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外面的世界
作者:展有发 浏览:1352 发表时间2021-01-29 14:11:23

吃完早饭,王老太便趴在卧室的窗台上向外看。因为腿脚不利索,她必须侧着身子,头还得尽量向前伸,才能看清外面的世界。

虽然是腊月里的天气,可是忽然回暖的气温让冬天的室外别有一番滋味。雪在融化,楼下的甬道上刚被环卫工人扬了一层煤灰渣,太阳也随和起来,它像蒙了一层紫红色的面纱,温暖的像一个装满炭火的气球,但它绝不会破裂,这一点,王老太还是放心的。她又伸了伸脖子,听下面有人说话,是几个遛弯的老头,嗯,在年轻人眼里他们是老头,但在王老太面前,他们还很年轻呢。她又向前面的小广场看了看,小广场上有四五个老不老、小不小的男人和女人在跳舞,一台录音机放的是大姑娘美大姑娘浪,这些王老太以前都会,现在要不是腿疼,她还能跳一曲。哎,那不是张玉夏老两口吗?一前一后的,天天在小广场遛弯,也都苟苟腰了,老喽,都老了。

王老太感叹着,她小心翼翼的回头向客厅望了望,儿媳妇大美好像在跟谁用微信聊天,笑的嘎嘎的。

一想到这个儿媳妇,王老太竟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害怕起这个儿媳妇,她不敢在儿媳妇面前大声说话,她不敢向她提出自己的要求,甚至连想吃点合自己口味的东西也不敢说,即使这样,儿媳妇大美还是放不过她,有事没事拿话呲得她:那么大岁数了,哪那么多事,人家老人都知道替儿女想想,你可倒好,不是这事,就是那事,烦不烦人!大美的话像一把钢针刺的她不敢抬头,于是她处处小心,生怕一个不注意,又被人家抢白一顿。

可是王老太今天想出去走走,这个愿望已经让她不顾一切了,她扶着墙壁,挪到客厅门口,“大美,外面挺暖和的,我想出去走走?”可能是她的声音太小了,也可能是大美聊天太投入了,儿媳妇背对着她,看都没看她一眼。“大美,我,,我出去了。”王老太像自问自答,慢慢的转过身去,慢慢的走到门口,推开门,下楼。她家住在四楼,虽然对于王老太来说有点不方便,但王老太心里有数,自己除了腿疼,没啥毛病。可是尽管这样,一入冬,大美就非常严肃地要求她:没事别出去走了,大冬天的,摔着碰着,现在看病住院多糟心啊,花钱不说,谁有功夫伺候你。她也知趣,不让出去就不出去吧,可是今天她受不了了。

她扶着楼梯,小心的一步一步走下来,推开楼道单元门,王老太一步迈进外面明亮又温暖的天地,她深呼吸几口清凉的空气,整个人都觉得舒坦,还是外面好啊,真敞亮!

别看王老太八十一了,耳不聋眼不花的,除了腿有点毛病,一点也不糊涂,她站在楼门口向四周打量一圈,喔,月亮门在东面,那是社区专门为老年人准备的一个休闲娱乐的场地,场地不大,摆了一溜长凳,还安装了健身器材,旁边就是社区老年人活动室,屋里有茶水、扑克、麻将,还有两张床,累了还可以躺着休息一会。以前王老太是这的常客。只是这个冬天她已经快两个月没出屋了,但那里的一切她记得清清楚楚。

也不远,以王老太的脚步也没用上十分钟就到了月亮门,这一片的老人都管这叫月亮门。

哎呀,这不是秀琴吗,有日子没见着了,我还以为你改嫁了呢?和王老太在一个单位工作过的苏明辉一看到她就和她闹。

行了,都多大岁数了,一点正形都没有,还秀琴呢,按生日算,我比你大,你该叫我姐才对。王老太一看到这些老哥们老姐妹马上像恢复了青春一样,拿话狠狠的抢白苏明辉。

苏明辉呲呲着只剩下两颗牙的嘴,嘿嘿的笑起来。

来坐这,六号楼的齐老师用手套擦了擦身边的凳子,王老太便过去,很费力的坐下,然后喘着气说:“又看到大伙了,高兴啊。”

