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小说:大路朝天
作者: 浏览:12662 发表时间2013-07-08 14:40:20

(一)

晓丽整个晚上都特别地心烦。

窗外的雨一直稀稀落落地下个不停,就象晓丽此时的心情,既烦躁又不安,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她打开电视,随手拔了几个频道。这些年,电视里不是打打杀杀就是情啊恨啊的,不是一个男人爱上了有妇之夫,就是几个女人共同抢一个男人,这些粘乎的情节真是没劲透了。这些电视剧,晓丽都不喜欢看。她赌气又关上了电视。

丈夫又是一夜未归。

自打14岁的儿子上初中,住进了学校之后,这1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就只有晓丽的身影时常出现了,丈夫推口忙整天不回家。每天下班之后,晓丽常常觉得这房里空落落的,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晓丽的觉也睡得极不踏实。她似睡非睡,即使睡了一小会也是总做梦。

在梦中晓丽看见丈夫的影子非常模糊,丈夫的衬衣领子上印着女人的口红印,她质问丈夫,丈夫却说不知是谁碰上去的,他说她冤枉他。两人在一起撕打着,丈夫一怒将她推倒在地,气愤地说咱俩离婚吧,既然你这样不相信我。晓丽从心中是不想和丈夫分手的,她抱着丈夫的大腿哭着说,志杰,别离婚,我求求你。可是丈夫任凭她的哭喊一脚将她揣到了很远。

晓丽一咕碌从床上掉了下来,怀里抱着的不是丈夫的大腿,而是自家的一个枕头。她这才知道刚才是做了一个梦。

 晓丽的心情很坏,就象自家卧室里那盏忽明忽暗的灯。

晓丽想起这盏灯还是丈夫出差上海时买回来的。他亲自安上灯后,握着晓丽的手说,亲爱的,我要营造一种气氛,让咱们俩在一起时永远保持一种神密感,你看见这盏灯时就象看见我在你身边一样。

从那以后,这盏孤灯就代表了丈夫陪着晓丽过日子。

       孤灯下,映着晓丽瘦小的身影和带着一双黑眼圈的眼睛。

       不知不觉之间,晓丽觉得丈夫好象变了。至于问题出在哪里,究竟有没有那个所谓的“第三者”,晓丽心中始终是个谜。但隐隐地感觉到丈夫对自已不象从前那样疼爱了,也不关心自已的情况,就连和丈夫唠几句悄悄话,丈夫都直喊累,没等她把话说完,丈夫那边已经酣声如雷,只将她一个人谅在了一边。

        比如前几天,晓丽等到丈夫回来时已是后半夜1点半了,晓丽跟丈夫说自已这个月“那个”都过好几天了还没有来,是不是又有喜了。丈夫只说了一句不可能吧,就倒头睡下,晓丽气得眼泪直在眼框里打转转。

       第二天早晨醒来,晓丽连一句话没跟丈夫说就上班去了,而上班之后,晓丽盼望着丈夫能打个电话向她道一声歉,晓丽的气也就消了,而丈夫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这样的事情在从前是没有过的呀!

晓丽随手翻开一本旧杂志。其中一页中说男人有外遇回到家之后的种种表现。晓丽一一比对,10条中就有6条和丈夫目前的状况相符。

有一条是这样写道:男人有了外遇以后,不愿和妻子过夫妻生活,但又找不出其他理由,就假说加班后太累倒头就睡,或者早起,以此来避开妻子的示爱。晓丽一想,太对了,这一条最象。回想起丈夫的种种表现,不是有意避开自已吗?

那天,晓丽刚钻进丈夫的被窝,用手锊锊丈夫的头发,这个细微的动作只有夫妻俩才懂得,那是妻子示爱的表示。可是,丈夫却转过身去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说早点睡吧,明早6点叫我,我还有事要处理。

晓丽的脸腾地就红了,默默地睡下了。

还有一条:丈夫对妻子的事情漠不关心,什么情况也不愿意问。

晓丽觉得这一条也挺象的。丈夫最近一段时间里跟自已什么话也不愿意说,也不询问自已在单位和同事们相处得怎么样。

一个月以前,丈夫托人将她从学校的总务处调到了老师们都羡慕的财务处,当起了一名出纳员。但由于晓丽的文化水平低,其他财务人员都有点不太理她,这在晓丽的心中一直是很不舒服的事情,为此,她没少在丈夫的面前唠叨。丈夫总劝她,遇事要多从团结的角度出发,尽量和大家好好相处。可是,现在丈夫却不问她在财务处的情况了,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二)

