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一个和三个
作者:展有发 浏览:1851 发表时间2021-03-12 10:30:37

作者:展有发

这个故事是由孩子引起的。

李卓然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过了年,走亲串门的人没有了,父母也早早的开始工作,又没开学,他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一点意思也没有。

李卓然是他的大名,也叫学名,但在家里,因为他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他的爸妈也是独生子女,这样他自然成为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掌上明珠和心肝宝贝,他们都亲昵地叫他大宝,虽然这样,但李大宝的生活还是充满了单调和寂寞。爷爷,姥爷还没退休,奶奶,姥姥精力充沛,她们每天都在会同学,参加婚礼,跳广场舞,而爸爸妈妈每天都在干活挣钱,现在他是唯一的闲人,可是他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让他老老实实的一个人呆在家里学习或者写作业,简直是天方夜谭,虽然他的妈妈临出门时一再叮嘱:快开学了,好好复习功课,把寒假作业认真检查检查,中午去奶奶家吃饭。

李大宝独自在家里没呆上半个小时,烦躁的情绪便让他难以控制,他先是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风景,外面有些老人在散步,二月下旬的阳光带着初春的温暖,小区西面传来加工锯末的嘈杂声,但离小区有三四百米远,因此那些呲呲的锯木头的声音并不扰民,小区绿化树上的一群太平鸟在尽情的鸣叫着,这些都没有让李大宝留恋,直到他看见楼对面那个小山坡上几个在玩滑雪的孩子,他才舒展开无聊的心情,去和他们一起玩滑雪,这事他用不要像谁请示,现在那些叫他大宝的亲人没有一个在他身边。

外面是一个光明而舒畅的天地,因为冬天还没过去,路面和小区的绿化草坪上都还覆着积雪,路面上的雪被人和车轮踩踏碾压成黑色,但草坪上的雪仍然银光耀眼,大宝躲避着开进小区的三轮车和轿车,通过两栋楼的夹空,前面就是依傍小区的一座没有名字的小山梁,这座小山的背阴坡上栽满密密麻麻的云杉树,这片常绿乔木高大密实,顺着山坡像一片生了根的绿色云彩,成年累月的呆在哪,树林里有野鸡、喜鹊、乌鸦,还有松鼠,但麻雀和太平鸟不喜欢这里,也许云杉林太过浓密的树枝遮挡了阳光,也许是浓重的松脂味影响了它们的味蕾,它们更喜欢那些在阳光充足的马路旁或广场边上生长的低矮的绿化树。

但小山上的一条冰雪覆盖的小路成了孩子们的乐园。

李大宝是跑着奔向小山坡的。

三个孩子的身影忙碌在山坡的小路上。

“张超,我来了,带我一起玩啊?”李大宝几乎是满怀深情的向那个叫张超的孩子呼喊。

张超是李大宝家的邻居,他们还是同班同学。但张超却不是老哥一个,他身下还有两个兄弟,一个叫张强,一个叫张帅,哥仨年挨年出生,像一窝虎羔子,现在哥仨在保姆的看护下顺着山坡玩滑雪,正玩在兴头上,听李大宝要和他们一起玩,张超还没来得及表态,他的两个兄弟马上反对起来,“哥,不带他。”“不和你玩,就一个滑雪圈。”

面对兄弟们的反对,张超自然要维护自家骨肉,他对李大宝喝道:“一边去,我要带我小弟玩呢。”

李大宝被无情地拒绝在山脚下,张超的弟弟张帅坐在滑雪圈上,他的两个哥哥一前一后,簇拥着从山坡上滑下来,他家的保姆在下面接着,山坡很缓,哥仨玩的不亦乐乎,李大宝干眼馋毫无办法。

就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天真又现实的想法在他的心里油然而生:我要是也有两个兄弟,不,哪怕是有一个兄弟也好。孩子的想法总是单纯的,但李大宝知道,只有他的爸爸妈妈能解决这个问题。

