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事家史
“三朝”老人和他的传奇人生
作者:晨曦 浏览:10468 发表时间2013-07-08 14:43:58

我的曾祖父司文会老先生生于清末。经历过清末、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朝代,于1984年12月逝世于大石头,享年92岁。曾祖父的一生,正是中华民族从动荡走向崛起到繁荣富强的真实写照。他曾经给金日成领导的抗日联军送过粮、带过路,也曾经在深山老林里被土匪绑票达100余天,后又机智逃脱。他的人生充满了坎坷,充满了传奇色彩,他见证了中国历史上许许多多重大的事件,留给我们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在曾祖父诞晨110周年之际,我撰写了此文,以此来纪念曾祖父和我的祖先们所走过的那段不寻常的岁月.........

 

                    “三朝”老人和他的传奇人生

 

(一)挑着家人逃东北

 

我父亲的曾祖父名叫司永林,原籍是热河省平泉县(土地名叫西边外)。我的祖先们原来住在热河省平泉县附近的一个小山村,家境特别穷困。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人们的生活总是和贫困相连,他们每天吃上顿,没下顿,家里啥也没有,简直是过不下去了。实在没有办法了,后来,我父亲的曾祖父司永林拣来一对破挑筐,一头挑着一个小破铁锅和几个破饭碗,还有一床直掉棉花的破被,另一头挑着他的母亲。那年月,因为他的母亲是小脚(俗称“民装脚”)走不了远道,所以年轻力壮的我的老祖先司永林一头挑着母亲,领着妻子郭氏、带着6岁的儿子(我的曾祖父司文会_也就是我父亲的爷爷)就这样走到哪要到哪,开始了流浪的生涯。

那时候的人都命硬,冷一口热一口的,那样艰苦的生活环境居然都生存了下来,家里人没有一个扔在半道上的。有时候,碰上一户好人家,全家人还给人家打点短工,挣点饭吃。就这样,风餐露宿,饥一顿饱一顿,屋檐下,路旁的破棚子里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走到哪住到哪,一路颠簸,走了一年多时间才来到吉林省敦化市的大石头镇。

大石头地名是怎么来的呢?据我的曾祖父讲,原来,大石头民胜西大岗子和北河沿都长出一些大石头,最大的一块石头四人坐着打扑克,还可以容纳五、六个人看热闹,这个石头很大很大,所以,根据这个石头起的名,叫大石头。

那时候,大石头根本没有人家,方圆二十里才七家人,西边鹿场一家,东边凉水泉子(现在回族队的东山根)一户人家,二道河子一户,民胜一户,太平一户,二道棵子一户,三道梁子一户,就这么七户人家。

那年我的曾祖父司文会才七岁。全家人走来走去走到了三道梁子。在屯里绕了半天,遇到一户人家。那家人家还挺好,男主人说,你们到哪去呀?我的老祖先司永林说,没有地方去,走到哪算到哪吧。那户人家的男主人说,既然你们没有地方去,我看你们就别走了,我这西下屋还闲着,你们就在这住下,给我吃劳金(指打短工),我也不会亏待你。我这有粮食,你们弄几斗先吃着,你看行不行?我的老祖先司永林一听,正愁没地方去呢,连说那太好了!太好了!我这一家子都是没有地方投奔的人,你收留我们,我得好好谢谢你呀。从那开始,我的老祖先司永林给人家打工,妻子郭氏给人家洗衣、做饭,干些家务活,一家人总算有了落脚的地方。

我曾祖父才7岁,太小,也干不了什么活,就给人家在屯子附近放几头猪。老祖先的母亲是小脚,加上年岁大了些,就在自家看家做饭。一家人都有了活干,也都有了好心情。我的老祖先司永林一家都盼望着当年能有个大丰收,好让家人吃饱肚子。在那个年月,对于这些闯关的人来说能吃个饱饭就是最大的奢望了。

当年秋天,老天照顾我们老祖先全家,获得了一个好收成。收留我们的那户人家男主人还真不错,没食前言,给了不少的粮食,又给了一点钱,这些帮助使我的老祖先全家温饱得到了保障。