36岁的晓丽平常不喜欢打扮自已。不论在什么场合,都是一派素面朝天的形象。

晓丽常对朋友说,都快40岁的人了,打扮起来给谁看呀,还不如省下钱来给家人买点好吃的补养身体。再说,我们家志杰也经常不着家,我打扮他也看不见。

朋友就没话说了。

其实,在晓丽的内心深处,她是很自卑的。她和丈夫李志杰是从小的邻居。但晓丽总觉得她和丈夫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

晓丽和丈夫从上小学时起就在一个班。后来,高考时晓丽没有考上,而志杰却上了医科大学,专攻外科。两人才有了距离。

但晓丽就是喜欢志杰,任谁说也不行。她说如果志杰要是不娶她,她就不活了。

在志杰上大学的那几年,家中只有志杰的父母二人,一个姐姐远嫁到了外地,也无法照顾父母。就这样,接下来的那几年,几乎就是晓丽在替志杰尽义务。

志杰的父母年岁大了,都患重病在身,志杰远在外地,干着急也别办法。晓丽那几年待业在家,没事就往志杰家跑,弄得爸妈直喊白养了个女儿。

等到志杰大学毕业后,分配回了家乡的医院,成了一名外科医生。这期间,志杰认识了一位医院的小护士,两人好得不得了,可志杰妈说啥也不同意,非逼儿子娶了晓丽不可。

“你说你说”,志杰妈用手点着儿子的脑门,“晓丽哪点不好,人好,手巧,心地善良,这么多年你不在家,都是她来伺候我和你爸,咱们老李家的人不能不讲良心啊!”

志杰妈摆出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老人家认死理,如若不然,老太太就要和他脱离母子关系。所以,他逼着儿子必须马上就和小护士分手。

那是一个月色如水的晚上,志杰和小护士手挽着手徜佯在公园的林荫道上。

女孩子问志杰:“咱们的事真的一点希望没有了吗?”

志杰把头扭向一边,不敢看女孩的眼睛,那双眼睛写满了忧伤和愤慨。

“我能有什么办法,爸爸和妈妈身体不好,我不能因为这件事气坏了二老的身体。”

女孩一听这话,更生气了:“亏你还是个男子汉,难道你的婚姻大事就由你的父母包办吗?你还上了五年大学,这五年大学白念了吗?

志杰受了女友的一顿抢白,头低得更厉害了。

其实志杰心里非常矛盾。

他外出上学五年,他每次回家呆得时间都不多,但作为一个青年人,他能感觉到晓丽对他的一片痴情,但他总觉得他和晓丽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了,他再也找不到小时候的感觉了。

晓丽则不然。每次志杰回家,她都要送给他一件礼物。或者是一件手工织的厚厚的毛衣,或者是一副亲手做的鞋垫,让他感到接受和不接受都没有理由。

年已6旬的二老总在他耳边谈起晓丽的种种好处,谈到激动处,老人热泪直流,弄得他不知所措。

末了,老人总要说上一句:“这么好的姑娘你上哪去找啊!

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志杰和小护士无奈地分手了。小护士伤心的调离了这坐令她难过的医院,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从此,二人再也没见过面。

在志杰和晓丽准备结婚的那些日子,晓丽发现志杰一点也不高兴。她独自一人操持着婚礼前的准备工作,志杰推说加班,工作忙,把这些琐碎的活计全都交给了晓丽。

每当晓丽征求他的意见时,他一句话就把她挡了回去“你看着办吧。”

正是这句让她全都做主的话,令晓丽的心情好长时间高兴不起来。

(三)

晓丽决定跟踪丈夫。她要调查究竟在丈夫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是象人们所说的丈夫也有了第三者。如果失去了丈夫,晓丽觉得天快要蹋下来了,她的生活中离不开他,她不能没有他,她要为捍卫自已的爱情而向神密的第三者宣战。前提是如果真有那个人的话。

晓丽决定一个人做这件事。

她不能将这件事告诉给她娘家的亲人。当初她执意要嫁给志杰,家人都不同意,尤其是哥嫂,劝她不要想入非非,将来让人家给揣了那天,后果就太惨了。

哥嫂都是没有什么文化的工人,他们不懂得太多的道理,只是用平常人的眼光看这件事,感觉她和志杰不太相配。

“人家是大学生,又是外科大夫,能看上你这个高中毕业生吗?咱还是好好地找一个疼咱爱咱的工人或者个体户,和咱一样的文凭,到了人家,咱也不受气。听嫂子的,别嫁志杰了,你俩不合适。”

可是晓丽铁了心嫁志杰,嫂子的话她根本不放在心里。

她冲嫂子一笑说:“别看他是大学生,到时候,照样给他拿下,不信,你们走着瞧!”

