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柳蒿啊 柳蒿
作者: 浏览:2442 发表时间2019-01-09 10:23:07

柳蒿的家在额穆镇西大洼的柳蒿屯,那是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因为屯子四周长满密密麻麻的柳蒿而得名。可是叫柳蒿的小姑娘为啥和屯子叫一个名字 呢?大人们不说,柳蒿就回家问娘,“娘,人家小孩都叫花儿,草儿的,我为啥叫柳蒿啊?”“那是因为你和柳蒿有缘啊,”娘一边给柳蒿缝衣服,一边笑着对柳蒿说,“娘骗我,我咋和柳蒿有缘呢?”“娘没骗你,那年开春,娘去河套边采柳蒿芽,那刚冒出地面的柳蒿芽像插了一地的小手指头,娘没一会就采了一小筐,就在娘要回家的时候,你就出生了,”“娘,我咋跑河边出生啊?”柳蒿的话吧娘逗笑了,“谁知道呢?你一身的脏东西,躺在娘的怀里哭,唉,那时候,娘的身边也没啥东西,我就抓了一把嫩嫩的柳蒿给你擦身子,没想到,那柳蒿一挨你的身子,你就不哭了,还扎煞着小手和娘抢柳蒿呢,你看,你和柳蒿多有缘啊。”“啊,是这样,那我叫柳蒿吧。”可是她哪知道,就是因为她在河边出生,她娘也落了一身的病。


柳蒿上学了,她在课堂上像只胆小的兔子,老师一让她回答问题,她的声音就像蚊子一样小,老师说:柳蒿啊,什么时候你能大点声说话呢?可是一下课,柳蒿就变成了一个疯丫头,她和小伙伴玩儿跳房子,玩儿过家家,但她最喜欢唱歌,唱老师教的歌,唱戏匣子里新凤霞的评剧,刘巧儿,张五可她都会唱,快上初中的时候,她还被学校文艺队选中了呢,那时候,柳蒿的理想是有一天也能站在真正的舞台上唱评剧,多少次,柳蒿做梦都梦到自己长了翅膀,飞到大城市成了一名歌唱家,多好的梦啊!


但是,命运没有给柳蒿机会,就在那年,柳蒿的娘去世了,柳蒿趴在娘的身上使劲哭,“娘啊,你醒醒,柳蒿不让你走啊,”柳蒿把娘的衣服都撕破了,娘还是走了。


柳蒿的爹不喜欢姑娘,他不让柳蒿上学,“姑娘家早晚得嫁人,还不如在家多干几年活好。”柳蒿才十二岁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从此,柳蒿的梦就断了,她像个大人似的,心事重重,起早贪黑的干活,人也长得黑瘦黑瘦,邻居们看了都心疼。


柳蒿十八岁那年,后院的张婶领着一对母子来相亲,柳蒿坐在墙角不敢吱声,张婶过来和蔼地和柳蒿说:“柳蒿啊,成个家吧,女人有了自己的家,就有了主心骨,你看,”她指着来相亲的男孩,“他叫二林,以后她就是你男人,那个,”她指着二林的母亲,“她就是你婆婆,婆婆跟娘一样,你看行吗?。”


柳蒿撇了一眼叫二林的男孩,哎呀,丑死了,又矮又小,还一个劲地抽烟,这哪是柳蒿心目中的男人啊。可是柳蒿不敢说不同意,她爹同意了。当那个要给她当婆婆的女人拉着柳蒿的手,一边抚摸一边疼爱地和她说:“柳蒿啊,到了我们家,你即是媳妇也是闺女,我会像你娘一样疼你,我们那不兴叫娘,都叫妈,如果你愿意叫娘,妈也答应”。“娘”柳蒿哭了,柳蒿嫁人了。


人争不过命,一切都是命里安排好的,这是柳蒿唯一能安慰自己的话。


但命运还在捉弄苦命的柳蒿,二林不争气,一点也不顾家,都当父亲的人了,也不上班,整天和一帮游手好闲的人混在一起,打架斗殴,偷鸡摸狗,什么事都干,柳蒿说他,他还和柳蒿动粗。终于,公安局的人来了,二林被戴着手铐抓走了,接着,柳蒿接到法院通知,二林犯盗窃罪被判十年徒刑。


