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事家史
母亲的回忆
作者:小一 浏览:11807 发表时间2013-12-19 10:31:40

母亲已八十岁高龄,近来,身体不太好,一度不吃不喝,打针吃药几经折腾,总算有所稳定。我常年在外工作,与母亲聚少离多,虽说每周都回乡下老家探望一次,但心中仍惴惴不安,故而,一得闲就回家探望,陪母亲说说话,我担心母亲一旦大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母亲爱回忆过去,我也就有意识地和母亲谈论往事。每每,我总是悄悄地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把母亲的回忆录制下来,一来留下母亲的声音,二来把母亲的往事记录下来,留作日后的念想。


母亲是文盲,没有上过一天学,什么事情都是凭着记忆,对在东北度过的岁月记得最清楚,从话语中听得出来,母亲对那段日子非常的留恋,也许是母亲过的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吧。


母亲一九三三年生于山东章丘,成长于吉林敦化。在九岁上去的东北,那正是闯关东大潮时期,也是被日寇占领时期。在敦化生活了十年,十九岁与父亲结婚后回到山东章丘老家。章丘人闯关东去敦化的很多,附近几个村庄的人很多聚集在此。姥爷去东北时是推着独轮车打铁去的,车篓里一边是碳,一边是打铁的家什,几个人搭伴一路走走停停,叮叮当当,逢村过庄就停下,掌钳、抡锤、拉风箱,锄镰锨撅打上一阵子,攒上几天的路费然后继续前行。后来,舅舅被日伪抓壮丁下煤井挖碳,为了活命结伴逃了出来,跑到东北找到姥爷。这样,姥爷和舅舅在吉林敦化就立住了脚。过年时姥爷回家探家,看到家中的姥娘带着母亲姐妹四个生活十分困难,就把姥娘、母亲和小姨接了过去。那时已经通了火车,几经辗转一家人终于到了东北地界,暂住在大车店里,大车店里一溜大通铺,一家人甚至是几家人挤在大通铺上。在姥爷和舅舅的努力下,很快有了自己的宅院。


母亲说,初到东北,看到漫山遍野的柴禾,眼馋的不行,忍不住就捡了起来,姥爷看到笑了,说:不用急,有的是柴禾让你拾。母亲天天拾柴,尽可以挑着好的拣,不像在山东老家那般难,满山遍野树木桹林,到处都是柴禾。庄稼人无非就是混口饭,东北地广人稀,饭食相对宽裕。地肥人勤,使其打打就够吃,还种有各种蔬菜,豆角、黄瓜等等。每次母亲说起来都是一脸的兴奋,说:那黄瓜可多了,家家户户都种,也没人看管,去了先摘着吃了,拾完柴临回再摘上一些。我问:人家愿意?母亲笑着说:多的吃不过来,没人在乎。那时,日本鬼子占领东三省,打的粮食要全部给日本人,人们就想办法藏起来。山是土山,顺着山势造了层层梯田,山顶是打粮食的场地,有人就把粮食偷偷埋在场地里。一日,母亲去拾柴,看到有两头猪在场地里乱拱,走过去原来是满地的豆子,看到粮食母亲更是眼馋,忙把猪赶走,装了半袋子豆子匆匆回家。毕竟是大白天的,被地主家看到了追到家里,问母亲在山上看到了什么?母亲说:什么都没看到?地主人并不在乎那点粮食,是担心藏得粮食被日本人知道,不仅要没收,还会受到惩罚。母亲说什么也没看到,那人就匆匆地走了。饱受饥饿之苦的母亲念念不忘那里藏着的粮食,再去打柴时已是空空如也。


母亲对敦化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有很深的感情,提到最多的当属小石河,说起敦化的某个地方,总是以小石河为坐标,从小石河向南或者向北,等等。由此,我也知道了母亲在东北是临水而居。从网上搜索了敦化市卫星地图,找到了小石河,对小石河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心中由衷地升起一种亲近感。作为牡丹江的一条支流,小石河发源于吉林省敦化市翰章乡张广才岭山脉新开岭西,由西向东流经敦化市区东北部汇入牡丹江。根据母亲的描述找到了母亲生活过的地方的大致方位。母亲说,家住西岸小山头村,出门向西是山,东边是小石河,过河不远就是火车站。我仔细查了地图,小石河是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流,只有南岸和北岸,唯独在敦化市东北部小河在这里拐了个弯向北流去,西边是北山公园,河东是铁路,火车站离这里也近,我想母亲就是生活在这片区域吧!可我仔细寻找怎么也没有发现小山头这个村子。看着地图我似乎看到了母亲少年和青年时期的生活画面:小石河碧波荡漾,清澈见底;不远处的山郁郁葱葱,母亲梳着两支大辫子,斜挎着脸盆来河边洗衣服......。


母亲回山东后,又去了敦化两次,一次是三年困难时期,带着大姐和二姐去了东北,那时,姥娘还健在,在敦化再次躲过了一段灾荒的岁月。最后一次是一九八八年,那时,母亲已经五十五岁。不经意间,二十五年过去了,母亲已是耄耋老人,身体状况已不允许再去东北看看,只能在回忆中亲近那片热土。


听着母亲回忆往事的录音,我写下了这篇文字,从母亲的话语里我听出了母亲对东北深深地喜爱,对敦化的无限眷念。


作者:田茂国


作者信息
更多>>
昵称:小一
年龄:32
作品数量:15
用户组:管理员
查看ta的作品
作者介绍:我是小一。。
相关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