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瓜地枪声
作者:小一 浏览:638 发表时间2019-01-10 10:29:48

(通讯员:展有发)父亲的右腿在战争年代负过伤,干不了重活,在林场一直从事打更,烧机库或者看菜园子等轻松点的工作。1980年,林场在东山开了一片足有三公顷的瓜地,种上好几个品种的香瓜子,还有本地的西瓜,目的是改善一下一年四季都忙忙碌碌的林场职工群众的生活。林场的后勤人员一起侍弄瓜地,看瓜地的工作就落在父亲的身上。


瓜地开在一片向阳的山坡上,离林场有三里地远,中间隔着狭长的草甸和茂密的白桦树林,为了父亲看瓜,林场还在瓜地的高处盖了一间小屋,还给父亲配了一支九九式步枪和六发子弹。


六月初系上瓜苗,没几天,翠绿的瓜秧就铺满了瓜地,山坡上的土好,香瓜,西瓜都比着赛似的长。父亲不仅看瓜地,他还是种瓜的好手,那些去地里干活的林场职能人员包括场长、书记都得听父亲的指挥,除草,掐瓜,翻秧,什么时候干什么活,都是父亲说了算。


瓜还没熟的时候,父亲只是白天在瓜地,晚上回家住,但每天晚上回家都很晚,一是父亲腿脚不好,走路慢,再就是天黑了就没有东西出来祸害瓜秧了。


那时候山上的野兽多,在瓜地四周常有马鹿,狍子,野猪出现,有时候黑熊也能看到,但这些父亲都不害怕,父亲当过兵,打过仗,而且他的手里还有一支真正的步枪。


到了七月中旬,瓜地的香瓜陆续成熟,父亲便住在瓜地里,我和三哥每天下午去给父亲送饭和开水。那段时间,父亲真是太辛苦了,香瓜快成熟的时候,正赶上三伏天,滚热的阳光泼洒在瓜地上,一地的香瓜就像喝了蜜糖一样,到处都是诱人的香味,那香味混在夏天的风里,四面八方的传送着,于是瓜地周围说不上有多少双贪婪的眼睛看着那些好看好吃的瓜儿在动着心思。


对付那些野兽父亲有的是办法,拢堆火, 敲打铁盆,或者大声吆喝几声,那些胆小的马鹿、狍子,就会跑出去老远,野猪虽然胆大,但它也怕人。最让父亲闹心的是林场那些馋嘴的人,瓜还没熟,就有一些半大小子到瓜地要瓜吃,父亲便和他们说,瓜还没熟,等瓜熟了,林场会统一时间摘瓜,让你们吃个够。听话的就回去了,也有不信邪的,要不到香瓜,便躲在树林里准备偷瓜,但下场都是被父亲抓住,没有人敢和父亲来硬的,因为父亲手上那杆九九式步枪看着就让人害怕。


但父亲终于开枪了。


那天晚上,我正在家里写作业,前院的二小急急忙忙跑进来,“刚才东山响了一枪,你爸把高大虎给打了。”胆小的母亲一听 立刻吓得浑身哆嗦,“咋回事?,打伤人家没有?不就吃个瓜吗,也犯不上开枪打人啊。”很快,林场就传开了,有人说是高大虎去瓜地偷瓜,让看瓜的老展给打了一枪,子弹贴着头皮飞过去了。也有人说,老展一枪把高大虎撂个跟头,高大虎吓得爬起来就跑,连衣服都丢在瓜地了,说得神乎其神的。


但最害怕的还是我母亲,第二天,天一亮就把我和三哥叫醒,对我们说:“去高大虎家看看,看人家受伤没有,要是伤了,一会我买点东西去看看人家,唉,你爸也是的,都是一个林场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就开枪呢。”


我和三哥也害怕,绕着道去高大虎家,老远看到高大虎在家门口劈烧柴,知道没事,告诉母亲,母亲才放心,但父亲开枪的事是真的。


下午放学,我和三哥准时去给父亲送饭。拐过头道甸子,刚进白桦林,就看到林场书记家的俩小子在等我们,一见我们,书记家的大小子就说:”你爸真够厉害的,昨天把高大虎给干了,这回没人敢去偷瓜了。”“我爸没打他,今天早上我和三哥还看见高大虎在家劈材禾呢!”“我们知道,你爸是朝天放的枪,连我爸都说,老展干活也太认真了,这回看谁还敢去偷瓜。”一听书记夸父亲,我和三哥也觉得自豪。“不过,你爸管的太严了,瓜都熟了,给人吃一个能咋地。”一听这话,三哥不乐意了,“我爸说过,要等瓜都熟了全林场一块吃,要不,今天你吃一个,明天他吃一个,没等瓜熟透,地里的瓜就没了,那前勤工人还吃什么?”三哥说的在理,他们也不争辩了。


