的对岸是陡峭的山峰,呈现一字排开形状,下面的河水曲折蜿蜒,景色异常优美。在敦化住二十多年,没想到附近还有这样幽静的地方。




赵大哥向我们介绍,这里气候宜人,无霜期比其它地方多十来天,的确,这一带的玉米、黄豆已开始收割,金灿灿的玉米,足有一米高的黄豆秧上面结满了豆荚,赵大哥讲以前还有人在这里种过花生呢?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好地方。

因为“神仙洞”在河的石砬子中间,所以赵大哥带领我们涉水过河,河水少的地方岩石裸露,踩在上面可以到达对岸,河面有十多米宽,平时农民下地劳动也是这样淌水过河,我们五人折腾了一会,陆续观察到达了河对岸,同来的五人中,队了我和赵大哥,他们三人过河时都把鞋子弄湿了,我说他们不会过河,任兄还诙谐地说“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的”。

沿河道、农田、山坡又走了一里多路,这里地势突兀,向导赵大哥带我进入一片草木丛生的树稞子里,在找一条通往“神仙洞”的小道,可能是平时人来的少,杂草掩盖了道路。走了10多米,前面真的没有路可以走了。这时再看,我的胳膊上被草木划伤了很多地方,很不舒服。这个“神仙洞”就在这一带,但就是找不到。于是,我们分头找,任兄小时来过这里,他就先到前面去探路,向导和我们在另一个地方寻找。曹哥和尧尧的衬衣被刮出口子了,两个人的衬衣都是名牌的,价值二千大多,他俩很心疼样子,向导赵大哥探路回来告诉我们里面更走不了,全是稞子。走的话,衣服全得划坏,建议我们回去吧?入冬时再来。于是,曹哥和尧尧顺无奈的只好原路返回了。

我想,这样回去不是太可惜了,来一趟不容易,我打电话联系了任兄,这里电话信号还很好,任兄在沟堂子里,他让我不要回去,往前走一段。但是,前面有稞子,无法向前走,只好来到山上面田地里走,一边走一边和任兄保持联络,任兄说他小时候来过这,有个小毛毛道在山坡中间。




我和赵大哥在一个泥失流冲刷形成沟壑的地方听到了任兄的喊话,于是,我和赵大哥小心翼翼的从这个地方向下一点一点的下行,很深的沟呀?下到十多米处,我发现隐约沟边上有个毛毛道,我立刻感到这条路有可能就是通往“神仙洞”的路吧?爬上这个小毛毛道,向前走了三十多米样子,终于看到了一个天然大洞,向里纵深三米多,这是一个未完工的洞,里面还留有很多召开凿刻痕迹,赵大哥说再往前面走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果然,顺路走了七、八米处,看到了3个拱形门洞,近看最西侧的是个窗户,这就是我们找的“神仙洞”了,终于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这个洞真是隐蔽,不轻易被人发现,任兄、赵大哥是本地生人,都没有轻易找到,可能是神仙在保佑我,才找到他。听朋友金龙讲今年7月份,敦化摄影协会20来人来此地,用了一个下午时间没有找到此洞,回来后金龙和我说没有什么“神仙洞”,我不相信他说的话,认为还是没找到吧?

我组织这次来找,也是找了超级向导,也差一点就打道回府。




我在网上找到一个“神仙洞”图片,也就仅此找到的一张,其他什么资料上也没有找到,那个图是1989年拍的,当时,西侧的石柱子还在。现在以不见踪影了。从洞的位置向南看视野开阔,连同沙河方圆十几里尽收眼底,洞的构成是利用河岸石砬子突出来的岩石形成的石洞,前面用石头垒砌而成的,洞口向南,充分利阳光取暧,两个门洞,上面有后人参观写在上面的字,东边的一个上写“仙人洞”三个字,中间洞上面的字写的不规范“”,西侧的是个窗户。两个门洞里面是相通的,赵大哥说东边一个洞是水房,东墙上里面石头泛红,这是流过水的特征。洞口处有个燃火的灶坑,同样洞外西侧窗下也有个灶坑,可以烧火取暖。燃烧过的碳黑依然清晰可见。赵大哥讲小时候来这里,那时洞外有两个大石柱子,洞内有炕,还有石桌、石凳整齐摆放,如令以荡然无存了,洞外,从现有的状况看,还是很肃穆雅致。青灰的玄石武岩显得格外古香古色。




关于“神仙洞”的由来,赵大哥和任兄是本地出生的人,但是对这个洞的来历了解不是太多,问了一些当地人,得到的答案也是一知半解,没有什么新内容,和史料上说的差不多。找敦化市里的一些人询问,也更是棒槌,一无所知。

其实“神仙洞”就是敦化文史资料里记载的“老虎洞”,位于敦化市官地沙河北岸石砬上。传说曾有老虎住过这里边,故百姓称之为“老虎洞”。对此有人曾感到疑惑。从发现洞的状况看,是人为修的也不可能住老虎呀?认为此种说不靠谱。其实,我认为在人为修建此洞之前,是天然石洞。在远古也可能真有老虎住过,我听老人讲过,老虎的栖息地一般还真就在石砬子上面的缝隙里。那么,叫“老虎洞”也就不足为奇了。