 

(二)在大石头镇扎下了根

 

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一来二去,日子过得更好了,后来自家就搬到三道梁子东边河套圈里住了。在那盖的房子,河边上的土很好,又开了一个泥盆窑,专门烧泥盆,生意还不错。因为那时候没有磁盆,老百姓家全使用泥盆,所以泥盆的销路还不错。在我老祖先司永林家门前有一条河,他们叫它大背河。大背河里的鱼特别多,因为在那住的人少,所以抓鱼的人也少,鱼比人还多,所以他们一年到头总不断吃鱼,吃不完的就晒成干,等冬天时再吃,特别是老祖先的妻子郭氏做的鱼汤昧道特别鲜美。在那住久了,大背河就成了老司家的了,因此,在大石头三道梁子住过的老人都知道这件事,老司家的大背河由此得名。

一年又一年,从天南海北逃荒到大石头落脚的人家也越来越多了,三道梁子村的人家也有好几十户。后来,大家一商量,得有个头了。就这样,经过大家选举,我的老祖先司永林被选为排头(就是这几十户人家的领头人)。从那时候起,村民都叫他司排头,而叫他大名的反倒没有了。

小屯里渐渐人家多了,屯子也大了,后来选百家长,我的老祖先那时候也将近有60岁了。由于他岁数大了,不便再抛头露面,村里人就把我的曾祖父司文会 给选 上了,那时候他已是34岁了。我的曾祖父从此开始当百家长。百家长其实就现当于现在的村长,也就是屯里的大事小情、上百来人的一切事情就全由百家长管理。

1931年,日本鬼子侵占东北以后,来到了大石头。日本鬼子来到大石头以后,到处抓人为他们修炮楼子和建开拓团。现在位于大石头林业局南山公园的山上就有日本人修建的炮楼子。什么叫开拓团?就是他们在大石头镇的一中队、二中队、红星屯、李家屯、山前、三道梁子六个地方建起好长好长一趟一趟的大瓦房,六个地方叫六个中队。一中队在小河西,二中队在民胜西,三中队在红星,四中队在李家屯,五中队在山前,六中队在三道梁子。我爷爷和我大爷爷(爷爷的哥哥——他们两人都是曾祖父的儿子),哥俩岁数都不大,一个16,一个17,他们都给日本人抓去了,干了 好长时间的活,也没放回来。后来,我曾祖父着急了,担心两个孩子受不了,就四处托人。因为我曾祖父好歹在屯里也是个百家长,为鬼子多少也做点小事。那个时候,你不为他们帮点小忙也是不行的,他们不会答应的,只好处处哄着他们。后来托人才把小哥俩弄回来了。

那时候,家里的生活来源就是依靠在农村种点地,再就是烧制瓦盆窑挣点钱。到后来,屯外边的村民一律归到小屯子里居住,开瓦盆窑的人家也多了起来,生意也不好做了,所以瓦盆窑也就不开了。

 

       (三)为抗日联军筹粮

 

1933年左右,在今天的大石头林业局沙河掌林场一带就有救国军(抗日联军)活动,其中以金日成为首的就在这一带打游击。日本鬼子也经常组织讨伐队出去讨伐救国军,可是每次都是大败而归。

有一次,天一抹黑,救国军有三四十人下了山,来到屯子里找百家长。他们长期在山上最缺的就是粮食,他们想弄点粮食带走。我的曾祖父一听二话没说,吩咐家里人赶紧做饭,不大功夫饭做好了,这三四十人一起吃开了。我曾祖父对他们说,你们吃饭,我给你们准备粮食去。那时候,家家的粮食都不多,怕日本鬼子抢走,有粮食也不敢放在家里。我曾祖父召集村民说,救国军来了,山上缺粮,你们看怎么办?大家异口同声,行,没问题,我们听你的,我们这就回家拿。于是村民们分头去凑粮食。你一袋,我一袋,不大功夫凑了好几百斤粮食,三四十人每人都满载而归。临走的时候,救国军负责人告诉我曾祖父说,我们现在就走,我们上哪去你不用问。明天一早,你就到警察署去报告,就说救国军下山了,刚走不远,你们赶快去追。

