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东北民俗 -- 杀年猪
作者:小一 浏览:775 发表时间2019-02-01 10:01:27

(通讯员:潘继忠)小时候过年是一种幸福的向往,特别是杀年猪那天更是最开心的日子。


每年的春天,柳蒿芽刚冒头,母亲就催促父亲去集市上买小猪仔,一定要买黑猪,母亲说:黑猪皮实,上食,长得快。猪仔买回来,母亲高兴的合不拢嘴,接下来的大半年时间,母亲就像拉扯小孩一样精心地喂养小猪,小猪也像知道母亲心思似的,吹气似的长,到了年根,杀年猪成了农村过年前的一大亮点,母亲虽然舍不得,但左邻右舍的杀猪声就像过年的号角越吹越响,终于在父亲的张罗下,在我们眼巴巴的盼望中,我家也要杀年猪了。


杀年猪的头一天,父亲就得找好当地出名的杀猪师傅和会灌血肠的师傅,他们的手艺是自学成才,看似简单操作起来就难了,杀猪高手能把猪血全部都放出来,猪肚子里不会存有淤血,灌血肠的师傅在配料上的咸淡和口味感,煮的老与嫩那都是真功夫,真正的土厨师,还得找几个体格棒棒的小伙子,干的都是体力活。


杀年猪那天,父母早早就起来忙活了,天刚蒙蒙亮,雪花飘飘,室外还弥漫着寒气,父亲找的那几个棒小伙就来了,进屋后母亲给他们泡了一壶茶,让他们先暖暖身子,我揉揉还没睡醒的眼睛也起来穿好衣服,看看我能帮着干点什么,这几个叔叔抽根烟喝杯茶后就都上前院了,帮着我父亲先用三块大石头打好底座把一个很大的大铁锅做在上面了,这几个叔叔有往锅里面添水的还有劈柴烧火的,都忙得不亦乐乎,准备工作做好后,我父亲找来两根绳子,领着这几个叔叔来到了猪圈,这头猪养了大半年,已经养的肥肥胖胖的了,这头猪一看有陌生人入侵,警觉的抬着头瞪着眼看着这几个人,一看这几个人手里拿着绳子不怀好意,知道不是好事,嘴里哼哼着撒开腿在狭窄的猪圈里狂奔乱跳,它心理或许在想,我不会让你们抓住我的,有一个叔叔拿着绳子做好的套在猪圈门口等着,另外几个叔叔有拿绳子的还有拿棍子赶的,好家伙,别看它长得膘肥体壮却十分灵活,在人群中窜来窜去的,一闪从边上溜过去了,一转身又从裤裆下面窜回去了,一群人忙活半天都累出汗了也没抓到,猪也累的气喘吁吁,它看见人停止了对它的抓捕,它也找个犄角旮旯躲在哪大着喘气,这几个人一见它要休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约而同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过去,立即抓住了它的腿顺势把猪给掀了个四脚朝天,紧接着几个人有按腿的,有拿绳子的,迅速给他四个腿分开绑住、绑劳,绑好后他们在绑好的四只猪蹄中间搭上一根木棍,里倒歪斜的才把猪给抬出它的寝宫。


大肥猪一路尖叫着被抬到为它事先准备好的案板边上,这时候杀猪师傅、血肠师傅还有附近的邻居阿姨们也都到了,男男女女20多人好热闹,男的都在室外帮着收拾猪,女的都进厨房忙活去了,听阿姨他们说话的意思,还得切很多很多的酸菜。酸菜都是秋天自家种的大白菜,入冬的时候用大缸腌制的,在这得特别提示一下,东北的杀猪菜主要原材料就是酸菜。


