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孤雁有了温暖的窝
作者:小一 浏览:806 发表时间2019-02-01 10:02:30

(通讯员:展有发)那天,我们从老白山造林回来,刚进胡同口,就看见住紧西头的老郭家有人在出来进去的忙活,大门口立着一长串的岁数纸。


“老郭没了,岁数纸都挂上了。”和老郭住邻居的吴东林边走边自言自语,我们也加快了脚步,都急着去老郭家帮忙,在林场遇到谁家办红白喜事,一个场子住着的,不管有没有人情来往,都会主动去帮忙捧场,何况老郭活着的时候谁家有事从没落下过。


老郭家的大门敞开着,先来的人正在支使客(就是红白喜事的张罗人)张加华的指挥下收拾院子里的杂物,一问才知道,老郭死半道上了,他家的亲属和儿女正拉着尸体往家赶,为了早点入殓,提前告诉张加华把家里收拾妥当,人一拉回来,马上入殓。


人多,干活也快,男人在外面抬寿材,搭灵棚,铺地毯,女人在屋里扎花圈,烧开水,用黄纸遮挡镜子,相框,张加华懂得多,办丧事的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忽然大道上有人喊,“车来了,车来了。”张加华领着一众人等来到灵车前,老郭的一双儿女和他后找的老伴,一个矮墩墩的老女人下车就哭。张加华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来来来,自己家的人都靠边,帮忙的上前,把人抬进去,赶紧入殓。


”按照习俗,人死在外面是不能回家的,但老郭在林场人缘好,寿材又是提前预备好了,所以大家商量还是先回家入殓,等三天在埋进老坟。


一直忙活到晚上七点多,老郭家的院子里才消停下来,他的一双儿女和老伴跪在棺材前烧送行的三斤六两纸钱,张加华在屋里安排守灵和后天出灵的事宜,“任存国,吴东林,刘玉江,齐君跃你们四个今晚守灵,一会我让做饭的给你们多炒几个菜,这有扑克,麻将,晚上不能睡觉,隔半个钟头去外面看看,关键不能让长明灯灭了。”“嗯呢,我们几个都能熬夜,差不了事,”任存国岁数大,人又勤快,“张哥,酒多预备几瓶,刘玉江是有名的刘一壶,喝到半夜没酒他准跑。”吴东林胆小,怕后半夜刘玉江跑了,“放心,老郭家小屋有的是酒,可够喝。”接着他又安排后天出灵的事,挖坑的,开车的,抬棺材的,扛花圈的,撒买路钱的,最后就缺一个棺材上车后捆大绳子的人,这是个技术活,捆不好,棺材容易掉下来。“以前都是老郭捆,”齐君跃笑着对张加华说,“你不废话吗?,老郭在棺材里躺着,他能出来?”张加华生气地说齐君跃,“后院的老梁会捆大绳,可是他胆小,他妈死的时候都不敢靠前,怕他不来,”任存国的话还没说完,张加华就急了,“他敢不来,我去找他,他家就没有用得着别人的时候。”说着,气哄哄的向老梁家走,到了老梁家大门口,也不敲门,直接喊:“老梁,后天老郭出殡,你去捆车,听着没有。”他的大嗓门早就把老梁喊了出来,“行,行,我准去,大哥,你进屋啊。”老梁一边开大门,一边让张加华进屋,“不了,还有事,记着,别晚了,这事你怎么还躲着。”在林场,张罗红白喜事的支使客就得有这力度。


转眼就到了三天出殡的早上,在张加华的指挥下,大家伙吆喝着,把棺材抬上大马力的四轮车的大箱板,死者的亲属儿女都跪在车前,老梁哆哆嗦嗦的在车上捆大绳,老郭的后老伴悲伤过度,猛地扑到棺材旁嚎啕大哭,吓得老梁差点从车上掉下来。起灵了,在乡邻的簇拥下,在亲属儿女的哭声里,老郭入土为安去了。


灵车走了,送葬的队伍远了,按理说,哭灵的人也该各忙各的了,可是老郭的后老伴仍然跪在大道上指天拍地的大哭,几个上了岁数的女人陪着掉眼泪。


“我的命咋这么苦啊,头个老伴还没到五十就没了,孩子也不待见我,后找这个老伴还是没过到头,我命硬啊,”“你可别哭了,生老病死谁说了也不算。”“可是他死了,我以后可咋活啊!”这老女人的苦水让围观的邻居们跟着伤心。


她和林场那些上了岁数的女人不一样,她是附近农村的,没有退休工资,跟了老郭后,听说也没登记,她到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平时从不乱花钱,但自卑的很,用她的话说,她跟老郭就是想有个依靠,有个家,可是老郭没了,她的依靠也没了。


邻居们回家了,空落落的房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像一只落单的孤雁,看什么都害怕,看什么都伤心,她在那样的家里孤独地苦熬着夜晚。


只要天一放亮,这个老女人便来到街路上,她怕人家忌讳,所以从不进别人家的门,但在路上,只要看到谁,她立刻过去诉苦:“你说我的命咋这么苦,,,,,现在老郭走了,这房子也不是我的了,我连个窝都没有,,,”她怀念逝去的伴侣,更为以后的生活担忧。


因为棚户区改造,林场职工都在城里买了楼房,林场的住房成了公有财产,职工要居住或使用,得向林业局交一定的房租,老郭是退休工人,林场照顾,分给他一套住房,但也照常向林业局交房租,现在老郭没了,他的后老伴担心房子被收回去,更怕交房租,所以见人就诉苦,渐渐的,她的心事全林场的人都知道了。终于这事有人给反映到林场领导的耳朵里。


林场场长闫雪松和书记南极洲都是刚换届的林场领导,对林场情况不太熟悉,听了老郭后老伴的事,决定应该去看看,毕竟是林场职工的遗孀,应该让老人安心地生活。


为了方便交流,他们叫上老工人展有发,他是林场老人,又和老郭家住一趟房,见面好说话。


三个人来到老郭家,老郭的后老伴一看来了外人,立刻站起来就要诉苦,展有发急忙给她介绍:“大嫂,这是咱们林场的闫场长和南书记,他们来看你了。”“是领导来了,你们看我这一个孤老婆子,又没工资,我这房子还让我住不?”她就是怕房子没了。


“大嫂,按年龄 我该称呼您婶,可是邻居们都叫您大嫂,我也叫您一声大嫂,您看可以吗?”闫场长一脸和气地和老人说话,“行,行,我一个农村来的妇女,叫啥都行。”老郭的后老伴有些惶恐地回答,“大嫂,我们听说您一直担心房子的事,今天我给您交个实底,这房子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您也不用交房租,您放心了吧。“


”“真的,你说这可让我说什么好,这不是给你们添麻烦吗。”


“大嫂,这二百块钱是林场的一点心意,以后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您就找我们,”接过林场场长给的二百块钱,领导的关怀让老郭的后老伴哆嗦着嘴唇,半天说不出话来。


很快,这件事全场都知道了,老郭的后老伴挨家说场长把房子给她了,还给她二百块钱,不过这回她可没哭,见人就说,林场照顾我,我可有了自己的窝了。

作者信息
更多>>
昵称:小一
年龄:32
作品数量:55
用户组:管理员
查看ta的作品
作者介绍:我是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