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还是和谐社会好
作者: 浏览:2263 发表时间2019-02-03 09:02:53

生活在和谐社会,人们物质生活无忧,精神世界丰富,人与人之间宽容大度,互助友爱,不论是邻里还是家人,都是笑容满面,话语亲切,到处一派祥和,幸福如春光灿烂,快乐似秋风送爽,这样的好日子谁不珍惜,谁不留恋。


但在那物质生活贫乏,精神世界苍白的年代,因为贫穷,因为无聊,更因为自私,社会上便出现很多爱吵架的人,他们怀疑周围的一切,眼睛里只有自己,看不得别人好,唯恐天下不乱,那种不和谐的氛围,真的太糟糕了。


因为家里的大葱丢了一把,或者门口的柴火少了几块,不知是谁拿的,心里憋气,于是一个人站在大门口开骂,也不指名道姓,就是骂,其实就是骂大街,这种人一般没人出来看,因为你一出来,她看着了,准会怀疑你就是拿她东西的人,所以,没人搭理她,她骂累了,就消停了。


邻里之间吵架,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先是两个女人隔着篱笆对骂,不过瘾,又跑到大门外接着掐,这种情况周围的邻居就都围过来看热闹,好心的过去劝架,听劝的,吵吵一会儿,也就罢了。不听劝的,两家的吵架很可能升级,甚至双方动手,两人吵架就变成群殴了,两家一起上,男的和男的抱在一起摔跤,俩女的支黄瓜架,互相挠,小孩也上,你一脚,他一拳,打的那叫个热闹,围观的人围成一个圈,像看耍猴似的,这种情况就得派出所来人,把对打的两家人拉开,然后押到派出所教育一番,让两家言归于好。


那时最常见的是两口子吵架,吃完晚饭,关上门,两口子因为唠嗑,一句不和就吵起来了。


记得那时我家西院的邻居姓赵的两口子就经常吵架,甚至动手。听,又干起来了,劈里噗噜的,我母亲胆小,就让我父亲过去劝架,“他赵叔和他赵婶又打起来了,你去劝劝。”父亲躺在炕头上,一动不动,“他们是在练舞,别管。”“别打坏了,你还是去看看。”“打不坏,他们有分寸,都是点到为止,打坏了他们得自己花钱看病。”父亲还是一动不动。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站在院子里和西院的赵叔说话,“昨晚上又干起来了?”“老娘们欠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赵叔的话音刚落,就听赵婶喊:“行了,快去抱柴火,还吃不吃饭。”这就是两口子吵架,天上下雨地下流,两口子吵架不记仇。


还有一种人最可气,也是那个时代不和谐的祸根,一个人,找不到吵架的对象,于是张家长,西家短的扯老婆舌,挑拨离间,唯恐天下不乱。


我家东院的老康太太就是这么个人,她男人死的早,一个人拉扯两个儿子,平时在家找不到吵架的对手,挑拨是非就成了她的爱好,终于她盯上了我家。


那天晚上,我们刚吃完饭,老康太太进屋了,一张小长条脸,黑的白的头发在后脑勺挽个发揪,穿着那时流行的蓝布大襟外套,走路一扭一扭的。母亲怕她,一看她进屋,忙低着头说:“他康婶来了。”便去厨房,我和三哥还有小妹像一窝小鸡仔似的跟着母亲。


老康太太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炕上,像到自己家似的,接着,她便向躺在炕头的父亲搬弄是非,“我说老展大哥,你得管管你家那口子(指我母亲)她天天往我家院子泼涨水,你说这不是埋汰我们孤儿寡母吗。”她这是胡说八道,两家隔着篱笆,再说母亲从不往院子里泼涨水。父亲不吱声,眼睛盯着糊在棚上的旧报纸,嘴里念念有词。见父亲没反应,她又说:“你家的那两只公鸡也得管住了,你看我的院子给刨的,种点小菜都喂它们了。”“明天我就把那两只公鸡宰了,省的淘气。”父亲像在开玩笑,“别的呀,我就是让你家看住了,再说了,我家的一窝母鸡还靠它俩踩蛋呢。”这一回合老康太太又败了。停了一会,她又找到事由:“还有你家那俩小子(指我和三哥),见天的在大门口撒尿,你说磕不磕碜,你得管管。”父亲一听这话,扑楞坐起来,瞪着老康太太说道:“我还以为什么大事,一个小孩子撒尿也碍着你了,我们当兵的时候,在战壕里一趴一天,有尿了转过身就解决,像你说的,还能跑战壕外面去,出去就挨枪子。”老康太太讨了个没趣,扭达地往外走,在厨房看到我们,小长条脸一抽抽,也看不出是哭还是笑。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和三哥去上学,看到老康太太在院子里洗衣服,三哥忙向我使眼色,看她回屋取肥皂,我俩跑过去,对着她的洗衣盆就开始撒尿,还没撒完,老康太太疯了似的追出来,我俩跑的快,气的老康太太又跳又骂,真解气,看她还敢扯老婆舌不。可是我们低估了这个老女人的狠毒和智慧。


中午放学的时候,我和三哥刚走过小桥,老康太太忽然从路边的草丛中串了出来,她像炮弹一样把我和三哥都摁倒在地,接着一边骂一边用她那老鹰一样的手掐我们的脸,脖子,手背,我们好不容易挣扎出来,回到家,母亲看了我们一脸的伤痕只知道心疼的哭泣。而老康太太更是得理不让人,堵在我家门口蹦高骂,引得一帮人围观,三哥气的拿菜刀要去拼命,被母亲死死地拉住。直到父亲下班,老康太太才得意洋洋地撤退。


父亲进屋,一看我和三哥满脸是伤,气的把大衣狠狠地摔在炕上,转身直奔老康太太家,就听“哐”的一声,接着就是雷鸣般的吼声“你多大岁数了,对两个孩子下那么大的狠手,你能是吧,你能,你冲我来呀,来呀!”父亲的声音震的房顶都乱颤,老康太太一句话也不说,任凭父亲训斥。


父亲回到家,对我和三哥说:“你们俩今天挨揍活该,往人家洗衣盆撒尿该揍,以后再做这种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父亲是说到做到的人,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去惹老康太太,老康太太也不在到处搬弄是非了。年三十的时候,老康太太打发她家大小子给我家送了一碗饺子,回头母亲把自己家炸的麻花和面果捡了一小盆让我给送过去。两家人又成了好邻居。


时光的河流里,那种糟糕的岁月早就不见了踪影,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富民强,国泰民安,和谐成了社会的主流,和谐就是老百姓的心愿。


                                           作者:敦化广播电视台、敦化新闻网特约通讯员展有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