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火红的年代火红的歌
浏览:1276 发表时间2019-03-06 14:13:52

(作者:展有发)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那是一个沸腾的年代,那是一个忘我的年代,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里,林业工人创造着新中国建设者的伟大奇迹。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延边森工黄泥河林业局的广大干部职工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以大无畏的主人翁精神,战天斗地,争分夺秒为新中国的建设输送木材,城市,乡村,工厂,矿山,到处都有林业工人的劳动成果,那时,林业局被称为林老大,林业工人无上光荣。


一年一度的木材生产大会战总是群情激昂,令每一个参与者热血沸腾。1971年的秋天,位于黄泥河林业局西沟片上段的北大秧林场,宽阔平坦的场部大院内,彩旗飘扬,锣鼓喧天,临时搭建的舞台上灰色的大喇叭一遍一遍播放着《咱们工人有力量》。


台下,站满林场的职工群众,木材生产大会战,全民参加,工人上山,妇女支援,医院,商店,食堂都要上山住段,一切为了生产,为了建设新中国。


这是北大秧林场木材生产大会战之前的誓师大会,大会简短但热烈,”甩开膀子大干,木材顺利下山,”“谁英雄,谁好汉,上山比,上山看”,奋战一百天,完成五万米。响彻云霄的口号,万众一心的豪情,那时的林业工人啊,真的是浑身是胆。


木材生产开始了,二道河子作业区马达轰鸣,灯火辉煌,全场七台东方红拖拉机,六台五零背车满负荷作业,每台车都配备两名司机,两名助手,不分白天黑天,一天一夜必须完成一千米任务,完不成任务不下班。场长冯仪,生产场长王永春和一线工人吃住在一起。为了让工人休息好,林场规定,干部晚上住在闷罐子车厢里,把火炕让给一线工人住。


那时党员干部永远是工人队伍的旗子,有困难党员上,十一月初,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弥漫了整个二道河子作业区,位于老七林班的集材道坡陡路滑,拖拉机上去就溜坡,几个年轻司机害怕了,晚上,冯仪场长召集全体司机开会,大家集思广益,困难再大也要克服,三工队的司机班长吴显耀经验丰富,“明天所有车都戴煤灰上山,让辅助人员往陡坡上扬煤灰,我第一个往上冲,压出主道就行了。咳咳,,,”因为嗓门过大,吴班长说的直咳嗽。“好,就这么定了,明天我跟吴班长的车第一个爬坡,所有爬坡的拖拉机司机都换成党员,后勤辅助人员全去坡道上扬煤灰,刨冰清雪,一个陡坡挡不住我们。”场长的态度让与会的工人们热血沸腾。第二天,七林班一百多米的陡坡两边,锹镐飞舞,林场党支部书记边长江带领食堂,卫生所,商店等三十多人冒着刺骨的寒风往拖拉机道上扬煤灰清积雪,场长冯仪坐在第一台东方红拖拉机里,老司机吴显耀紧握操纵杆,拖拉机轰鸣着冲上山坡,党员干部身先士卒,再大的困难都能战胜。