咋了?听说你儿媳妇不让你上外面溜达?齐老师关心的问王老太。

“没有,她怕我摔着,跟前又没人照看,是关心我。”王老太不愿让外人知道自己家的事,因此在外面尽量说大美的好。

老年人在一起也没多少话,更多的时候是安静的坐在一起享受难得的好天气,偶尔也问上一句:“哎,最近身体还好吧?”“还行,就是腿疼。”“多锻炼锻炼,不能总在屋里憋着,生命在于运动吗。”“是啊,是啊,你看我都八十六了,一天天的在外面运动,一顿饭还能吃俩馒头呢。”原来在森铁上班的张贵林还是大嗓门,说话底气十足。

谁能和你比,你一个人在家有啥意思,不出来溜达干啥,你是闲的。苏明辉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人多,时间过得就快,王老太觉得没多大一会,就听齐老师忽然说:哎哟,快十点了,我得回去给孙子做饭,晚了又不愿意了。

她这一说,王老太也急忙站起来,揉揉发麻的左腿,叨咕着:我也得回去,晚了怕是进不去屋。

王老太真的不糊涂,在这和大伙说话卖呆的时候,她还记得自己没带钥匙,不是她忘了,是大美怕她出门早就把钥匙给没收了。但王老太并没有把大美往坏处想,她认为大美就是出门,发现她没在屋也会在家等着她,大美原来是个好媳妇,刚过门那会,啥事都和她商量,后来有了孩子,王老太帮着看孩子,做家务,大美两口子经常给王老太买衣服,王老太有退休工资,一开始原打算自己过,可是见大美对自己不错,便打算在大美这养老,她把退休工资往大美手里一交,以为这辈子万事大吉了,没曾想,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大美对待自己也和从前大不一样,说话不是喊,就是吵,王老太就像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一样,她能不害怕大美吗。

当王老太忐忑不安的回到家,一推门,没推开,再推,锁的死死的。

王老太慌了,她知道大美是故意把她锁在了外面。

老年人最怕的就是着急上火,王老太急忙下楼,快到一楼时,还摔了一跤,站在楼门口,她心里恍惚的看着外面,见着路过的人就问:知道大美去哪了吗?我进不去屋了。有认识王老太的邻居便过来安慰她:大美一会就回来了,你别着急。能不着急吗?我进不去屋了。别管邻居说啥,王老太就这一句。大伙一看有点不对劲,就商量着赶紧去找大美。

在麻将厅打麻将呢,我刚路过那,听着她在里面连喊带叫的,赢钱了。住在一楼的开三轮车的林强告诉大伙。

谁有大美的电话,让她赶紧回来,这老太太怕是闹毛病了。

我有,有人马上给大美打电话,通了,就听大美嗷唠一声,这老太太没治了。

没一会大美连跑带颠的过来了,也不看大伙,直接奔她婆婆,一把架起王老太的胳膊,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喊:哎呀妈呀,你说你出门也不跟我说一下,我还以为你在卧室呢,你看看,把我急成啥样了,以后可别自己往外跑了,这要出个好歹,我咋和你儿子交代。

王老太被儿媳妇架着,蒙头转向的听大美亦真亦假的话语,等进了屋,被大美狠狠的推在床上。

你是不是作?消停的在屋里呆着不行啊,这回好,全楼人都知道我把老婆婆锁外面了,丢不丢人,啊,丢不丢人。大美连推带搡的训斥让王老太一会糊涂一会清醒,她瞅着眼前这个嘴唇通红的女人,仿佛看到了一个吃人的魔鬼。

从那一天开始,王老太再也没出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