听了曾祖父的汇报后,警察署长很高兴 ,他以为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署长问救国军来了多少人,我曾祖父说,有二三十人,不多。署长马上去找日本小队长,小队长一听,这可是个好机会,当时就组织了一队人马追去了。他们顺着三道梁子一直往东追,追到天晌午歪了,也没见着救国军在哪,鬼子头头说,大家休息,吃点饭吧。鬼子正在吃饭,根本没防备,突然,四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当时鬼子把我曾祖父也给拉去带路,当响导。我曾祖父没有办法只好去了。我曾祖父说,我虽然被拉去当响导,但是一边走,他一边往路两边看,寻找掩护体,一旦枪响了,好知道往哪儿躲。所以鬼子们在吃饭的时候,我曾祖父已把躲藏的地方看好了。后来枪声一响,我曾祖父一头藏在一个土坑里,趴下了。结果经过半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几十个鬼子和伪军全报销了,一个都没有剩下。战斗结束后,我曾祖父从土坑里出来,救国军负责人拉住他的手说,好,你这个百家长到底把鬼子给领来了,这回鬼子给咱们送来好几条枪,这么多子弹,对咱们队伍的壮大是很有好处的,谢谢你们了。后来,别人告诉他,当时让他报告的那个救国军负责人就是威震四方的金日成同志。

那时候,当名百家长确实不容易。因为形势太复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救国军(也就是抗日联军)来了,得全力以赴为联军服务。日本鬼子来了,你也得马马虎虎应付,你不应付的话,他们也不会让你消停。救国军来了,得叫同志们吃好,喝好,临走时粮食还得带足。可是日本鬼子来了还管他们要粮食,你得想一切办法不给他们,这就有难度了。有一次,鬼子来要粮食。我的曾祖父说,粮食?家家都没有粮食啦!村里的人都靠野菜渡日,实在没办法给皇军交粮食。鬼子气急了,挨家翻箱倒柜,结果一粒粮食也没弄去,为什么呢?因为我的爷爷(曾祖父司文会的二儿子)有个拜把子兄弟,在警察署里当差,官名是警尉补(就是副连长),大家都叫他任警尉补,跟我爷爷关系不错。每次鬼子下去要粮,或要去村里讨伐,他都事先偷偷的给我爷爷捎信。这次鬼子要下村要粮食,任警尉补给我爷爷送信说,鬼子要下你们村,叫百姓把粮食埋好,别叫鬼子搜出来。接到信后,我曾祖父他们就做了充分的准备。我爷爷和我曾祖父一说,敢紧通知大家把粮食都找地方埋好,别叫鬼子搜着。大家就都找地方把粮食全埋起来了。所以这次鬼子搜粮,到处翻看也没找到一粒米,气急败坏地走了。

据曾祖父讲,日本人大扫荡时,各村的姑娘媳妇都纷纷快速嫁人,用锅底灰把脸抹黑,或换上男人的衣服。找不着男人的大姑娘也有不少。没有办法时,当父亲的在出逃时只有含泪用扁担将女儿打死扔在沟里,因为姑娘都是小脚,没有办法逃跑,留下来无疑等于送死,要不就是让日本人给祸害了,只有背着小一点的孩子跑了,100来斤的大姑娘当父亲的没办法背着逃跑。这样做,当父亲的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大姑娘嫁人时也不求男方家有什么彩礼,只要是能让姑娘找条活路就行。曾祖父的一位亲戚就是骑着板凳就算是嫁人了。

 

             (四)和金日成同志并肩作战的日子

 

那时,鬼子力量很大,救国军力量很薄弱,人少,枪也少,完全是打伏击战。鬼子都叫老百姓归到一个屯里住,四外闲散人家一个也不留,全搬到屯子里。鬼子经常下去讨伐,所以,救国军很少下山进屯来弄粮食,队伍上吃的很缺。  有一次,半夜时分从山上偷偷下来一个队员,找我爷爷说,山上没粮食啦,队伍不敢下山,叫我爷爷赶紧给送点粮食去,那个队员急忙吃点饭就走啦。第二天,我曾祖父召集大家说,山上没粮食了,怎么办?大伙异口同声,咱们想办法给送。

