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小说:保卫爱情
作者: 浏览:11092 发表时间2013-07-09 14:29:56

司金艳

 

走出站台,38岁的王富贵眼前有点茫然。

他无意识地用手遮挡一下太阳光,那光线照射得他睁不开眼睛,就象这座城市一样令他眼花缭乱。

其实,他和大多数的农村人一样,是怀着一腔热血来到城里的。下了车,口袋里的钱除了能够买几个包子以外就所剩无几了。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王富贵是又渴又饿,听着满大街的叫卖声,闻着麻花、茶蛋发出的香味,王富贵强忍着咕咕叫的肚子不知往哪个方向走。

王富贵的家,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子里还不到一百口子人。由于地少,每年打那点粮食将将巴巴够维持全家人的几张嘴,余下的也换不了多点闲钱了。眼见着快要“四张票”的年龄还说不上一房媳妇,王富贵内心深处真是越想越不是个滋味。尤其是看到快要70岁的老爹哀怨的目光直刺得他浑身发烫,老爹总说是当老的没能耐拖累了3个儿子,害得他们都说不上个媳妇,看来,老李家的香火就要断送到自已手上了。每当这时,作为长子的王富贵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好象没有延续上香火是他老大的责任似的。现今的农村,姑娘的择偶观也现实了很多,没有新房子,没有新家具,没有摩托车、彩电等时新的玩意,没有人肯嫁给你,即使你小伙子长得有多么英俊也不成。

于是,在一个春雨绵绵的下午,王富贵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与其在家坐等着受穷,还不如出去闯一条路子,如果挣到钱了,就将2个弟弟都带出去,如果挣不到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至于能否娶上一房媳妇那就看自已的造化了。

王富贵人长得又高大又结实,是属于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那种人。吃苦耐劳、有一股子傻力气在农村可能会受人尊敬,可是到了城里就会被人称为“窝囊”。王富贵想在城里实现自已梦想的愿望很快就被城里人的白眼击得粉碎。没有文凭,没有文化,没有地位,没有权力,他在城里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即使是有一身使不完的蛮力气又有什么用处呢?

走在大街上,王富贵的身影显得格外的渺小,他强壮的身躯在惨遭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之后也变得佝偻下来,不满40岁的男人就象一只被风干了的草鸡似的没有了筋骨。夜晚,他倚在街角,怀里抱着的是老爹临走时塞给他的一双旧棉鞋,老爹说等天冷时就不用买鞋了,城里的鞋贵。这样的日子是令王富贵没有想到的,他只能苦笑。

机遇有时候真会捉弄人,你找他时他不来,待你绝望时他又偏偏来了。这不,王富贵就遇到了一个改变他命运的人。

这年的春天雨季来得早,刚过了五一不久,天就开始下起了小雨,小雨不大,淅淅沥沥的,浇得人心头乱乱的。王富贵就在这雨丝中漫无目的的东走西走,他每天出门前都抱有这样的幻想,一个农村人,打小就不知道累是什么滋味,如果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多挣点钱,别让老爹失望,即使再苦再累他也满足了。

当他走到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时,正看到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在往工地里搬运水泥,小雨越下越大,工地的工人们也都手忙脚乱。看到这里,王富贵二话没说,就帮工人们干起了活。直到雨渐渐地停了下来,王富贵抹一抹脸上的雨水,这才歇了一会。

老板走了过来,工人们都说是这个人帮着干活,要不,水泥不能搬得这么快。于是,戏剧性的事情就发生了,老板看上了王富贵干活实诚,就把他留在了工地。从这天起,38岁的王富贵也就有了一个饭碗,不用东奔西走地四处找活干了,王富贵内心非常感激,这一天是他离开家乡的第四个天头上。

在干活时,王富贵一直非常卖力气,这和他农村人善良的秉性有关。老板看重的也是这一点,所以,工钱给他给得也及时,眼看着口袋里有了钱,王富贵的心中又有了一丝希望,幸福生活离他不远了。

在38岁的生命中,王富贵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女人,女人在他心中是个什么概念呢?他也说不清,反正,夜里翻来复去睡不着时也在想,将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做自已的老婆呢?一想到这些,王富贵的身体里就象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似的令他蠢蠢欲动,但又无可奈何,令他彻夜难眠,这滋味很痛苦,把他煎熬得身心憔悴。女人就象一本书,虽然文化不多的他还是想象着有一天能看看这本书。