还有一种说法,“老虎洞”满族满语,就是“河湾子”,在洞西边沙河上游就是一个很大的河湾,这里还有一个村叫“老虎洞村”,可能“老虎洞”就是这么来的吧?这有待后人进一步的考证。




“老虎洞”上面的这座山叫通沟岭,在洞的上面山上有个古山城遗址,是通沟岭山城。也叫“老虎洞山城”。古城处于一个平坦向阳的山坳中,城南,砬子下面就是沙河,由南流经城西南角弯转向东,河道落差很大,一真擦着山根下。在通沟岭的东端(人称东山头处),转弯向北,又沿差山北麓折向西北流去。这样,使通沟岭的东端形成了三面环水,西面连接高山的地势。城中最高点海拔602米。

据考证,此城东、北西三面有墙,南临大石砬子,是个很高的悬崖,无墙。东墙长500米;北墙,随山脊起伏弯转不成真线,长600米,西墙稍有曲折,长500多米。城的东西两端真径400米。周长总共2000米。有东、西、北三座门,带有瓮城。建国初期保存相对完整,城门还在,现在山城遗址变为农田,西南方2.5公里处的“通沟岭要塞”是当时山城附属防御设施,“通沟岭要塞”位于原沙河桥乡岭底村西山上。

在城址内,早年有人曾拾到过唐代、宋代铜钱,还有人拾得过铜镜。1958年和1960年,延边文物普查队,曾两度调查,吉林省文博考古相关人员曾多次进行考查,采集了一些铜钱、陶片、铁镞等。此城可能始建于渤海,辽金时期加以改筑沿用,通沟岭山城(即老虎洞山城)地交通要冲,在军事上具有特殊地位。

“老虎洞”为什么又叫“神仙洞”,难道真的有神仙吗?是那一路神仙呢?

据史料记载,一个叫李大法师的人,上世纪20年代初在这里修炼并传道。

李大法师名叫李天真,又名李天贞,原来是一个和尚,舒兰县火轮川人,曾是灵云寺达摩派弟子,想自创“天真派”,曾去吉林化缘,以气功方法表演了在室内40天坐禅不吃饭,得到了一些有钱的人的布施,凑集了一些钱,并得到两只骆驼,那个年代吉林到敦化还没有修筑铁道,交通很不方便,于是,他就骑着骆驼,历经半个月行程来到敦化。选中老虎洞进行修建,准备学达摩老祖面壁修炼,并传道。可是好景不长,九.一八事变,李天真法师和他的两个徒弟杨济方、于宪睿分别当了群众组织的抗日大刀会的法师。并率部加入了王德林的救国军。并都在军队里担任要职,其中于宪睿任救国军剿抚司令。

在救国军二打敦化战斗中,李天真,于宪睿、杨济方率本部大刀会,在大桥东驼腰岭与日军展开激烈作战。

战斗是1932年6月15日拂晓打响,长达40华里的战线上顿时枪炮齐鸣,日寇有八个分队(排)的兵力,武器装备精良,大刀会只有少数枪支,多数大刀长矛,凭借地形优势和大刀会勇士们的顽强抵抗,有力阻击了敌人,使之不能前进。战斗持续到下午4点左右,勇士们反复冲杀,用鲜血染红了山丘,以血肉之躯阻击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寇数次进攻,其状况惨烈空前。

这次战斗在日寇的资料里有记载,对此次战斗中国人民的勇敢表现,他们难以理解。此次战斗中大刀会将士有近名勇士殉国,杨济方在这次战中壮烈牺牲。

李天真大发师后来组织大刀会一直在通往宁安的交通线上阻击日寇,战斗足迹遍及东京城、宁安,通沟镇(今官地岗子)一带。后来,李大法师也在战斗中牺牲。

于宪睿于1933年率部西进桦甸,不料在行军到桦甸县滚马岭山中,遭遇日寇精锐部队包围,激战中,壮烈牺牲。

1946年于宪睿生前好友王庆、宫绍新等14人聚资,在半截河村(翰章乡翰章村)南500处,修建了一座石塔,塔高近4米,名为“义勇英灵塔”。建塔14人中的宫绍新是抗日英雄陈翰章的舅舅,“义勇英灵塔”和现在陈翰章烈士陵园相距不到200米,东边与原来的陈翰章故居也不过300多米,相传,陈翰章小时候,于宪睿还当了一阵私塾老师。




今天我站在“神仙洞”前,遥想当年李天真大法师在此洞潜心修练和传道济世。当中华民族面临危急关头时,毅然挺身而出,舍身取义,用生命捍卫祖国领土,他们是中华民族英雄。是敦化人民的骄傲。我永远不能遗忘这段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