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寄情山水 快意人生
作者:展有发 浏览:1100 发表时间2019-06-12 09:32:21

(作者:展有发)夏日葱茏,群山滴翠。受朋友委托,让我给三位来自延吉的旅游爱好者当一回向导,他们慕名我们这里的烟筒砬子名胜,很想在这个季节去哪里一睹为快。


六月初,雨是大山里的常客,那天一大早,天空就飘起了淅沥的小雨,灰蒙蒙的群山被雨雾笼罩着,布谷鸟的叫声从未停歇,燕子也喜欢这样的雨天,它们在雨中欢快地飞舞着,还有麻雀,白鹡鸰,灰喜鹊,鸟儿的世界喧嚣着另一种繁忙。


这样的小雨同样挡不住山里人的勤劳,正是薇菜丰收的时节,丰腴的山村处处洋溢着收获的喜悦,大片大片的薇菜地里,村民怀里抱着给予他们殷实生活的金色的薇菜,他们弯着腰,将肥胖的薇菜一把把收入囊中,他们一起一伏,一边感恩大地,一边享受生活。


然而这样的天气去十几里的大山深处寻幽揽胜好像并不明智,但我的客人却如约而至。


上午九点多,一辆黑色现代轿车开进山村,随着手机铃声响起,我知道我的客人来了,满头白发的尹长春老师第一个和我握手,并向我介绍他的两个同伴,身材高大的朱艺文老师看上去也就五十出头,但他已经六十挂零,是个即将退休的作家。于飞老师不善言谈,但身材壮实,而且一下车便收拾登山的装备。三人中尹老师长的最为喜庆,一张圆脸上永远带着快乐的欢笑,他们胸前挂着价格不菲的相机,腿上扎着结实的登上腿套,吕制的手杖,精巧的背包,一看就知道他们为这次旅行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旅行者的到来,无疑让忙碌的村民眼前一亮,包括我这个当地向导。


来的正是时候,淋了很久的细雨刚好停了,而且大山的上空推出夏季的蓝天白云,有那么一丝凉风,空气刚被雨水清洗过,满山的绿色更加鲜艳,难怪尹老师说他们有天缘呢。


还好,我们的年龄都相仿,交流起来没有障碍,简单准备一下,我们便开始了烟筒砬子之行。


车只能开到烟筒沟的沟口,剩下的七八里山路只能步行,去烟筒砬子还要翻过一座山坡,但现在什么也阻挡不了几位旅游者的兴致了,绿草茵茵的山路上,一头白发的尹老师健步如飞,那脚步就是年轻人也很难赶上。于飞老师边走边拍照,挂着水珠的树叶,飞过树林的小鸟,趴在树干上的花鼠,都成了他相机里的画面。让我担心的是年龄最大的朱艺文老师,他对山路好像不太适应,也许是年龄关系,他一直走在最后,而且走跳石塘时小心翼翼,他也担心跌倒,那部价值两万多的相机让我背着。


山路漫漫,树木婆娑。上次我去烟筒砬子是春寒料峭的四月,那时树叶还没长出来,小草刚发芽,山路上覆盖着大片大片的残冰,山林清透得无遮无拦,那是冰棱花盛开的季节,高大的烟筒砬子在半山腰就能看到,走起来没感觉有多远。可是现在是枝繁叶茂的仲夏,疯长的绿叶遮挡了一切,走在茂密的树林,人和人相距十几米就像隐身了一样,而且望不出去的大山让我们要去的目的地变得更加遥远,那种望山累死马的感觉就在身边,好在这几位都是远足的行家,和他们的交谈中知道,他们爱旅游,爱摄影,更爱大自然的美不胜收,说到尽情处,尹老师面对苍茫的大山抒发起内心的感慨:“我们年轻的时候拼事业,中年时拼家庭,现在我们寄情于山水,享受快意人生。每到达一处风景名胜,就像实现了人生的一次挑战,趁现在身体硬朗,要尽可能的走遍天下的名山大川,等到走不动时,回忆那些跋涉的经历,这一生都是美好的故事。”他的话引起了我们的共鸣。山顶在召唤,于飞老师走到了我的前面,尹老师一边向上走一边说,“快了,快了,都看到亮光了”,落在后面的朱艺文老师竟唱起了悠扬的林海之歌,多么快乐的旅行啊,寄情山水,快意人生。我回味着尹老师的人生情怀。


终于,我们来到了烟筒砬子,灰白色的石头一块块堆叠着高耸山峦的高大石峰,山林蔽日,石峰突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大山深处的绝美风景。


一个多小时的爬山过程,三位旅游者竟豪无疲惫之感,他们围着高大的烟筒砬子欣赏着,朱老师和于老师不停的拍摄着巨石的神奇,他们从不同角度把这亿万年的巨人收入记忆。石峰无言,观者心动,脚步轻快的尹老师还要爬到烟筒砬子最顶端,这可把我吓坏了,急忙劝阻他不要冒险,毕竟是快六十的人了,雨后的石头又湿又滑,这要是出点意外,我这个业余导游可负不起责任啊!


也许考虑到我的担忧,也许那几乎竖直的石峰确有难度,尹老师最终放弃了冒险。


在我的建议下,我们爬上旁边的一座小一些的石峰。它更像垒在山顶的一段城墙,巨大的石块错落有致的排列着,崖顶一方巨石,长满厚厚的青苔,崖壁上石花盛开,石茶碧绿,更有石缝中倔强挺拔的松柏,临风而立,凉风扑面,远山含翠,幽谷升烟,青鸟声声,白云朵朵,远离尘世,此乐何极。


崖顶的 哪方巨石正好用作午餐的饭桌,几样小菜,一瓶佳酿,夏日的正午,山峦之巅,大家围在一起浅斟慢酌,尹老师一句:山水之乐得之于心而寓之酒也。又一次道出了寄情山水,快意人生的真谛。


离开烟筒砬子已经是下午两点,玩的开心,到不觉得累,下山时,尹老师依然步履轻盈,于飞老师的相机咔咔声不断,而朱艺文老师还是不紧不慢的走在最后,返回的路,我们没有走那个山坡,尹老师建议沿着沟谷的小溪走,那条清澈见底的溪流拥着一块块长满绿色青苔的石头,溪流蜿蜒,水声淙淙,水边盛开着金黄的驴蹄花,还有一小片粉红的迎春迎接着远方的客人。深山幽谷的美景让我的客人们惊叹连连。


分手时,尹老师真诚的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去登老白山,去欣赏高山杜鹃盛开的人间奇观。我婉言谢绝了,虽然我很想和他们一起去领略山水之美,但家里正忙着采收薇菜,实在脱不开身。


过了两天,尹老师在微信圈里发出了老白山杜鹃花的图片,一朵朵白色杜鹃摇弋在海拔1696米的高山之巅,神奇的高山湿地仿佛瑶池仙境,盛开着雪莲一样的杜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