于是,大伙你一斗我一斗的凑了不少的粮食。一更多天(晚上7-9时)我曾祖父领着6、7个小伙子,其中就有我爷爷和我大爷爷,每人都背着满满一大背筐粮食,偷偷地绕出屯子,出发了。

翻过几坐山,几个小伙子身背粮食早已是大汗淋淋,他们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头一天晚上和那个队员约好的地点。等我爷爷一伙人来到了接头地点,救国军一些人早在那里等候。两伙人一见面特别亲热 ,那个队员给我曾祖父介绍说,这位就是金日成同志 ,曾祖父一听说金日成同志,连忙同金日成好一顿握手,他睁开眼睛细瞧,正是那天打伏击战时那位“救国军的负责同志”。金日成同志身穿一件旧棉袄,头戴旧棉帽,中等身材、一派非常和气的样子。他们这次已是第二次见面了。金日成同志说,感谢你们为我们送来粮食,太谢谢你们啦!曾祖父说,这说哪去了,你们为了打日本鬼子,保护咱们老百姓,在这深山老林里,没吃没喝,挨冷受冻,你们可是太辛苦了,要谢呀,我们老百姓还得谢谢你们哪!交谈了一阵子,金日成同志说,你们敢紧回去吧,回去晚了,叫鬼子发现了,就不好办了。临走时,我曾祖父对金日成说,金日成同志,以后你们缺粮食,就给我们送信,我们一定想办法给你们送上去。说完,两伙人就分头离开。

从那以后,给金日成领导的抗日联军送粮食是经常的事了。鬼子看得紧,就用人偷偷的背着送,鬼子看得不紧,就用马车和马爬梨往山上送。我曾祖父虽然当百家长,表面上给鬼子干事。其实,给鬼子干的都是浮皮了草的小事,马马虎虎应付他们,都是鸡毛蒜皮的事,大事什么也没给他们办,暗地里全力为救国军服务。

 

(五)让胡子绑了票,失踪100多天

 

敦化原名叫敖东城,日本鬼子来了以后,铺设了铁路,以后就改为敦化县。有一次,初秋季节,当时40岁的曾祖父去敦化县办事回来时,刚出敦化城外不远 处,出来好几个人,把他拦住说,有人找你有事,你跟我们走一趟。我曾祖父明知道这是胡子(即是土匪)绑票,但是他们人多,他怕一人对付不了,所以无奈就跟着走了,一直走了好几天。这期间他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胡子的组成部分大致是这们的:一部分是当地的地痞流氓,一贯胡作非为,加入了胡子帮之后,更是有恃无恐;一部分是在外地犯了事的人,因有命案在身,不便在当地居住,就跑到另一个地方投奔胡子;第三部分人是被胡子抓来的当地群众,他们是被迫做了胡子,一般做的工作大都是做饭或者看牲口。

据后来曾祖父讲,胡子将他胁迫走后,领着他走的完全是山路,最后来到了一个地棚子,就是山上临时搭起的简易小房。

那几个人把他推进了屋,随后用绳子把他连脚带手全都给捆上。家里人四处寻找,一直没有音讯,老老少少地快要急疯了。过了十来天,有一个人到家里送来一封信,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家里人打开信一看是胡子派人送来的。信上说,你家的人在我们这里,限你们在三天时间内凑集一大笔钱给送过来,否则,家里人就等着为他收尸吧。信上还画着一把刀子。当时家里人都蒙了,上哪弄这么多的钱呢?根本办不到,没有办法认了,只好挺着吧。三天过去了,胡子没有接到钱,他们没有撕票(即杀掉)。到了六天时候,又来了一封信,说,限三天,再不办到钱,那你们家人的两个耳朵就全给捎回来。家里人一看信,都急的没办法,也只好硬挺啦。后来再也没有音信了,家里人都以为我的曾祖父早被胡子们杀了扔在深山沟里再也回不来了。