杀猪师傅拿块磨刀石把那把看似他用了很多年的杀猪刀磨了又磨,用手指尖试了试感觉一下快不快吧,然后他让棒叔叔们把猪头朝外抬上案板,他往盆里倒了点温水,端着盆走到猪的头部,用水给猪脖子咽喉部仔仔细细的洗的干干净净,他让人准备好一个大盆,里面不知道他又放了一些什么东西,然后他让一个人拿着几根筷子,告诉他等血都放出来以后要顺时针的搅拌,不能让血凝了,要是血凝固了血肠就做不了了,这个任务非常重要,不能有一点马虎。他告诉周围的人都到猪的跟前把猪按住了,被按住的猪嗷嗷的尖叫着,这时他手里拿着雪亮的尖刀,对准刚才洗好的部位一刀就扎进去了,给我吓得赶紧把眼睛给闭上了,猪还在用最大的嗓门嚎叫着,不一会我听见猪不嚎叫开始哼哼了,我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猪头下面大盆里面的血已经大半盆了,猪已经闭上眼睛无力挣扎,只是静静的躺在那嘴里喘着粗气,过一会猪就彻底不动弹也没有喘气的迹象了。我父亲手里拿着给自行车打气的气筒走过来,走到他们跟前给抽烟的人点了一根烟,不抽烟的人开始解绑猪腿上的绳子,把绳子解开后,我看见杀猪师傅拿着刀在猪的两个后腿根处都割了一个小口,然后他叫人把打气筒的出气管顺着刚才割开的小口处插进去,外面在用小细绳勒住,防止往外冒气,听叔叔们说用打气筒给猪身体打满气好刮毛,几个棒叔叔每个人轮番用打气筒给猪身体内打气,大约打了有五分钟吧,他们又把打气筒的出气管拔出来插到猪的另一只腿上,又开始一番新的轮流战术,打了一会,看见猪浑身让气给涨了圆圆的,杀猪师傅走到跟前看了一眼说行了,这时候我看见那几个棒叔叔气喘吁吁头上直冒热气,好像刚从蒸箱里出来似的大汗淋淋,杀猪师傅说你们抽根烟歇一会,我去看看水烧开没有,然后用手拍拍我后脑勺说了一句“去拿个水舀子来,在找两个盛水的桶”,我马上进屋和我父亲说了师傅让我给他拿的两样东西,我父亲顺手递给我一个铁水舀子,然后转身走到门后,拿起两个铁水桶招呼我跟着他一起出去了,这时候我看见大伙都已经围在猪的四周,他们手里都拿着自己做的那种专门给猪退毛用的小铁板,露胳膊挽袖子都跃跃欲试,准备给猪用热水退毛了,这时候我父亲拎着一大铁桶热水过来,递给边上那个棒叔叔了,据说给猪退毛也是一门学问,水温而不热,猪毛刮不下来,水太热了,就把猪毛给烫注了,用劲小了,刮不下来毛,用劲大了,连毛带皮就一起都刮下来了。不过在我父亲请的这些人眼里都是小事一桩,大伙手里忙着,嘴里说笑着,不到半个小时一个白白胖胖的大肥猪就呈现在大伙眼前,杀猪师傅让那几个棒叔叔把猪抬起来,用干净的水把案板又从新刷了一遍,然后把猪放在案板上用干净的温水从上到下洗的干干净净的,只见杀猪师傅拿起他那把刀,顺着猪肚子中间一划,肚子里面的肠子全都露出来了,只见师傅的手左一下右一下的,没几下就把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都转移到地上的那几个大盆里面去了,血肠师傅也赶过来帮着一起把大盆里面的心、肝、肺、大肠小肠等都给分离出来,血肠师傅端着盛有大小肠的盆往前院有雪的地方走过去,还有一个棒叔叔一只手拎着烧水用的小壶,另一只手拎着一桶热水也跟过去了,说是要翻肠洗肠,我闻见一股味就没跟过去看热闹,这时候我转过身来看见杀猪师傅手里拿着刀游走在猪身上,一会手里又握着斧头上下翻飞,转眼间,一只完整的大肥猪就变成一块块带着诱人气味的猪肉了,给我看的眼花缭乱,嘴里还直往外留口水,真香啊!


外面的人把卸好的猪肉用大盆都端进屋放到厨房了,我也端着一个盛着心肝的小盆进厨房了,我看见厨房里面的邻居阿姨们都忙的一脸汗,大锅里面热气腾腾的炖了大半锅切好的酸菜,我看见母亲端着一大盆有肥还有瘦的猪肉倒进大锅里,然后盖好大锅盖闷着,父亲叫我进屋给叔叔大爷们沏茶水去,我拎着厨房火炉上已经烧好的热水壶就进屋了,我看见大炕上已经放好了一个大圆桌,地上也放了一张大圆桌,杀猪师傅和那几个棒叔叔们都围在地上那张大圆桌旁唠嗑呢,我赶紧找出茶叶和茶壶,给他们沏壶茶水,又从抽屉里拿出来一盒烟放在桌上,然后我就开始跟着忙乎上了,一会给他们添水倒茶,一会往桌子上摆放碗筷,给我忙的不亦乐乎,邻居阿姨也忙着用火炉上的马勺炒着我爱吃的熘肝尖、蒜苗炒肉等那些家常小菜,我看见阿姨有时候还能把马勺端起来掂几下,看来厨艺都是深藏不露啊,这时候血肠师傅端着洗好的大小肠和棒叔叔一起进厨房了,他告诉棒叔叔用清水在把大小肠洗一遍,然后他就朝着盛有猪血的大盆走过去,他拿起筷子搅拌了一会,然后端着走到菜墩跟前放下,开始切葱花拌调料,一顿忙乎,两个邻居阿姨拿着细线和漏斗走过来,在血肠师傅的指导下开始灌血肠了,师傅叫我母亲给他拿一根缝衣服用的针,然后他端着灌好的血肠走到大锅跟前,伸手把大铁锅盖拿开,用铁铲搅拌一下锅里的酸菜,开始往锅里下刚灌好的血肠,几分钟过去了,师傅手里拿着针开始往血肠上扎眼,一会扎扎这根,一会又扎扎那根,不一会用筷子挑起来其中的一根说这根熟了拿过去切吧,没多大一会,所有灌好的血肠都煮好了,血肠师傅露出来一脸的笑容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安心的喝酒了”,然后笑着往屋里走去,我母亲和邻居阿姨们把大锅里面煮熟的肉捞出来几大块,开始切肉装盘往屋里面端了,我也端着一盘紧跟着进屋了,我父亲母亲开始招呼外面和厨房的人都进屋吃饭,男的都围坐在地上摆放的那个大圆桌旁,女的都拖鞋上炕了,白酒啤酒饮料都摆放在炕角,随便喝。


我父亲端起酒杯感谢大家的帮忙,然后大伙共同举起盛满幸福的酒杯,一同祝愿明年会更好,生活更幸福,身体更健康,大伙喝着小酒,吃着鲜嫩的猪肉,边吃边聊,个个都红光满面,开心的不得了,这时候外面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这也寓意着瑞雪兆丰年,一年更比一年好。

作者信息
更多>>
昵称:小一
年龄:32
作品数量:55
用户组:管理员
查看ta的作品
作者介绍:我是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