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打工
作者:小一 浏览:685 发表时间2019-01-08 10:04:42

(通讯员:展有发)扒完苞米以后,田秀英就一直在家闲着,二十多天了,让这个闲不住的女人无所适从,她倒不是怕闲着,关键是不出去干活,家里就没进钱的道,坐吃山空的道理她懂,可是在这巴掌大的额穆镇上,想找个挣钱的活太难了。


下午,实在闲的无聊,秀英收拾了一下,到后街的祖老六家串门,刚进祖老六家,就看到祖老六媳妇在找干活的衣服,秀英急忙问:“干啥?你要干活去?”“后街小霞在沟里林场包了三十晌割带,刚才打电话让我去,这不正找衣服呢”“啥活?割带?”秀英一听有活,立刻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就是上山割藤条灌木,一天一个人150,干呗,呆着谁给你钱,”“那我能去不,”秀英有些急了,“呦,这我可说了不算,活是人家小霞包的,让谁去她说了算,不过,你要去,得赶紧点,我听说,就要十个人”“好好,谢谢嫂子,我这就找她去”。


秀英几乎是跑着从祖老六家出来,拐过一趟街,就看到小霞正站在门口打电话,她三步两步就跑到小霞跟前,不由分说一把就将小霞拿电话的手给拔了下来,“霞,明天我去跟你割带,,,,我家铁柱也去,,,你看行不,,,”“你看你,急啥?电话差点没给我拔了地上”叫小霞的女人生气地怪秀英,不过当她细看面前这个找她干活的女人时,心里又敞亮了,秀英长得壮实,红扑扑的圆脸,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身结实的肉像要从紧身的毛衣里撑出来,特别是那双让人喜欢的大手,哪一处都让小霞满意,但她还得装出挑剔的样子,“这是去沟里林场干活,割带不是轻巧活,别去了干不了,我可没钱给你,”“嗨,你打听打听,这前街后街的,我田秀英干活服过谁?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这倒是真的,秀英干活是把好手,“那行吧,明天早上六点半到我家集合,干一天试试吧,”“我家铁柱也去,”“行行,别晚了。”秀英得带着自己的男人。


小霞,三十多岁,脑瓜灵活,前几年,她看到沟里林场的清林扶育(就是割带)的活越来越多,林场职工干不过来,就把多余的活包给附近农村的人干,工钱挺高的,她也通过关系在林场包活,自己找人,自己家的面包车通勤,她除了和打工的人一样挣工钱,同时她要求林场多给她一份辛苦费,一天200,但林场也有要求,必须按林场下达的任务保质保量的完成,这也叫互惠互利,两不吃亏。


秀英从小霞那回来,心里别提有多高兴,有活干就有收入,她不怕累,她怕入不敷出的尴尬生活。一进家门,她一边忙着找干活的衣服,一边给丈夫铁柱打电话,铁柱此时正帮邻居张老五倒玉米,一看媳妇来电话,赶紧接起来“铁柱,快点回来,准备割带的东西”“我帮老五干活呢”“帮,帮,帮,你成天帮人干活,家里老婆孩子喝西北风啊,赶紧回来。”铁柱怕媳妇,听秀英有些急了,只好回家。


一见铁柱,秀英心里来气,但还是和他商量“后街小霞找人去沟里林场割带,我跟她说,咱俩都去,一天一个人150呢”“可是老五还让我帮他倒一天苞米”“我说你还是个爷们吗?”秀英看男人不想去打工,又急了“从收完地到现在,二十多天了,你整天不是帮这家,就是帮那家,除了闹个嘴饱,家里一分钱都不挣,孩子上学,老人看病,人情来往,你就不急啊,”秀英越说越气,说到最后竟坐在炕上哭起来。“我去还不行吗,我是怕你干不了割带的活”“啥活我干不了?连祖老六媳妇都能干,我比她差啥?再说了,你要是能挣来钱,还用我低三下四的去求人吗?”铁柱最怕媳妇说他挣不来钱,就不再争辩,低着头去收拾割带用的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秀英两口子就到小霞家集合,早上六点多,天还没亮,西边天上还挂着一个弯着身子的月亮,启明星一闪一闪的,这个冬天一直没下雪,但冬天的寒冷还是让室外所有的物件上都蒙着一层晶莹的白霜。小霞家的面包车座十个人有点挤,但暖和,这大冬天的有这样的车通勤,已经不错了。小霞的丈夫小果开车,小霞坐副驾驶,六点半,小霞扭头看了一眼拥挤的车厢,说了一句,“都来了吧,走,落下的不管”面包车突突着开向北面的大山,其实谁也没落下。