如今,落到了这般田地,她还能再回娘家搬救兵去了吗?

她开始实施自已的计划。

她象平常一样不动声色。在丈夫睡着了的时候,他偷偷配制了丈夫的全套钥匙。

她不知道哪一把是丈夫的办公室的,反正全配下来都能派上用场。

一个月色朦胧的晚上,晓丽见丈夫独自一人出来,便悄悄地跟踪他。

她发现丈夫在一家酒吧里和一个长发挥肩的女人在说笑着,女人背对着她,她看不见女人的脸,却看见丈夫笑得非常高兴,还不时地给那个女人倒酒,两个人在一起开心的样子真让晓丽嫉妒得要发疯。

晓丽独自品尝着这杯苦酒,令她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可她不能对朋友说,她不能让朋友们看她的笑话。昔日,那些朋友得知她找了个大学生,而且还是一个学医的,都羡慕得不得了。

她该怎么办呢?她在内心里独自地问着自已。是捍卫自已神圣不可侵犯的爱情,还是把不再爱自已的丈夫拱手让给那个女人。

晓丽的心乱极了。

她茫然在大街上走着。看见一对对情侣手牵着手在大街上散步,晓丽内心十分地羡慕他们。在常人看来那样平凡的感情对于晓丽来说,都是一种奢望。她记不起来丈夫有多久没有陪自已上街了,每次劝他去,他都说没兴趣。看来不是丈夫对上街没兴趣,而是对自已失去了兴趣。

那天晚上,丈夫回来后倒头就睡。晓丽偷偷地翻开他的手机,一个又一个地记下了他打过的手机号码。

第二天白天,晓丽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拔打这些手机上了。凡是男人接的,晓丽就说一声打错了,对不起。凡是女人接的,她都要问一遍是人家是哪个单位的,自已是志杰的爱人,言外之意就是向人家挑明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跟自已的丈夫有染。可这样的办法也没有凑效。有哪个傻女人会向情人的妻子承认自已的事情呢?

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她只有等待机会。她相信凭自已的能力一定会找出丈夫的那个情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机会终于来了。

丈夫要去外地出差,购买外科所需要的手术器材,说好要去一个周的时间。

她在晚上趁医院无人时来到了丈夫的办公室。外科办公室只有一名医生值班。

她对值班医生说,我们老李不在家,户口本在他那,我来找一找有用处。

于是,一封放在办公桌里边火辣辣的情书被她发现了。

这封情书是这样写的:自从我遇见了你,我的心就狂跳不止。生命因为你而格外精彩。我不要任何的承诺,我也不要你给予我什么,我只要你的心,我们两颗心在一起,我就满足了。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要永远记住我们相爱的日子——7月15日。爱你的云。

晓丽的心忽悠一下就吊到噪子眼了。只觉得胸腔里的血直往外涌,她的手在颤抖,心蹦蹦地跳得非常剧烈,拿信的手连信都握不住了,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晓丽坐到地上,身子很沉很沉。思来想去,早就怀疑丈夫有了外遇,发愁的是找不到证据。等到真的拿到证据的时候,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想不通丈夫为什么会背叛自已对他10多年的感情。

为什么?为什么?她在心里问自已。她找不出丈夫抛弃自已的理由。

10多年来,她带孩子,伺候老人,两位老人是在她的照顾下辞世的,临终还一再夸她是个好儿媳,就连左邻右居也都说他们老李家前世修来的福,找了个这么好的媳妇。可是丈夫却为什么不领情呢?

她决定保存证据。拿起信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她神思恍惚,茶饭不思,心里犹如万箭穿身,难受得恨不得撞墙。她想好了一定要和丈夫血战到底,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即使拖到七老八十岁,也不会答应离婚,她绝不会叫他们得逞。

(四)

 

晓丽的丈夫回来那天是个下午。

丈夫的样子很平静,好象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

他拿出一件样式时新的衣服,说是给晓丽买的,然后就称单位有事,要急着出去。

晓丽心里象冒火,脸上却装出很和气的样子说,你刚回来,别急着出去了,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咱们在一起吃顿饭,咱们两夫妻已有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吃饭了。