在寂寞的岁月里,王富贵苦苦的寻找着,希望能找到他的另一半,好让老李家续上香火。

不久,机会终于来了。在同一个工地打工的工友老王为王富贵介绍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他的四小姨子,女方姓张,36岁,是郊区的菜农,结过婚,后来又离了。工友老王有他的心思。一来他觉得王富贵人好,能干活,人本份,是个过日子的好手;另一个,媳妇一回娘家就心烦,回来以后就叨咕一个离了婚的妹子成天住在娘家,害得老娘都跟着闹心,老太太逢人就说让人帮着给闺女找个对象。所以,老王想到了王富贵。他一个外乡人,在城里啥人没有,清静不说,小姨子一过门,就当家,没有琐碎事。虽说是王富贵年岁大了点,可小姨子也结过婚,正所谓是优势互补,这不是个两全齐美的好事吗?

对于王富贵来说,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自已一个老光棍,有女人能看得上自已,他还能说个“不”字吗?即使是离了婚的女人,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对婚姻没有太高奢望的王富贵高兴的不得了。接触了几天,他发现女方人长得不太好看,但挺好吃穿。他想,离婚对于女人来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肯定会给生活带来一些阴影,至于什么原因离的婚,他也就没问。对于这份感情,他寄予了莫大的希望,也格外珍惜,所以,接触了几天,他在征得女方同意之后,殷勤备至地往女方家跑。

离婚后的女人和66岁的母亲在一起生活。母亲也许是年岁大了,脾气也不好,动不动支使王富贵就象支使自已的孙男外女。这一切,王富贵都忍住了。他想找一个女友不容易,能将就就将就吧。时间不长,王富贵终于以善良、勤劳和农村人的本份赢得了住在女方家并和女人同居在一起的权利。

快40岁的王富贵不亚于年轻小伙新婚之夜时的激动和震颤,望着这个已经属于自已的女人,他觉得生活真是太美好了,光棍多年,命运从认识这个女人之后有所改变了,自已也有女人疼了,有女人管了,他乐意让属于自已的女人管着。

虽然还没有办理正式的结婚登记,但他们俩在邻居的眼里俨然就是一对恩爱夫妻了。王富贵把自已所有打工挣的钱都如数地上交给了“夫人”。这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他高兴,他喜欢这么做,看着年轻的女人一张一张地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数着他挣回来的钱,那种心情简直说也说不明白,反正就是个快乐。上交了工钱以后,女人就会对他格外的温柔,让他一次又一次找到了做一个威猛男人的感觉。

由于是“倒插门“,时间长了,王富贵渐渐地就觉得底气不那么足了,女人也对他变了脸色,连吃饭都得看“丈母娘”和“妻子”的脸色,大气都不太敢喘。不仅挣的钱要如数上交她们娘俩,就连口袋里的1元2元钱都不放过,王富贵想抽根烟,连烟钱都没有。

有一次,王富贵正在看足球赛,外出归来的“妻子”一把抢过了摇控器换成了电视剧颇道,气得王富贵一连好几天心情不好。没办法,心里有苦也无处诉说,只好忍耐吧。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几个月之后,女人终于公开和他吵了起来,从此,战争开始升级。从每晚“一歌”到每天“一打”,这个情景是王富贵从没有想过的。他搞不明白,为什么女人会对他变了心呢?他可是拿这个女人当个“宝”啊!

从那以后,每天回到那个家,王富贵的心都胆战心惊,他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生怕有什么地方惹着了人家。即使如此,王富贵还是被母女二人找个理由给赶了出来。王富贵渐渐地有点明白了,离婚后的女人之所以找他,是因为那时没人能填补她心灵的空虚,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女人又嫌男人没有大能耐,没有太多的钱,即使他累折了腰,又能挣多少钱呢?那点钱在女人眼里是远远不够花的,她不能让自已还算得上年轻的脸蛋就这样消耗在如此平庸而猥琐的男人身上,再过几年,她不再年轻时,自已依靠谁呢?是这个无钱无权的农村男人吗?绝不!