冬季木材生产对于上段林场的领导每一天即是工作的挑战又是能力的考验,面对超负荷的工作量,如何作职工的思想工作,冯仪场长真是费劲了脑筋,十二月中旬,楞场的到材量达到了高峰,绞盘机归愣两班倒都忙不过来,十九号,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足球场一样大的楞场,一绺子,一绺子,粗大的圆条都摆到了集才道上,偏偏这时候架杆上的天绳不动了,已经是午夜时分,归愣组的十几个工人疲惫不堪,而能上架杆修天绳的骆得春师傅刚刚下班,望着那大雪中满地的木材和僵住了一样的绞盘机,冯仪场长心急如焚,为了明天的正常生产,今天无论如何也要修好天绳,把散落的圆条归上大楞,他抖了抖大衣领子上的雪花,像工棚走去,骆得春已经躺进被窝,一个班十个小时,他累的站着都能睡着,冯仪场长来到骆师傅身边,轻轻地为骆师傅掖了掖被角,骆得春睁开眼,急忙问,“场长,有事啊?”“啊,没事,你睡吧,绞盘机出了点故障,这大雪天的,等天亮再说吧。”冯场长这么说,人却坐在骆得春的身边不动,场长坐在身边,骆得春那睡得着觉啊,过了一会,他又问场长:“是不是天绳不动了?”“嗯,,,没事,这大雪天,你又刚下班,你歇着,我让他们修呢。唉,,,”场长的一声叹息,骆得春就明白了,这是让我去修天绳啊。可是他是真累了,今天已经爬了四回架杆了,由于生产任务大,天绳磨损严重,几天就得换一根,看来今天连夜也得去换天绳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冯场长长长的打了个哈欠,“骆师傅,你睡吧,这大雪天,咱宁可完不成任务,也别遭那个罪了。”说完,他看了一眼骆得春,当骆得春的双眼与冯场长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碰到一起时,骆得春的心像被树枝捅了一下,作为一名工人他知道林场的木材生产大会战压力最大的是冯场长,最累的也是他,工人可以两班倒,可冯场长从没倒过班,山上只要还有一台拖拉机没进楞场,他就要提着马灯上山去接,楞场只要还有一个工人在工作,场长就会在楞场陪着,冯场长的心里装着每一个工人,按月配给的麻花,冯场长从没领过,他告诉食堂的韩师傅,“把我的那份給二工队的刘明远,他有胃病,吃不了玉米碴子,有这样的好领导,骆得春那还睡得着,他扑棱一下坐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对冯场长说:“不就是修天绳吗?走,场长,今天就是不睡觉,咱也把楞归上。”冯仪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一边给骆得春拿棉鞋,一边喊食堂做饭的韩广仁:“韩师傅,赶紧炒几个菜,骆师傅修完天绳,咱好好犒劳犒劳弟兄们。”有这样的领导,有这样的工人,多大的困难能挡住他们呢!


木材生产大会战,是全林场的大会战,全民参与,林场家属队也是主力军,听说山上要断粮了,林场唯一一台内燃机去城里送病号,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家属队队长朱爱玲把身体好的三十个妇女组织起来:“姐妹们,咱们男人在进行木材生产大会战,他们在为祖国的建设没日没夜的生产木材,现在,他们要断粮了,我们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干活,走,我们翻山去给他们送粮,咱们妇女也要为大会战出把力!”大冬天里的山路是那样的漫长,一座大山她们爬了一个上午,把粮食蔬菜放到食堂,她们连自己的男人都来不及见上一面,就匆忙地踏上归途,因为家里还有老人和孩子。


十二月末,木材生产大会战到了关键时刻,一线工人也都疲惫到了极限,但生产任务一天也不能少,大家被一种信念支撑着,那就是林业工人的誓言,为了新中国的发展,哪怕扒层皮,也心甘。又是一个冰一样的夜晚,四工队的拖拉机班长宋联营最后一个回到工棚,他习惯地打开产品组长的台账,当他看到当天到材985米的数字时,二话没说,戴上安全帽回到车库,顶着满天星斗到山上拉回十七米木材,当宋班长拉着长长的元条驶进楞场,眼前的情景让他惊呆了,只见已经入库的十几台机车全都开了的出来,明亮的车灯把漆黑的夜晚照的如同白昼,林场场长冯仪,书记边长江提着马灯站在前面,看到宋联营从驾驶室出来,冯场长紧走几步,一把拉住老宋的手,激动地说:宋班长,我看大家太累了,就想今天差几米,就差几米吧,让大伙好好歇歇,可是你却连夜把任务补上了,我代表林场谢谢你。


此时,宋联营早已热泪盈眶,他握着场长的手,深情地说道:场长,咱是林业工人,咱说话得算数,完不成生产任务,咱没法向党和国家交代啊!


那年,北大秧林场圆满地完成了五万米木材生产任务,庆功会上,全场职工齐声高唱咱们工人有力量,那歌声伴随着北国林海的阵阵松涛,传向祖国的四面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