曾祖父在山上被捆了两个多月,每天都得挨几次打,身上都被打坏了,有的地方淌水,疼的睡不着觉。每天给很少很少吃的,就是饿不死的地步。黑天白天都不准睡觉,不大一个小工棚屋里绑了十来个男人,他们就象是待宰的猪似的,等着家人来赎人,如若不来,胡子们养了几条大狼狗,非常厉害,能生吃活人,撕票时就将人质扔在狗窝里,喂了狗了事,一切做得不露痕迹。

在这十来个被捆的人中,曾祖父年岁比较大,胡子让他当头。如果人质要睡觉,曾祖父负责给推醒,叫谁也不准睡觉。曾祖父答应了。胡子不在跟前时,曾祖父就叫被捆的人偷着睡点,听见胡子来,就马上把被捆的给捅咕醒了。因为曾祖父挺机灵,所以深得胡子的高看。其他被捆的人手脚都会捆着,只有曾祖父的手脚绳子都给解开了,他的行动也很方便了,但是每天放出去大小便时就把他的双手给捆到手脖上,害怕他跑了。有一次胡子相互剃头,剃完头,把剃头刀掖到房门外屋檐下缝里了,胡子以为谁也没看见,其实我曾祖父早就看见了,他默默地记在心里。

一天傍晚,胡子领这十几个人出去大小便,曾祖父趁胡子不防备,顺手就把剃头刀给捞出来,迅速塞到了袖筒里,当时谁也没看见。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已到了初冬季节。

 

(六)从胡子口里死里逃生

 

天渐渐地冷了。

有一天晚上8、9点钟,天上下着小轻雪,胡子又让大伙出去大小便,回来好睡觉。曾祖父走在前面,随手用剃头刀子就把捆手的绳子给割断了。他假装往前走,快走几步,并一路小跑,把后边的人拉下了一段距离。这时胡子一看有人跑了,就去追。两个胡子一齐追赶,曾祖父一看跑不了了,正赶上前边有两根大倒木,倒木下面有个大深坑,情急之中,他一头就栽进了大坑里,搂两把树枝子把身上一盖,坑上边的人不注意,根本看不见。当时他的想法就是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这时,前边的胡子跑到大倒木旁边说,哎!怎么没了呢?后边那个胡子问,这是谁的脚印?前边的胡子说,那是我的脚印,就这样,两个胡子来回走了好几趟,地上的脚印被他们俩踏得乱八糟的,两个胡子没找着,不高兴地回了木棚子。

这时天上的雪也越下越大。估计两个胡子走远了,我曾祖父从坑里站出来,打打身上的尘土刚要走,就听见木棚子那边有人说,你们两个笨蛋,死人叫你们给看跑了,还不赶快给我找回来去。

一个胡子说,这黑灯瞎火的,雪下得这么大,又没脚印,上哪找去。那个人说,不找不找吧,这些个人给我好好地看着,要是再跑了,我拿你们俩试问。

头领的这些话,曾祖父听得一情二楚。他心想大概是没事了,转身朝山下走去。走了不大功夫,他就迷路了。他想必须得找个地方呆一宿,否则走不出去,会冻死的。等到天亮,看看方向再走。于是,他就找了一棵大树,在树底下坐下并靠着树根儿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啥时候,睁眼一看天色已大亮了。他站起身来,看看了四周,这是哪呢?也弄不明白,他想了想,决定先上山顶看看再说。

踏着齐腰深的积雪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后山项,往四下一看,在东边半山腰有一个小棚子,烟筒还冒着烟。曾祖父心想,不管怎么说,先到木棚子去找点吃的再说,顺便也暖和暖和。这一走又是半个多小时,来到木棚子,开门一看,屋里只有一个做饭的老头子。曾祖父上前叫到:师傅,我是过路的,到这找点吃的,给点行吗?那个老师傅说你是干什么的。曾祖父说,我是给王连长种大烟的。老人说,哎呀,这半头午响的,饭都凉了,能吃吗?曾祖父说,行啊,只要有点吃的,凉热都没关系。说完,那个老师傅盛了满满一大碗饭,端来了一小盘咸菜,说,没有菜了,你吃点咸菜将就吧,曾祖父说谢谢你了。就在我曾祖父端起碗吃饭的时候,老师傅说,你先吃着,我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说完老师傅出了门就往山下走去。