一开始,面包车行驶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车里人挨人的坐着,一点也不颠簸,有几个晚上没睡好觉的竟打起了鼾声,可是一下土路,就不行了,坑坑洼洼的路面,面包车像在海浪上跳跃,车里的人也跟着起伏,车里的饭盒,镰刀碰得叮咣乱响,秀英紧捂着嘴,胃里翻江倒海一样难受,但她努力地坚持着,出门干活遭的罪她受的多了。


终于到了,面包车的门一打开,挤在车里的人便一个挨一个的冲出来,跟一早晨打开鸡架门一样,大家挣着出来透气。


前面停着一辆白色的皮卡车,林场姓许的现场员提前到了,小霞一见现场员,马上一脸欢喜地上前搭话,“许哥,你来得可真早,”“你们也不晚,这大冬天的”“许哥,谢谢你找我们干活”小霞一边说客气话,一边把一盒精装的熊猫烟塞到现场员的大衣兜里。到林场干活,现场员是个得罪不起的人,俗话说,“干活挣不挣钱,全靠现场员”小霞是敞亮人,当然明白这层关系。


现场员也不客气,指着对面的山坡说:“上午你们就干这个小班,五晌多地,清堂林子,好干,大家抓点紧,下午干六小班,有点闹,也不用着急,头一天别累着,不过得保质保量。”“放心,许哥,老妹干活啥时候差过事”,接着小霞对围在面包车旁跺脚的人喊“开始干活了,小果”她喊她男人“你把边,别干出了界,其他人,两米远一个,砍下的条子抱堆,不能落地块啊,都像回事的,别让人家现场员挑出毛病。”小霞在这些打工的人面前要保持绝对的权威性,大家也都听她的,让咋干就咋干,她的话还没说完,寂静的山林里已经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砍条子的声音。


秀英第一次割带,一开始她还以为这活有多累,可是眼前这清堂林子,根本没有多少杂木条子要砍,很多地方只要拎着刀往前走就行,这样清闲的活,一天给150太合适了,秀英有些飘飘然了,中间休息的时候,她竟和祖老六媳妇满树林子打闹起来,小霞看了,不高兴了“没累着是吧?没累着你们接着干!”挨了小霞的训,秀英和祖老六媳妇互相一伸舌头,老实儿的坐下休息。


下午,现场员领他们到六小班,眼前的状况让大家都有些发懵,这是多年没扶育的闹瞎塘,一人多高的藤条灌木密密挨挨的,其中还有带刺的野玫瑰、刺五加,稍不注意就扎一手木刺。秀英一低下头,就再也直不起腰,磨的飞快的镰刀不停地挥舞,身前身后一划了就是一堆枝条,没一会,汗水就糊住了额头,刀也不快了,幸亏铁柱在旁边,抽空就给她磨刀,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去喝水,看着秀英两只手都磨出了血泡,铁柱心疼地说,“要不明天不干了”“啥不干了,干活哪有不累的,不干?谁给你钱。”秀英声音很低,她只是说给自己男人的。


大山里的白天更短,下午还不到三点天色就暗下来,现场员对小霞说:“我得早走一会,你们干到三点半下山,明天照常”看现场员要走,小霞连忙说:“放心吧,许哥,这点活不够我们干的,哎,许哥,听说你们林场还有二十晌割带任务,也给我们吧?”“我说的也不算,给谁得问场长,”“哎呀,许哥,这里面的事我都知道,你就跟场长好好说说,到时候我请你喝酒”,听小霞又在给大家找活,秀英她们好像浑身充满了力气,镰刀砍在条子上,“嘭,嘭”直响,好像在对现场员说:我们能行。


现场员循着声音看了看那些挥汗如雨的打工人,又看了看一脸笑容的小霞,有些无奈地说:“行,行,先干完这个小班再说,啊,”。


“小霞又给咱们找到活了,”秀英一边砍条子一边和祖老六媳妇说,“是啊 ,多亏人家小霞,不是人家咱上哪挣钱去,”“就是,咱可得好好干,别让人家小霞为难”。她俩的话,身后的小霞听得清清楚楚,小霞先是微微一笑,接着鼻子一酸 ,眼泪差点掉出来。

作者信息
更多>>
昵称:小一
年龄:32
作品数量:34
用户组:管理员
查看ta的作品
作者介绍:我是小一。。
相关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