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一个人的山路
作者:展有发 浏览:1311 发表时间2021-03-29 10:40:54

作者:展有发

办完出院手续,刘明在妻子的陪同下走出医院的大门,虽然他的左腿仍然有些酸痛,但他已经焕发了生机,他迈动灵活的双腿,兴奋地走在坚实的马路上。外面是三月底的春天,阳光明媚,微风正好。暖融融的天气呼唤着人们的脚步,马路上人流如织,路旁那一排高大的青杨正在泛出浅淡的绿色,树枝上是鸟儿的乐园,啾啾喳喳的吵闹声为这座山区小城增添着无尽的春意盎然。

刘明是去年秋季防火期结束后开始住进医院的。他的左腿髋关节越来越疼,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他以为自己每天爬坡下岭,可能不注意抻了一下,或者过河沟时崴了脚,过几天就好了,一个普通的林业工人没有那么娇贵,他一直这样想。

可是很多事情都是难以想象的,那天,刘明一瘸一拐的从十公里防火瞭望塔下来,艰难的走到林场,天已经黑透了,妻子也知道他最近腿疼的厉害,便早早的做好晚饭,又出来迎他,可是她从家里一直迎到进山的路口才看到刘明呲牙咧嘴的走过来。

“腿疼的厉害?我看赶紧和领导说说,咱别再当瞭望员了,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我和孩子想一想啊!”妻子一边搀扶着刘明,一边伤心地恳求他。

刘明也真的坚持不住了,那天晚上他拄着棍子去找场长,当他吃力的出现在场长面前时,和他年龄相仿的场长被面前的林场瞭望员的样子惊呆了:四十七岁的刘明,又黑又瘦,他穿着防火办发的草绿色大衣,黑色的厚棉裤,脚上是一双迷彩色棉鞋,蓬乱的头发已经参杂进去了岁月的霜痕,他显得比同龄人老十岁,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哎呀,老刘,你这是怎么了?你的腿是怎么回事?是上瞭望塔时碰了么?快坐下。”场长扶刘明坐下,又给他倒茶水,还从卧室里端出一盘水果。

刘明是个老实本分的工人,他不会溜须拍马,也不会讲条件要待遇,自从参加工作,他就是个服从安排的好工人,每一届林场领导都这样认为,因此刘明年年都是林场先进职工,还被评上过劳模,越是这样,刘明越听话,林场交给他的工作,他无条件服从,无条件完成,从来没让领导因为他的工作为难。

当年林场在十公里建成了防火瞭望塔,一切准备就绪,春季防火期马上到了,林场却还没有找到当瞭望员的工人。

“那活不能干,整天一个人蹲在快三十米高的瞭望塔上,还在个大山尖上,想想就害怕,我不去。”

“我晕高,上房都迷糊,我当不了瞭望员。”

“我家里活太多,又种木耳又种薇菜,瞭望员一上塔就是两个月,起早贪黑的,家里的活都耽误了,我真去不了。”

工人们的理由让领导无可奈何,但林场瞭望员是个重要岗位,必须有人担当。

于是领导找到了刘明,还没等领导问行不行,刘明便以他一贯的性格表态:“行,只要领导信得过我,我就干。”

刘明不仅让领导信得过,他在瞭望塔工作的十五年,就连那些和他相识的小动物,那片铺展在他面前的大森林,他头顶的天空,那些飘进瞭望塔的春风白云都信得过他。

干工作认真、守时,刘明就像一颗嵌入石缝里的钉子,牢牢地坚守着挺立在半空中的岗位上,春天,山沟里还残存着顽强的冰雪,清透的山林一眼可以望到山顶,森林防火期一到,刘明准时背着地图、望远镜、饭盒、水壶,一个人走向大山深处,从林场到十公里瞭望塔步行须要两个半小时,为了节省时间,刘明自己开出一条上塔路线,从林场向东,趟过两条小河,沿着一条悠长的峡谷走四十分钟,然后爬山,半个小时就能到达瞭望塔下,这样他每天可以节省两个小时的行路时间,他在瞭望塔上便多了两个小时的瞭望时间。

“瞭望员在瞭望塔上的时间越长,辖区森林的安全性就越高。”这是刘明的心里话,一个忠诚的森林卫士心里装满他的职责。

寒来暑往,每年四个月的塔上经历,刘明成了保护辖区森林的“千里眼”,他守护着一万多公顷的森林面积,“057准时上塔。”“057一切正常。”“057汇报情况,三林班一小班上半部有轻微烟雾,请及时处置。”“057汇报,三林班隐患排除,一切正常。”“057请求下塔。”057是刘明瞭望员代码,防火期内,刘明的声音从遥远的山峦之巅清晰地传到林场值班室,防火办指挥部的面前,每天如此,经年累月,他一个人守在孤独的半空,只为万顷林海安然无恙。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刘明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去年秋季防火期,他就感觉左腿疼痛,一开始他并不在意,可是疼痛越来越厉害,妻子好几次让他去找领导请假,去医院检查一下,但刘明担心瞭望塔的工作,“这时候,大家都忙,收地,打树籽,林场肯定找不到替我的人,坚持坚持,等防火期结束再说吧。”

刘明真的坚持到了防火期结束,他再也坚持不住了。

场长为刘明的坚持而感动,他马上安排林场的皮卡车,送刘明去市里的大医院看病,他对刘明说:“老刘,安心治病,你是林场的功臣,你为林场做的贡献,林场干部职工都看在眼里,你啥也不用担心,保重身体要紧。”场长的话说的刘明心里热乎乎的,那时他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多么有意义啊。

医生给刘明做了细致的检查,对他说:“你这是长期爬山越岭造成的骨质疏松,住院治疗吧,以后要少走路,多休息。”

可是刘明怎么能休息呢,他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冬天,渐渐的,腿上有劲了,疼痛越来越轻,随着冬天的离去,他开始惦记外面的世界。

“几月了?三月末防火期就到了。”他问陪护的妻子。

“咋?你还想去上瞭望塔?医生让你少走路呢。”妻子心疼他。

又过了几天,刘明在医院外面的草坪上看到新生的草芽,那些鹅黄色的小东西仿佛天使的翅膀,撩的他心里直痒痒,他抬起头,尽情的望着蓝缎子一样的天空,使劲呼吸几口清新的空气,然后果断的和妻子说:“出院,我仿佛听到大山在呼唤了。”

妻子了解刘明的性格 ,她默默的为丈夫办理出院手续,开了一大包治腿疼的药。

刘明没有让林场派车来接他,他和妻子坐客车回到林场,当刘明笑容满面的出现在场长面前,场长到为难了。

“你的腿好利索了吗?不行林场给你换个工作吧?”场长试探着问他。

“不用,瞭望塔的工作我比谁都清楚,而且去瞭望塔的近路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你看,我的腿彻底好了,而且我把今年瞭望员工作用品都领回来了。”

看着刘明手里的瞭望员记录本、棉鞋,水靴,饭盒,水壶。场长惊呆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林业老工人表达谢意,他紧紧握住刘明的手,连着说了三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