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冰灯
作者:展有发 浏览:1469 发表时间2021-01-25 10:48:09

时光总是匆匆忙忙,好像元旦刚过,春节的脚步又在身边响起,眼见得周围的邻居早早的开始准备年货,打扫房屋,见面就问:“买猪肉了吗?鸡蛋又涨价了,赶紧多买点,要过年了,多准备些鸡蛋没亏吃。”“新市场有卖大红公鸡的,才六十块钱一只,五斤多沉,合适,12号楼的陈大妈一次买了四只。”那架势好像明天就是除夕似的。

人啊,就怕周围的人忙碌,这不老伴也坐不住了,刚吃完早饭,就让我去买猪肉。“离过年还有快二十天呢,急啥?”“咋不急?等到了年跟前啥都涨价,还不如现在多预备点,到过年的时候也省心。”“涨价能涨到哪去,再说了这平常日子也是想吃肉买肉,想吃鱼买鱼,过年也就这些,不急。”就在我和老伴争论的档口,放假在家的孩子拎着好几个包装盒回来,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我们面前,一脸自豪的说:我把过年的东西都买回来了,都是在网上买的,你们看看,还缺啥?说着,一样一样打开,挂在客厅的福坠,贴在门上的对联,窗花,包饺子的绞馅机,蒸馒头的印模,干果,料包--- ---过年贴的,挂的,年夜饭上桌的,下锅的应有尽有,把我和老伴看的眼花缭乱,心里的高兴劲就别提了。

看着眼前红红火火的年货,我不仅感叹,感叹当下生活的富足,感叹新时代人民的幸福,感叹我们的国家繁荣富强,感叹好日子红红火火,感叹新春佳节喜庆祥和。

生活真的就像奔腾的河流,它执着向前,那些曾经的往事成了浪花的记忆,成了一代人难忘的回忆。

有钱没钱都要过年,记得小时候,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吧,那时候的生活条件和现在是没法相比的,林场职工吃供应粮,所有的过年物品都是林场按户分配,一家三斤猪肉,一捆带鱼,一把粉条就是一个春节全部的年爵货,林场工会还给每个职工分一副扑克,一张年画,一挂小鞭,俩二踢脚,对联都是林场会写毛笔字的冯会计手写的,父亲把这些东西领回家,我们把对联铺在炕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母亲听:上联,抓革命促生产,下联,跟党走过新年。横批,欢度春节。

“妈,过年咱家包饺子吗?”“当然要包饺子,攒了一年的白面,就为了过年包顿饺子呢。”“妈,过年除了贴对联,放鞭炮,包饺子,还有啥?”“有,当然有。”母亲一边收拾炕上的对联一边说:”过年讲究个红火,大年三十除了贴对联,放鞭炮,还得迎财神。”“咋迎财神啊?”我们的问题总是让母亲不厌其烦的回答:“三十晚上十点钟以后迎财神,先在院子里拢一堆火,在大门口挂一盏大红灯笼 ,大门,二门都要开着,饺子一下锅,你们就到大门口放鞭炮,财神就迎到家里来了,财神一来,新的一年咱家就会顺顺当当的,大人小孩都健健康康,好日子就有盼头了。”母亲说这些话时,眼睛里有一种喜悦的光在闪动,把我们说的心里直痒痒,都盼着新年早点到来。

那时候,林场在冬天总搞木材生产大会战,父亲大年三十才放假,所以迎财神的东西都是母亲张罗的。

只差一盏迎财神的灯笼了,那时林场虽然有电灯,但每天只供两个小时的电,而且电灯光是那种暗红色的,比煤油灯亮点有限,因此灯笼里只能用蜡烛,为了防火,林场明令禁止不许在外面挂灯笼,但这难不住聪明的母亲们,做冰灯一样迎财神。

腊月二十三,吃过晚饭,母亲便招呼我们开始做冰灯,就着腊月的夜色,在头顶一弯细月的监督下,母亲和三哥把两支装满井水的水桶抬到院子里,然后把水桶的提梁竖起来固定好,把一个空酒瓶系在提梁上,酒瓶的大半部分都浸在水里头,只有瓶口路在外面,为了制作出来的冰灯多一些色彩,母亲还把十几片各种颜色的碎布头错落有致的挂在水里,那样清幽寒冷的夜晚,外面的气温达到零下二三十度,母亲匆忙又细致的完成这一切,便像轰鸡崽一样把我们簇拥着往屋里赶:“行了,行了,快回屋,明天早上冰灯就做成了。”

孩子的夜晚就怕有心事,我一直想着外面的那两桶水,它们也许和我一样,也在想着我的心事,幽黑的夜晚,我瞪着眼睛巡视屋里的一切,父亲的鼾声,三哥在翻身,母亲给小妹盖被子,温暖的火炕,外面的风声,渐渐的,我看见两盏晶莹剔透的冰灯出现在漆黑的夜里,他们有胳膊有腿,圆柱形的身子发着月亮一样的光,瞬间把黑暗照亮,它们来到我的身边,拉起我的手,我们轻飘飘的飞起来,从屋里飞到院子里,啊,我家的院子里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冰灯,三哥,小妹,母亲,连从来不领我们玩的父亲也出来了,过年了,迎财神喽,我们高兴的喊着,跳着,天空落下无数的星星,他们簇拥着穿红挂绿的财神,喜滋滋的站在我们面前--- ---

我知道那是一个孩子的梦,那梦好美好甜。

第二天早上,我们把冻成冰砣的水桶放在灶坑门口,慢慢转动,让红红的火把冰灯从水桶中分离出来,那可是用清的透明的井水做成的冰灯啊,它们晶莹剔透,清凉光滑。我们小心翼翼的把两个冰灯放在大门口的木墩上。

除夕之夜,要迎财神了,我用笤帚拂去冰灯上的雪花,三哥把点燃的蜡烛小心的放到冰灯里的空酒瓶中,那橘红的烛火先是在冰灯里跳跃了一下,接着亮起来,红红的灯光透过晶莹的冰灯,透过五颜六色的布头,透过除夕的夜色,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在噼啪作响的篝火声中,在母亲饺子熟了,进屋吃饺子的呼唤声中,我们迎来了心愿,迎来了新年,迎来了财神。

年年岁岁,每一年我们都在迎接新的财神,生活越来越美好,越来越幸福,伴随新年的脚步,我心里的冰灯又亮了起来,它是母亲留给我的记忆,也是生活留下的光环,它永远也不会熄灭,那红红的灯光,指引着我们走向幸福,走向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