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林海深处的脚印
浏览:1019 发表时间2019-03-25 09:17:33

(作者:展有发)这是东北林区冬天的一个普通的早晨,一股最强的冷空气刚刚过去,但在黄泥河自然保护区的崇山峻岭中,室外气温 仍然达到零下二十多度,早上八点,保护区的野外巡护人员整装待发,这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虽然天空水洗一样瓦蓝,大山里的太阳却迟迟不肯升上天空,按着事先定好的巡护路线,他们出发了。


茫茫林海雪原,到处都是没膝的积雪,没有路。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他背着背包,厚厚的积雪使他的身体好像短了一截,但他在雪中前进的步伐却给人一种无法阻挡的力量,被寒冷冻得通红的脸上一双机警的眼睛闪着如炬的光芒,敏锐地巡视着周围的一切。他叫涂学术,今年已经五十二岁,在黄泥河自然保护区是年龄最大的野外巡护员,他胆大心细,工作认真,有着丰富的野外工作经验。有人说巡护员工作单调、辛苦,整天和野生动物打交道没有意思。但涂学术却不这么认为,他对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充满热情,在保护区工作了六年时间,他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交给了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六个春夏秋冬,他走遍了保护区的每一片土地,保护区的沟沟岔岔,他像走回家的路一样熟悉,他清楚生长在这里的一草一木,他和大山里的鸟儿、野兽交朋友,他用一颗爱心为保护区的建设辛勤付出。


保护区刚成立的时候,巡护员的工作不仅辛苦而且危险,居住在保护区周围的村民,很多人都有狩猎的习惯,国家收枪禁猎之后,保护区内乱捕滥杀野生动物的行为大大减少,但仍有少数人在利益驱使下进山捕猎,2010 年的冬天,涂学术和同事在山上巡护时,看到一个穿黄大衣的人,目光敏锐的老涂从那人翘起的大衣上 判断,这人身上带着猎枪,他提醒同事注意安全,当那人发现巡护人员后,立刻慌张地像树林里跑去,涂学术和同伴也围了过去,当他们再次遇到那人时,那人显得非常镇静,黄大衣里面什么也没有,他对巡护人员说只是上山走走,涂学术没有吱声,在同事与那人交谈之际,他迅速沿着那人走过的脚印搜寻,很快在一根倒木下搜出猎枪和子弹,在证据面前,盗猎者低下了头。


那时每次上山清套,涂学术都希望看不到套子,他说套子起的越多,他的心情就越沉重,一次,他一个人在一条山谷里起了上百个套子,看着那一堆铁丝围成的冰冷的套子,他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他想到那些野生动物在弱肉强食的自然界能活下来已经不易,还要遭受人类的捕杀,这对野生动物太不公平了,因此,他在野外巡护时,对走过的地方总要仔仔细细的检查,即使他已累得筋疲力尽,也要给野生动物一个安全、干净的家。他认为他这样做就是在献爱心,是值得的。


经过保护区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现在保护区内已很少有盗猎现象的发生,巡护路上,可以听鸟儿歌唱,可以看到野兔、狍子、马鹿矫健的身影,在生机勃勃的大森林里,涂学术常常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和小鸟说话,他给刚出生的小动物拍照,他说野生动物也是有感情的,它们知道求助、更知道感恩。


2012年的四月,温情的春风再一次吹拂着张广才岭的连绵群山,老白山下春意萌动,万物复苏,山坡上绿草青青,山花烂漫,鸟儿在忙着孵蛋,各种动物也在为下一代的到来积极准备着,黄泥河自然保护区里弥漫着新生命降临的浓重气息。那天,涂学术到山上安装监控设备,他刚把一台摄像头装好,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回头看到,离他几十米的地方,四头金黄的马鹿正向他注目凝望,它们睁着大大的眼睛,没有以往看到人的惊恐,此时涂学术却从它们的眼神中看到一种期待,他慢慢地向它们走近,当他离鹿群只有十几米时,其中的三头鹿小心地躲到一边,剩下的那头鹿紧张的站在那,它的一条后腿被吊在半空,疲乏的眼神里充满恐惧和无奈,涂学术看清了,这头鹿的后腿被套子拴住,它已挣扎了很长时间,系套子的小树已经被它拽到,它在努力的想摆脱束缚,但却做不到,从它没长角的头和高高隆起的腹部,老涂知道,这是一头快要做妈妈的母鹿,他走到母鹿面前,轻轻的抚摸母鹿狭长的额头,“别怕,老伙计,我是来救你的,”母鹿安静下来,它好像明白老涂的话,安静的让老涂解去腿上的套子,母鹿蹒跚地向同伴走去,它走进同伴中间,却没有马上离去,而是一起向着正拿着手机给它们拍照的救命恩人点头致意。涂学术每次说起这段经历,他都会眯起双眼看着远方,仿佛看到被他救助的那头母鹿正带着一头活泼的小鹿也在安静地看着他。


今天,涂学术带着同伴正沿着一串野生东北虎的脚印前行,那串脚印结结实实的延伸向林海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