快到瓜地时,书记家的大小子有些神秘地对我和三哥说:“我爸也在瓜地呢,今天我家要来亲戚,我爸想让他们尝尝咱们本地的香瓜,”“你爸是林场书记,想吃瓜就去地里摘呗。”三哥说的是实话,在林场书记是最大的官,连父亲那把枪都要书记同意才能领出来。“不行,”书记家的大小子继续对我们说,“我爸说你爸太较真,他也不敢违反林场的规矩,”“”那怎么办?”“等到了瓜地,一切行动都听我爸的,这可是我爸让我告诉你们的。”“行,我们听你爸的。”他爸是书记,我们也不敢不听啊。


说着说着,香瓜地就到了,正是落日余晖霞满天的时候,满地的香瓜像爬满山坡的甲虫,绿色的,金黄色的还有白色的,长的,圆的,就着山势,一排排的卧在哪,香瓜的香味荡漾着,数不清的蝴蝶蜜蜂在飞舞,真馋人啊,书记家的二小子光顾看瓜,一个没注意,扑通摔在瓜地里,把地边的一个大西瓜差点摁掉了。“走道看着点脚下,哪瓜还没成呢。”是父亲的大嗓门,“这是叫瓜馋的,”书记连忙过来解释,走到看瓜的小房前,就见书记一边和我们努嘴一边大声说:“你们几个都到屋里等着,让你展大爷给你们摘几个瓜吃,都听话啊。”又对父亲商量:“老展,你看孩子们给你送饭来了,这大热天,你给摘几个瓜,让他们解解渴。”父亲不吱声,看父亲拎着筐进地里摘瓜了,书记又大声对父亲说:“老展,多摘几个,咱不差几个瓜,哈,哈,哈”书记说这话时神色有点怪。


我们进了父亲看瓜的小屋,我看到窗台上放着一枚黄澄澄的子弹壳,一定是昨天那一枪留下的,真漂亮。书记也紧跟着进屋,他把我们四人拢在一起,很神秘地小声说:“一会儿,他把瓜摘来,”他指了指外面,“我把老展支走,你们几个把香瓜用衣服包好,从小房后面跑,穿树林子回家,别让人看着,记住了!”那时我们还小,书记的话让我们感到还挺紧张的呢!就连我和三哥也对那个连书记都怕的人忘了他是我们的父亲。


一会,父亲拎着一筐熟透的香瓜进屋,筐的上面都是被太阳晒咧了的白皮香瓜,白色的瓜皮里露着橘红色的瓜瓤,看着就让人流口水。“那什么,老展,让孩子们在屋里吃瓜,你去地东边看看,我怎么听着好像有动静。”父亲先是一愣,接着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看了一眼书记,也没吱声,脸上也没笑容,从门后拿起枪出去了。


听父亲的脚步声远了,书记赶紧示意我们包香瓜,我们手忙脚乱的忙活着,香瓜用衣服包着,书记不知从哪又拿了两个大西瓜,给他家大小子和我一人怀里塞一个,然后,他打开门看着父亲去的方向,一只手像我们挥着,嘴里小声说:“快走,快走。”现在想想那情景跟做贼似的。


出了瓜地,我们四个没命地往家跑,快到家时,我被一根翘起来的树枝绊倒了,怀里的西瓜也摔成了两半,也是真急了,我把摔坏的西瓜捡起来,一边往嘴里捂西瓜瓤,一边继续跑,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西瓜有多甜!


那年秋天,林场的香瓜,西瓜大丰收,摘瓜那天,林场出动两台东方红拖拉机从山里往回拉瓜,书记拿着大喇叭满林场通知,让全场职工家属都去领瓜,一家十斤香瓜,两个西瓜,管够吃。

作者信息
更多>>
昵称:小一
年龄:32
作品数量:34
用户组:管理员
查看ta的作品
作者介绍:我是小一。。
相关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