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放生背后
作者:展有发 浏览:1130 发表时间2020-08-20 09:57:27

小镇的繁荣总是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新鲜事。

街道拐角又多了一家卖豆浆油条的,一男一女,年龄也差不多,两个人住在小彩钢房里,老早就开始忙碌,等天大亮了,便打开门窗,蓝色的扩音喇叭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喊:热乎的浆子油条... ...附近的居民喜欢一边买油条一边打听事,特别是那些整天闲着没事的老年人,他们不仅喜欢了解别人的隐私,还会联想,最后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那间小彩钢房里卖油条的男女根本不是夫妻,什么关系,大家心知肚明,也没人去管这些闲事。

不过有的事是必须要管的,除了政府专门的管理部门,民间专职管闲事的人也是大有人在,而且他们的能力不可小觑,甚至可以在几千人口的街道小区搅起惊天巨浪,那也是说不定的事。

早晨的太阳准时在小镇的东方升起,这一天的开始也伴着一些人们想不到的事情在发生,先不管街角卖油条的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因为一件事再新鲜,到了第二天也会变的索然无味,于是邱老八在南山小河抓了一只绿壳乌龟便成了今天早上的新闻。

“邪了,我在那条小河抓鱼抓剌咕都几十年了,抓乌龟还是头一回,咱这河里可从没有这东西啊!”邱老八一手举着乌龟,瘪着两片紫不溜秋的嘴唇和邻居们显摆,那张长不长方不方的脸像被一张破笊篱给狠狠地扣了一下,弄的满脸皱纹有的横有的竖。

“还真是乌龟,是江里游过来的吧?咱这条河连着大江。”“不像,这种绿壳乌龟咱这没有,像个人养着玩儿的,咋跑河里去了。”“让我看看,让一下。”围观的人正在议论邱老八的意外收获,一个身穿粉红色唐装外套的老男人加入进来,之所以说他老,是他有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他是个收拾得干净利索的老人,白净的脸堂,带着茶色眼镜,方正的鼻子轻微均匀地喘着气,特别是他的嘴,上下两片嘴唇带着深沉的向往,一开口,有点浑厚的男中音让听众立刻肃然起敬。“让我看看。”一把紫檀色扇子先伸过来,邱老八诚惶诚恐的把乌龟放在握扇子的手上,然后抬着脸,身子不由得矮下去半截,那只乌龟被握扇子的手举起来,冲向早晨的太阳,其实这时候太阳已经升到了楼顶,带着金色的阳光像箭似的射在乌龟身上,它缓慢的舞动四个爪子,脖子从壳里都伸出来,脖子前面的头扭过来,不情愿的看着戴茶色眼镜的老人。

“听曲老师的,人家见多识广,您说说这乌龟是咋回事?”

“我当然要说,不然像老八这种人迟早要倒大霉的。”被称为曲老师的人把紫檀色扇子放到另一只手中,这样乌龟便完全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这是一只被人放生的乌龟。”说完茶色眼镜瞟了一圈围观的人们。

“是谁放生的,有啥说道?”众人的胃口被吊起来了。

“老八,你若祸了。”曲老师不回答众人的话,他把矛头转向邱老八,“这只乌龟你不该拿回来。”

“为啥,一只乌龟,我还准备炖王八汤喝呢。”老八的脖子向上伸了伸,那样子很像是曲老师手中的乌龟。

“乌龟,寓意着长寿,福气,从古至今人们就敬仰和喜欢乌龟,特别是在日本 ,乌龟简直就是他们的祖宗。”

“曲老师说日本人干啥,这乌龟怎么不能拿回来啊?”

“你们看这乌龟的背上,”他把乌龟在手上翻过来,众人的眼睛也都跟着看乌龟的后背,“看着没,这上面写着个“生”字。”“还真是啊,有个生字。”“谁写的,写生是啥意思?”

“这是一只被人放生的乌龟。”曲老师忽然提高了声音,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乌龟本就长寿,在乌龟的背上在刻上生字,这只乌龟就有了灵性,放生乌龟的人家肯定遇到了难处,疾病,灾祸,又无法消解,于是求助于乌龟,把乌龟放生,乌龟懂得知恩报恩,因此带走灾祸,保恩人平安。”“有道理,有道理啊!”大家对曲老师的讲解赞叹不已,而就在这时,曲老师把话题一转,面对邱老八说:“老八,这样的乌龟你怎么能拿回家呢?人家放生是为了消除灾祸,你却把正在送走灾祸的乌龟拿回家,你这不是若祸上身吗。”曲老师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女人疯了一样扑过来,“老八,我就说你没好作,不到一个月时间,你先死了老爹,接着你兄弟又让车撞了,我这又闹起了毛病,你还往家拿放生的乌龟,你是不把这个家造零碎不甘心啊,我跟你拼了。”众人都认得这女人,她是邱老八的老婆,长得像市场上贱价的淘汰鸡,但她这么一闹,曲老师就更受大家尊重了。

“老八,还不赶紧把乌龟送回去,你还想倒霉啊!”曲老师一直在为别人着想。

老八挣脱老婆的纠缠,从曲老师手里接过乌龟,连滚带爬的送乌龟去了。

“曲老师,放生乌龟真的能送走灾祸?”

“邱老八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不过我可不给你们保证什么,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但乌龟是万物之灵,它历经亿万年的风雨,什么事没见过,曹操知道不,他那首“龟虽寿”写的多好,神龟虽寿,犹有竟时。就是说乌龟的神奇灵验。”曲老师一通亦真亦假的道理,加上邱老八老婆的话,放生乌龟,求得平安很快成了小镇人的共识。

“曲老师,那上哪去买这种乌龟啊?”

“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但不能说买,乌龟是灵物,要说求才对,求平安吗,哈哈。”说完,曲老师摇着扇子回家了。

下午三点,曲老师正坐在家里喝茶,窗户关着,屋里打着空调,外面是怎么回事好像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嘣嘣嘣... ...”有人敲门,“谁呀?”“舅舅,是我,二财。”“进来就是了。”

喊曲老师舅舅的二财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进屋,脸笑得像一朵花,他把东西放在曲老师身边,又从兜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笑嘻嘻的放到舅舅的手里。

他做这一切时,曲老师连正眼都不看他,专心看着手里的扇子,那样子就像诸葛在世,一切尽在心中一样。

“舅舅,你还真神了,昨天我来问你我什么时候有财运,你说就这两天,当时我还不信,可是今天财运就来了,一个上午,我那些养了快一个月的巴西龟全卖出去了,一只一百元,这一上午就卖了二百多只,发了,这两千块是外甥孝顺您的,您啊,真是神了。”

任二财怎么说,曲老师也不搭腔,不过他那张白净的脸上却满是得意之情。

二财在屋里看了一会,忽然问舅舅:“舅舅,我昨天送您的那只乌龟呢?”

“额,那只乌龟被我放生了。”曲老师站起来,走到窗前,又转身和二财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