“我这是什么命啊?”柳蒿抱着女儿坐在炕上嚎啕大哭,婆婆陪着柳蒿,一边骂二林不争气,一边哭着安慰柳蒿:“柳蒿啊,别哭了,妈和你一起过。”“可是妈代替不了男人啊”柳蒿哭的天昏地暗。


哭够了,柳蒿抬起头,对刚会说话的女儿说:“孩儿啊,妈的命不好,妈不该叫柳蒿,柳蒿是这世界上最贱的草,谁都能飞起来,就是柳蒿飞不起来,因为它的根扎的太深了。”柳蒿给女儿起名叫金凤,她把自己的梦系在女儿身上,而柳蒿必须顽强地活下去,为了女儿,还有婆婆。


柳蒿真是太难了,又要照顾女儿,又要打工挣钱,别人打工,都是男人骑摩托带着女人,柳蒿只能自己骑着自行车去,山路不好走,人家骑摩托二十分钟就到地方了,柳蒿得走一个小时,怕领工的说她干活少,柳蒿就比别人多干一个小时的活,大山里的夜来的早,多少次柳蒿一个人在月亮的陪伴下回家,柳蒿怕黑天,可是她更怕被人瞧不起,所以多苦多累她都咬牙挺着,熬吧,熬到女儿出息了,柳蒿就熬到头了,她从不去看二林,但婆婆去,那是她的儿啊,为了让柳蒿高兴,每次看二林回来,婆婆都会和柳蒿说:“二林改好了,他说他出来后,一定让你们娘俩过好日子。”柳蒿不信,可是那话多少让困境中的柳蒿有了一丝幻想,毕竟柳蒿是个女人啊。


十年,对于柳蒿又慢又苦,她像在爬一座大山,山高的看不见顶峰,她像在渡一条大河,河深的望不到底,平时多累她都能坚持,她最怕孩子老人有病,那年冬天,婆婆得了眼病,女儿又患上肺炎,柳蒿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扶着婆婆,到了医院,她先去卖血的地方,她没钱,她只能用自己的血来救亲人的命。


女儿上学了,柳蒿有更多的时间干活,挣钱了,婆婆也跟着忙活,渐渐的柳蒿有了自信,她还开了个小卖店,生活不愁了,邻居都说柳蒿的婆婆,你们家娶了个好媳妇,可婆婆却说,唉,我这媳妇命苦。


十年,过得飞快,那天,婆婆高兴地对柳蒿说:“二林放回来了。”柳蒿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怕那个不争气的男人,她把门插上,不让二林进屋。二林就跪在大门口不起来,婆婆心疼,就跑到柳蒿跟前求情:“柳蒿啊,二林真的改好了,孩子都这么大了。。。”“他让我们娘俩抬不起头。”“妈给你做主,他要是再不学好,我第一个就绕不了他。”柳蒿还是不答应,“柳蒿啊,妈也给你跪下了,行不。”“妈,你快起来,我信。。。我信。。。”柳蒿心软,那也是她的妈啊。


二林真的改好了,回家的第二天,他就出去找活,什么活他都干,只要挣钱,但违法的事他再也不沾边,入冬了,二林看到有人进林场拉木头挣钱,就和柳蒿商量,咱也买台四轮车吧,有车才能挣更多的钱,柳蒿同意,她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转过年,二林把冬天挣的三万块钱交给柳蒿:“柳蒿,以前我不争气,让你和凤儿受了十年苦,今后,我让你和凤儿只享福。”二林的话,让柳蒿又哭了,这句暖心的话,她等了半辈子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几年功夫,二林重盖了房子,家里买了汽车,柳蒿再也不用为生活担忧了,她也像别的女人一样,打扮得漂亮的,空闲时和好姐妹去跳广场舞,去唱歌,儿时的梦又回到柳蒿身上,她变成了一个爱说爱笑的女人。


人不会苦一辈子,再不济的命运也会有峰回路转的那一天,当女儿金凤考上了上海的大学,送女儿去学校,柳蒿第一次坐上了飞机,啊,柳蒿飞起来了,那是柳蒿最自豪的时刻。


                                            作者:敦化广播电视台、敦化新闻网特约通讯员展有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