等他出了门,曾祖父心想,我虽然没说真名,但他是不是怀疑我了,保不准他是去找人来抓我吧,不行,我得赶紧走。接着,他胡乱地吃了几口饭,快速地走了。他看那个老头子是往山下走了,他决定就往山上走,一定不能叫他们堵着。

曾祖父没用几分钟就往山顶上去了。刚到山项,远远地就看见那个师傅领来好几个人,一下就把房子给围上了,开门一看,什么也没有,那几个人又顺来时的路奔山下去了,到了山下的横道上,东西各分两路搜查,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这情景,我的曾祖父在山项上看得很清楚。原来,那个老头就是给胡子们做饭的,所以他告了密。好险哪!我的曾祖父吓出了一身冷汗。

曾祖父在山上一直顺着山项往西边走。走到晌午歪了,在山尖下一看,山下远处有一条小河,河那岸就是铁路,有一条铁路线直奔东南方向。他凭多年经验看了一会分析一下,可能离黄泥河子不太远了。他又想,我现在不能下山,因为他看到山下的横道上依然有人来回走动,所以就没敢下山,一直呆在山上,直到天黑才下山。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 ,来到小河边。此时,虽然已是初冬,但上河还没有上冻,不过两岸已经结冰,曾祖父找来一个大木棍子,往河中间一探,也不过齐腰深,他也没顾得河水太冰冷,把衣服一脱,卷一卷,用两手举着就淌过去了。虽然冻得够呛,不管怎么说,总算逃离了胡子窝。过了河,急忙穿上衣服,正赶上这时从西边来了一趟列车。车过去了,曾祖父顺着列车的方向一直往东走,走到半夜累了,就在路旁草棵子休息一下。睡醒一看,东方已发白,就站起来,继续走。走了半头午已来到了黄泥河街。找了个朋友借两个车票钱,下午两点上了火车,

一路顺利地回到了大石头镇,下了车直奔家里。

家里人做梦都没有想到原以为不在人世的他竟能活着回来,这可真是个奇迹。

家里人好一顿高兴。曾祖父叫胡子绑票去了100来天,好歹算回来了。老人家心想,我在大倒树土坑下隐藏着,为什么那两个胡子就没看见呢?明明是我走的脚印,可那个胡子硬说是他走的,是那个胡子故意救我,还是老天爷在开恩保佑我。所以,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头猪,杀了,请街坊四邻来吃喜。同时,对天上供磕头,感谢老天爷的保佑。

 

(七)文革期间,曾祖父成了“日本谍报员”

 

文化大革命期间,大石头镇的造反派小将把我曾祖父给抓走,关了40多天禁闭。给他住的是小黑屋,没有电,每天叫家里人只能送两顿饭。早晨是我的父亲上班前赶紧把饭送去,晚上下班回来,他再去送晚饭。每天两顿饭,都是我的父亲去送。抓我曾祖父的理由是说,他是日本谍报员。每天早晨,胸前挂着个大牌子,上写:“日本谍报员”五个大字,一直游街示众四十多天。我曾祖父被放回来后,没事时就对我的父亲说,说我是日本谍报员太屈了,我全给咱们抗日联军做事啦。联军们一下山,我就给他们弄吃的,叫他们吃饱喝足。临走的时候,还每人背着粮食。他们走后,叫我天一亮就去报告日本鬼子,鬼子相信我的话,我一去报告,他们就去讨伐,结果每次都是大败而归。鬼子还说我的报告很准,伸出大拇指说:“你的是大大的良民”。

 

      (八)感谢新中国,他渡过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由于动荡的生活,我的曾祖父养成了睡觉从来都是头朝里的习惯。他说这是因为怕来人抓时能迅速从窗户处逃走。即使是过上了太平的生活,他仍然是改不过来,他说头朝外睡觉总是睡不着,心里头格外地不踏实。