 这期间,王富贵先后多次去女方家陪礼道歉,好话说了一箩筐,可是母女俩就象是铁了心似的说啥也不让他再回家。

“求求你了,把你的闺女嫁给我吧,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面对王富贵的苦苦哀求,女人和她的母亲似乎无动于衷。

这下子,王富贵可急眼了。不仅自已几个月的工资都搭给了这个女人,自已的一片真情她们也都全然不顾。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

被赶出去的几天后,王富贵回到打工的建筑工地上向老板娘借了100元钱,并述说了张家对他的不公正的待遇,扬言要买点毒药毒死她们。老板娘劝他让他想开点,可是他一点也想不开。

那是一个秋天的早晨,片片黄叶子从树上掉了下来,有点肃杀的气氛,天阴阴的,好象要下雨,这多多少少也让王富贵的心感到烦闷,一晃,从春天来到这座城里,现在已然是秋天了。

王富贵揣着一把匕首,怀着复杂的心情偷偷地翻墙进入院内,来到了张家。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要揣那玩意,反正临走时就揣上了。一进院门,他就将院门从外面反锁上了。

他轻轻地走进女人的房间,屋子里那股令人熟悉的味道几乎使他晕眩,看见女人正在梳头,他想起两人在温存时女人头发上好闻的香味,那时的他感到多么幸福啊!

一霎那,一股酸楚的感觉立刻将他包围,他幻想着女人能再一次用温柔的臂膀将他环绕,那么,他会马上原谅他,重新成为他的仆人,那么,那把揣在身上的东西也就没有用处了。

女人显然发现了是他,一弯好看的眉毛立马拧成麻花状。女人大声地骂他让他快点滚开。

王富贵听到这句话时好象不相信是她说的,站着没有动,这下子,女人更加气愤了,说的话更加难听。看着女人因大声责骂而扭曲的脸,昔日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泡影,想到这里,王富贵的心由愤怒变得绝望,失去理智的王富贵脑袋里一片空白,他眼前只有仇恨,只有报复,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尖刀疯狂地向女人身上剌去。

一下又一下,鲜血出来了,汩汩地流满了地,女人的血很鲜艳,流在地上就象是一朵盛开的花儿。随后,女人也慢慢地倒在了地上,死掉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始终望着他,久久没有闭上。

此时,四周一片寂静,周围没有人能够发现这座看似平静的小院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杀戮,而扮演杀手的人和被杀的人曾经是那么亲密无间的一对恋人。

在另外一间屋子里,女人的母亲刚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梳洗,就听见闺女房间里传出一阵紧似一阵的怒骂声,她知道准是那个外乡人又来了。这个该死的男人,不让他来他怎么又来了。

女人的母亲的一边想着一边又沉沉地睡去。昏睡当中,她听见那边说着说着好象没有了动静,怎么回事呢?她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那个外乡人?越想越不对劲,老太太这才急急地下了床,来到了闺女的房间。此时,正遇到杀红眼的王富贵木然地坐在闺女的身边。

王富贵的大脑中已经一片空白,不知道是怎么下的手,也不知道女人被自已砍了多少刀,他只是木然地坐着,他甚至都不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女人的母亲走进屋内,看见了闺女躺在地上,已没了气息,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便要晕倒在地上。王富贵语无伦次地对老太太说道:“不是我,不是我,是她非要和我拼命”。

眼前的一切还能说明了什么呢?女人的母亲清醒过来知道是这个男人杀了她的闺女,她也要拼了这把老命。盛怒之下,女人的母亲从厨房中拿起了一把菜刀就从后面朝王富贵后脑砍去,她不知道这一刀能怎么样,反正闺女也死了,她什么也不怕了。

王富贵也拼命了,他知道女人的母亲肯定要疯了,他什么也不想了,转回身用手中滴血的尖刀狠命地朝女人的母亲身上捅去,力量太大了,只捅了二、三下,老太太就死掉了,鲜血喷了他一脸一身。这把尖刀曾经刚刚从女人的身体里被他拔出来,现在又插入了女人的母亲身上。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女人,一切都平静了。                                 

屋内死一般地沉寂,王富贵面对身旁的两具尸体,心如死灰,求生的希望也没有了。这个情景他好象期待着发生,但又不希望发生。事到如今,他只有一死谢罪了。

拿出早已买好的毒药一饮而尽服毒自杀。

他的身体缓缓地躺倒在女人的身边,女人一动不动,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瞪着他,瞪着这个曾经带给他欢乐和忧愁的男人。王富贵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握住了女人的手,空洞的眼睛里留下了几滴泪珠,说不清是悔恨还是遗憾。

他搭上了自已的性命,同时也带走了自已心爱的女人,终于结束了近半年的爱恨情仇。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连绵的秋雨,而且越下越大了,三个人的鲜血就在这雨水里慢慢地流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