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寄居蟹的壳
作者:展有发 浏览:317 发表时间2020-11-11 09:10:57

立冬这天,天气很好,外面一点也不冷,而且还有温暖的阳光,天空不是很蓝,像隔着一层薄薄的纱,阳光透下来,敷在脸上,像初秋的呼吸,有融融的暖意,让人心安理得的快乐。

老冯就是这时候从楼道里出来,他右手拄着木棍,左手拎着折叠凳子,腰有些驮,两条腿也有些弯,包括两条胳膊,他低着头,缓慢的向小区大门口走,他走的很小心,地上的一张纸片都让他停下来,仔细看清楚后再迈过去,至于小区门口那两个防止大型车辆进入小区的石墩,他就更要注意,他的眼睛越来越差,以前那些在他眼前清晰可见的事物,现在好像都在讨厌他,它们在变得模糊不清,有些已经再也不属于他了,这一点,老冯心里清楚。

今天又赶上农贸市场大集,小区里的人大多数去赶集购物,只有少数腿脚不利索的人来到小区门口晒太阳。

这里有两块一百平方米的水泥平台,靠楼房檐下还有台阶,这里原本是为了居民休闲娱乐而建的小广场,但这一片人口少,平时来这里的就那么几个人,来了便都坐在台阶上闲聊,或者几个人都不吱声,齐齐的面向太阳,像一个做工低劣的雕像群,当然天好的时候,在这里晒太阳肯定舒服。

老冯知道那几个人都坐在台阶上,但他不想和她们坐一起,他努力的抬起头,努力的看对面道旁那两棵老柳树,这时候,老柳树已经掉光了叶子,昨天的大风又把树上的一些枯枝吹下来,因此,它们显得轻松,灰黄的树皮竟在阳光下放出光来。这两棵老柳树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但它们看上去是那样的朝气蓬勃,之所以叫它们老柳树,是因为那些看着它们长大的人现在都老了,包括老冯。

老冯今年七十九岁,退休前是机关干部,如果倒退二十年,老冯绝对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

一米八五的大个,长方脸,说话带着磁性的男中音,走路不紧不慢,爱穿灰色夹克,直筒长裤,留着分头,一双知识分子的眼睛好像专门为吸引异性而生的一样。

那时,老冯有个让男人们羡慕的外号——皇帝。

对于皇帝这个称呼,老冯并不在意,试想在当今社会,一个男人,先后娶过四个女人,这不叫皇帝叫什么?

老冯的前三个女人是他四十岁之前的婚姻史,对于这三段婚姻的开始和结束,老冯的回答让人怀疑:我对她们是真好,我也珍惜每一段经历,可是她们不要我,我有什么办法,老冯看上去一脸委屈。

就是他太好了,太优秀了,我才和他离婚的,我把握不住这个男人,离开他,我活的踏实,和他在一起,他是高高在上的凤凰,我是不敢抬头的丑小鸭。老冯的第三任老婆的话值得回味。

那时老冯的确太优秀了,人长得帅气,唱歌跳舞样样精通,又是机关的文艺骨干,整天泡在女人堆里,就像一支酒醉的蝴蝶,搁在哪个女人的心里都是一朵迷人的花。

老冯对他前三个女人的离开并没有多少留恋,也许是年轻,也许他真的享受这种多彩的转换,而且这几个女人通情达理到让其他想离婚的男人痛哭,她们不仅不要老冯的家产,甚至连孩子也不给老冯,他们怕老冯带不出好孩子,更怕孩子跟着老冯遭罪。

其实老冯是个好男人。这从他第四段婚姻中可以证明,四十岁的老冯一天也没闲着,他的第四任老婆和他一个单位,也是个能歌善舞文艺骨干,人长得更不用说了,大美女一个,自从和老冯一起生活,两个人如胶似漆,整天比翼双飞,相亲相爱,一度被周围人比做神仙眷侣。