晚上李大宝一直沉着脸,他的爸爸给人家装了一天木耳菌袋,每天晚饭都要喝一点酒,然后便躺在床上早早的睡觉,她的母亲是街道的清洁工,每天也是早出晚归,她看出了李大宝有心事,便问他:“谁又惹你了?今天学习了吗?”妈妈一直关心他的学习,她常和大宝说,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上大学,找个好工作,不能像爸爸妈妈一样出大力。

“妈,我想要个弟弟。”大宝的声音很低,她的母亲以为听错了,便大声问道:“你说啥?”也许是白天被张家兄弟拒绝的委屈,也许他真的要达到有个弟弟的目的,大宝对母亲的问话也回之以大喊大叫:“没人和我玩,我想要个弟弟。”

孩子近乎狂躁的话让大宝母亲先是一愣,接着她竟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你听听,你听听,大宝想要个弟弟,哈哈,这孩子!”她一边推躺在床上的丈夫,一边开心的大笑,她的丈夫只是抬了抬身子,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妈妈的反应让李大宝更加生气,他不得不把他白天的遭遇说给她听,这次他的爸爸也眯着眼睛在听孩子的诉说。

大宝说完了,这回两个大人没有笑话孩子,而是无言的沉默,过了一会,妈妈拉过大宝,不无怜爱又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大宝,妈妈知道你孤独,可是我们无法再给你个弟弟,我们这么做完全是想让你在生活和学习上不比其他孩子差,妈妈给你取名叫李卓然,就是想让你出人头地,以后不要在和别人比有没有兄弟,要比就比学习成绩,比未来的出路。”

妈妈的话虽然都是为他好,但李大宝却无法理解得不到弟弟的理由。

第二天李大宝搬来了救兵,他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四个老人听了孙子的要求,立刻全力支持,接下来他们一起劝说大宝的爸爸妈妈。

“一个孩子太孤单了点,还是再要一个。”

“现在国家也让生二胎,就生一个吧!”

“到时候我们帮你们带孩子。”

“就是,咱这五六个大人呢,换班看一个孩子也累不着,生吧!”

主生派们的理由说的冠冕堂皇,但大宝妈妈的回答更是让一家人无语。

“你们说的容易,现在养个孩子有多难,跟人家能比吗?张超的妈妈是机关干部,爸爸是学校老师,人家一个月光工资就一万多,人家养孩子可以雇保姆,我们能行吗?大宝的爸爸没工作,靠给人家做木耳,一年能挣几个钱,我一个扫大街的一个月还不到两千块钱,就这样的家庭养一个孩子都困难,不要说别的,就光是上学的费用就得几十万,我们已经够累的了,我们更不想拖累老人,,,,”说着,大宝的妈妈竟哽咽起来,而大宝的爸爸不吱声,他躺在床上只想早早睡觉。

事情僵住了,连大宝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都不知如何是好。

但李大宝要弟弟的想法却越来越强烈,他开始不吃饭,并拿不去上学来威胁他的爸爸妈妈,闹得实在没招了,大宝的妈妈只好哄他,“行,我们给你要弟弟,可是这是需要时间的事,你总得让我们去准备吧。”

李大宝对妈妈的话当然听不懂,但妈妈答应了他的要求,这让他的心里便拥有了美好的希望。

而且他会时不时的给他的爸爸妈妈提个醒:“我的弟弟什么时候能出现呢?”

也许他把他的妈妈问烦了,也许他的妈妈改变了注意,终于有一天晚上,她和丈夫商量:“要不咱们给大宝生个弟弟吧?孩子也够可怜的了。”丈夫没吱声,她又推他,“你倒是说话啊?”“谁愿意生谁生,我都要累死了,明天还要装锯沫子,一个人一天扛一百五十袋,这不要我命吗?”不知丈夫说的是梦话还是心里话,他的声音很大,大的住在另一个房间里的李大宝都听的一清二楚。

从那以后,大宝再也不向爸爸妈妈要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