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三张油饼
作者:展有发 浏览:530 发表时间2020-10-26 16:45:57

我是六六年出生的人,我很幸运,躲过了三年自然灾害,挨饿的故事是大哥说给我们听的。

大哥说,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粮食不够吃,林场的人就去挖野菜拌玉米面蒸野菜窝头,即使这样,还是吃不饱,林场为了保证木材生产,只有上班的职工能保证一顿两个窝头一碗白菜汤,家属和学生减半,那时候就是感觉饿,肚子总是空落落的,家里孩子多,母亲是最为难的人,为了让一家人挨过吃不饱饭的日子,母亲白天在生产队干活,晚上领着大哥去野地里挖野菜,到河沟里摸鱼,到了冬天,天寒地冻,挖不到野菜,摸不到鱼,人们就到山上扒榆树皮,把榆树外面的老皮去掉,抠紧贴树干的嫩皮,回到家用开水煮熟,晾干,再用碾子碾碎,拌上玉米面,当时人们管这种东西叫做代食品,只能用来添肚皮,不仅没有营养,吃多了还会大便干燥。如果能吃一顿橡子面的窝头,就是改善伙食了,可是我们在林场住过的的人都知道,橡子面是苦的,喂猪,猪都不吃。

可是遇上那样的年月,为了活命,哪还管好吃孬吃,能让肚子不叫唤就挺知足了。

有过那种煎熬的经历,因此,他们对粮食的感情比任何人都深厚,记得有一年,我和三哥跟着大哥上山捡烧柴,大哥是林场拖拉机司机,他让我和三哥在拉完圆木的采伐号里捡烧柴,他开着拖拉机向山下拉圆木,吃午饭的时候,我和三哥挤在大哥身边,和林场工人围在火堆旁边吃午饭,那时候,林场职工还是吃国家商品粮,按人口定量,到月在生计库领粮,一家子六七口人,一个月只能领三斤细粮,其余的都是玉米面、玉米碴子,细粮就是白面、大米,一共三斤,要是全家可劲吃,一天就能见底,所以,那时候细粮都要攒起来,等过年的时候包饺子,焖大米饭,那是我们平时做梦的内容,因为吃不到,所以也不去奢望。

可是那天上山,母亲却给我们烙了三张油饼,按当时我的饭量,这三张油饼还不够我一个人吃的,因此,除了三张油饼,母亲还给我们带了三个玉米面饼子。吃饭了,围坐在一起的大人们便拿我们哥仨开玩笑,“来来,看这哥仨怎么吃饭,三张油饼,三个玉米面饼子,看老大怎么分,哈哈... ...”

大哥也是个快乐的人,他先给我和三哥一人一张油饼,又把剩下的一张油饼一分为二,两个半张的油饼又分给了我们,然后拿起一个玉米面饼子,一边吃一边笑着对我和三哥说:吃吧,别听他们的。

“看看,还是当大哥的,油饼都给俩弟弟了,自己吃玉米面饼子,像样。”“玉米面饼子比油饼好吃,哈哈。”“油饼太少,吃一张不过瘾,还不如吃玉米面饼子呢,哈哈哈... ...”

在人们的说笑中,我和三哥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香喷喷的油饼,那天我和三哥一人只吃了一张油饼,剩下的两个半张的油饼我们给大哥留着... ...

很多年过去了,每当我们哥们坐在一起,把盏话桑麻,回忆当年坐在火堆旁吃午饭的情景时,都会情不自禁的感叹那个年代生活的艰难,因此,我们经常教育我们的子女要爱惜粮食,食不果腹的日子不堪回首,那样的岁月不会重演了,但爱惜粮食是每个人尊重生活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