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八年之后
作者: 李淑杰 浏览:2078 发表时间2021-03-25 09:48:20

作者: 李淑杰

窗外似有若无飘着雪花。这样的下雪天原本应该是清冷的,但太阳却散发着令人迷惑的耀眼光芒,照得雪花如灰蒙蒙的蚊蝇一样,有些滑稽可笑。我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抬头和太阳遥遥相对,对视持续了不到两秒,就匆忙败下阵来,捂着眼睛嘲笑自己的愚昧。回首过往,干过的蠢事实在太多,从幼年、成年到现在的不惑之年。幼时明知冬天铁的刺骨寒凉,却还是会伸出舌尖去舔铁上的那层霜,结果舌尖的皮沾到了铁上,尽管紧闭着嘴巴,舌上的血还是从嘴角渗了出来。我忍着剧痛,假装若无其事,不想被别人发现。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自己做错的事就得自己承担后果。

我擦了一下自己被阳光刺痛的眼睛,再次眯眼看向窗外。慢慢的窗外的景色变了,眼前浮现出了雁鸣湖的湖光山色,看来我是真的想念雁鸣湖了。离开雁鸣湖已经八年了,八年前我在大山林场工作,推开办公室的窗,就能看到窗外蒙蒙的细雨打在牡丹江的水面上,溅起一圈圈涟漪。雁鸣湖留给了我人生中一段最美的记忆。翻开记忆里的那一池池青荷,我觉得自己的心境就和小时候学的课本里,王冕放牛看到的雨后荷花一样,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记忆里那些雁鸣湖的水鸟,有些我能叫出名字,但更多的我叫不出名字,那些可爱的、色彩斑斓的小精灵,我和它们有着四年的缘分,如今分开了这么久,不知它们是否还能记得我。还有雁鸣湖中那些古老的柳树,苍老的树干垂落着碧绿的枝条,曼妙的身姿在湖面轻轻荡漾,水中碧影构成了湖天一色,别样的美丽在我脑中经久不衰。很幸运,离开了雁鸣湖我又来到了寒葱岭工作,开始了我人生的另一段征程。八年过去了,我对寒葱岭也已是情根深种,闲暇时看松鼠在树上飞跃,看红叶在风中起舞,草木深处都是英雄的故事,我的心变得沉静而又安宁。我想生死的距离其实很近,就如一场大梦。梦不知从何时开始,也不知什么时候结束,但我知道我要在梦中做个什么样的人,我不会改变自己时不时出现的愚蠢行为,这或许是我生活中存在的乐趣,但我要求自己始终做一个善良的人。

2021年我又长了一岁。想起雁鸣湖,我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思念,我要去雁鸣湖,看看我曾经的过往。周末时我踏上了去往雁鸣湖的客车。再次行走在牡丹江畔的雪地里,留下一串串的脚印。回到大山林场的办公楼前,我双手捧起一把雪,遥望着自己当年办公室的窗户,想着那个当年开窗看景的女子,恍然又回到了八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