曾祖父一生养育了8个子女,6女2男。但因为动乱和营养不良,我的爷爷和大爷爷以及他的大女儿(我父亲的大姑)都在30多岁时就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对于丧子的打击,远远地超过了他被胡子绑票的打击。每每回忆起这些,我的曾祖父都会忍不住地落泪。

60年代初期,我的曾祖父来到我们家后,感叹我的父母对他的好,他就一直长住在我家,而他的5个女儿谁接他走他都不走。

曾祖父来到我们家时已经是70多岁的人了。在以后漫长的20多年中,我的曾祖父始终和我们全家生活在一起,虽然我家孩子多,我们兄妹五人只有父亲一人工作,母亲则以打零工增加点收入。但曾祖父却觉得在我们家生活起来最舒心,在他的心里,传统观念占据着他的思想,他觉得女儿家再好,也只是别人的家。自已的孙子家再穷,也是自已的家。

由于我们家老人孩子大大小小共8口人,所以,在那个年代,我们家的生活比较困难。那时候,母亲为了增加点收入,不得不到处找活,脏活累活全不怕。她当过车工,当过泥瓦工,掏过大粪,反正什么活都不在乎。由于生活的压力,母亲在40岁的时候,就被别人误以为是50岁的老妇。

在父母外出做工的时候,我的曾祖父就主动担当起了看护我们小孩子的任务。我和小妹妹从小到上学一直没有上过托儿所。当家里只有我和妹妹二人时,老人家就给我们讲他过去的那些特殊的经历,那些让人难以忘怀的历史。后来,我们渐渐地长大了,他也一天天苍老了起来。

为了让他老人家吃得好睡得舒服,我父亲给他间壁出了一个小屋,只有他一人居住。吃饭时怕人多他吃不好,就在小屋里给他单独放个小桌,吃小灶。那时候,父亲在工厂做工人,每天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他老人家的小屋里摸一摸炕凉不凉,住得是不是舒服。老人快90岁的时候,基本上下不了炕,母亲则不厌其烦地给老人家洗洗涮涮,甚至拉在炕上的脏东西也不嫌弃。父母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了我们五兄妹,我们也成了孝顺的好孩子。在放学以后,我们也会帮助母亲给曾祖父倒尿盆,刷尿盆,老人家常说他在我们家过的这20多年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80年代中期,我们家也开始吃起了细粮。那时候,家家都用粮本领粮,为数不多的细粮,母亲大都留给了老人家吃。当曾祖父在小屋里一个人吃着散发着香味的大米粥时,我们全家人则在另一间屋子里吃着大饼子(一种用玉米面做成的食品)就着白菜汤。母亲常说,老人家岁数大了,年轻时受了不少的苦,老了一定要让他在咱们家享享福才行。而老人家也觉得现在的生活一天天好了起来,生怕自已有一天会离开我们,所以,在那段日子里,老人家既怕过年又盼过年。他每天总要对放学回来的我和妹妹问一问今天是什么日子,还有几天要过年了。他就象一个老小孩一样。

1984年2月15日下午,一向能吃能睡的曾祖父在问一遍今天是什么日子之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他走得非常安祥,非常平静,似乎没留下任何遗憾,也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尽管他是那么想再多过几天好日子,可岁月无情,他终抵挡不住无情岁月的袭击,离我们而去了,享年92岁。

尽管我害怕死人,但曾祖父去逝时我一点没有感到害怕,相反,我还掀开盖在他身上的白布,看看他脸上和手上拿着的东西,那是活着的亲人们怕他害怕送给他的打狗棒之类的东西。

送葬那天,天非常冷。亲戚朋友跪满了一条街,他是我们大石头镇有史以来为数不多的长寿老人之一。我走在送葬的人群当中,看着被放大的遗像上老人家那饱经风霜的脸宠,我的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载着老人家的灵车渐渐地远走了。我知道老人家已随风而去。那一段段不平常的岁月被他带走了,而带不走的将是我们全家人对他永远的怀念。        作者:司金艳

 

作者信息
更多>>
昵称:晨曦
年龄:0
作品数量:9
用户组:管理员
查看ta的作品
作者介绍:
相关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