老冯更是珍惜这段感情,他把和第四个老婆的生活规划的丰富多彩,他发誓退休后要带着爱妻周游世界,去过田园生活,享受晚年幸福时光。

可是,一个人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好日子过多了,连老天爷也要嫉妒,老冯就是这样,就在他准备和爱妻做一次精彩的国内十日游时,爱妻却突然病倒,并很快撒手人寰扔下老冯匆忙的去了极乐世界。

这都是命啊!老冯一下子被击倒了,等到人们再看到老冯,这个才六十多岁的高大男人,已经萎缩成一个弯腰驼背、目光呆滞的可怜的鳏夫。

老冯沉默寡言,他一个人生活着,前半生的快活成了他晚年的回忆,然而这样的回忆还不如让他去死。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老冯七十一岁那年的夏天,人们看到孤独多时的老冯身边多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女人长的粗粗壮壮,手脚利索,干活更是一把好手,她把老冯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天陪着老冯散步,去超市,没事时也和小区的人唠唠嗑。

大家以为她一定是老冯雇的保姆,但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是老冯在菜市场遇到的,没有家,也没收入,靠给别人打工来维持生机,遇到了老冯,俩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简单沟通了一下便住在了一起。

老冯是机关干部退休,一个月有三千多块钱的退休工资,俩人可劲花也花不了,何况那女人也是个会过日子的人,每天把吃喝花销计划的井井有条,老冯好像又被上帝垂爱,生活回归了幸福安宁。

老冯找了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当老婆。

这老头耐不住寂寞,又有钱,不算啥事。

那女人不是个骗子吧,听她说:她既不要老冯的钱,也不图老冯这个人,就是想有个家,谁信啊?

小区里说啥的都有,这也正常,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男人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生活在一起不让人多想都不行。

这算是老冯的第五个老婆吗?不是,就是在一起互相有个依靠。老冯的回答令周围的人不置可否。

如果人的一生可以像写文章一样分成若干段落,那么老冯的人生段落是很清晰的,差不多十年肯定会发生一次转变,而且每一次都和女人有关。

老冯算算和第五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光,掐头去尾也有十个年头吧,唉,这都是命啊,随着这声叹息,大家知道,老冯的第五个女人失踪了。老冯求左邻右舍帮着寻找打听,他还报了警,但那个和他在一起快十年的女人还是走了,走的悄无声息,走的让老冯失魂落魄。

她没坑我,也没骗我,她除了自己的衣服,啥也没拿,还给我做好了饭,她是个好女人。

这样的人也太没良心了,吃人家老冯的,住人家老冯的,花人家老冯的,说走就走了,哪有这样的。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和老冯差快三十岁呢,人家还不兴找个更相应的人。

反正倒霉的是老冯,快八十的人了,还要经受感情的打击,这是把老冯往死里整呢。

邻居的话老冯可以不听,可是亲生儿子的话,老冯还是听了。

就在那个女人离开老冯一个月后,老冯家里来了一家三口,一进门就齐齐的喊老冯爸爸、爷爷。老冯糊涂啊,怔了好一会,才从来人的解释中明白一点,这是他之前和某个妻子生养的孩子,也五十大几了,因为没有工作,便来投奔他们的老父亲。

爸,你老了,生活上得有个人照顾,你把退休工资交给我们,我们给你养老送终。

老冯迷迷瞪瞪的点头,摸工资卡,然后怔怔的看着墙角发呆。

老冯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一会清醒一会糊涂。

不是又来个骗子吧?

不像,人家有证明是老冯的孩子。

要不让老冯去和他们做DNA。

算了,快八十的人了,还能活几年,只要他们能真心照顾老冯,就算不是亲生的又有啥关系。

大家只是议论,并没有谁去管老冯的家务事。

哎,老冯,今天立冬吃饺子,你家吃了吗?

在台阶上晒太阳的人问站在小区门口看柳树的老冯。

没吃,我让他们包饺子,他们给我做了一碗面条,一家三口都去赶集了。老冯的话有点含糊不清,但坐在台阶上晒太阳的人都听清楚了。

唉,老冯就是一个寄居蟹的壳,不知谁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大家都不吱声了 ,老冯看着对面的两棵老柳树,一阵糊涂一阵明白,他喃喃自语着,寄居蟹的壳,寄居蟹的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