这个理由丈夫没法拒绝,况且丈夫确实好长时间没有在家里和她在一起吃饭了。

这些天,丈夫头半夜回来时候都不多,几乎都是后半夜回来的,有几次丈夫推说加班太累就在单位将就了,所以,这回丈夫实在是没有办法推脱。

吃完晚饭,晓丽穿上了那件非常性感的睡衣。

这件睡衣还是丈夫出差北京时给她买的。晓丽还记得第一次穿它时,丈夫激动了半天,抱着她好半天,还主动地吻了她,晓丽头一次见丈夫对她有那么大的激情,晓丽在心里默默地感谢这件睡衣给她带来的好运。

晓丽今天穿这件睡衣有她的用途。她想重新激发丈夫的热情,她想证实一下自已在丈夫心中还有没有地位。她希望丈夫办公桌里的那封情书是别人写的,只是很偶然在那里发现了它,并不是丈夫的初衷。只要丈夫心中还有她,还对她有热情,她就要挽救他们的婚姻,原谅她爱了一生的丈夫犯下的错误。

晓丽的丈夫坐在沙发上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仿佛烟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晓丽的心情也比较复杂。她在蕴酿着自已的情绪,努力地做到平静地和丈夫交谈。

晓丽见丈夫也不和自已说话,就径直地走过去,将丈夫手中的烟头掐灭,将丈夫拉到自已身边。

晓丽对丈夫说,你也累了一天了,出差在外这几天睡得还好吗?丈夫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还行吧。

说完就从晓丽的怀里挣脱出来,自顾自地进了卧室。

晓丽的心里只想哭,她强迫自已再高兴起来,紧跟着丈夫进了卧室。

丈夫钻进了被窝,背着晓丽,又说了一句,你也累了一天了,也早点睡吧。说完独自睡着了。

晓丽在黑暗中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丈夫在黑暗中醒来,将灯拉亮,见她如此模样,心中不禁烦恼起来。对她说,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说哭就哭,真烦人,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上儿子那屋去睡了。

晓丽觉得丈夫现在对于她来讲,根本就是一个陌生人。如果丈夫和她是一起来住店的,或许见她一个女人在哭,也会问一问为什么会哭啊。可是现在丈夫一见她在哭就特别地心烦,这不能不令她怀疑,丈夫对自已的感情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吗?

晓丽现在觉得自已越活越没有性格了。从前那个爱唱歌的晓丽,那个爱笑的晓丽,那个爱美爱打扮的晓丽到哪里去了呢?

晓丽紧紧地抓着被角由大哭到嘤嘤地哭泣,最后到哽咽,晓丽听着隔壁屋里丈夫发出的均匀的呼噜声,她觉得那是对她极大的讽刺。

晓丽终于明白了,丈夫和她决不是一路的人,即使她是多么地爱着他,但在他的心目中,他从来没有把她当做是自已的妻子,她只是他生活中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家只是一个绎站,在他疲劳的时候,为他提供一个休息的场所。他们俩的婚姻,充其量是她一厢情愿,是他在报她的恩,报答对他二老的照顾之恩。

晓丽心想,我是他的什么人呢?我和他在一起生活了10多年,我和他生育了一个健康的儿子,可是我却从来没有走进他的内心,他的内心始终就是对我关闭着,我无法分享他的欢乐、他的痛苦,他的一切都对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难道这就是我多年来苦心经营起来的“爱情”吗?

朦胧之中,嫂子走了进来,嫂子对她说,晓丽,不是嫂子说你,你们俩根本就不是一路的人,即使将来结了婚,你也不会幸福的。又一会,白发苍苍的妈妈又走了进来,妈妈用手抚模着她的脸,晓丽直觉得妈妈的手好温暖好温暖,妈妈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花,对她说,别害怕,孩子,生活本来就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好好活出自已的性格来,别再过这种日子了,你手巧,心眼好,将来一定会找到自已的幸福的。正当她要和母亲一起离开家门的时候,儿子田田跑了进来,儿子跪在她的面前,满脸都是泪水哭着说,妈妈,别离开我,我不让你和爸爸离婚,如果你们离了婚,我就去死。晓丽抱着儿子的头说,孩子,别死,即使让妈死了,妈也舍不得让你去死啊!她抱着儿子娘俩痛苦万分的时候,丈夫走了进来,丈夫用手指着她的脑袋说,快滚开!你这个不知耻的女人,你别想让我再爱你,我已经有人了,说完,身后闪现出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影,晓丽气愤地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们!

骂着骂着,晓丽直觉得眼皮发沉。等她猛地睁开眼,才发现刚才的那一切都是在做梦。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晓丽联想到在梦中遇见了已经故去6年的母亲,还梦见了多年不来往的嫂子,还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在外地读书的儿子,忍不住又哭出了声。对了,梦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站在丈夫身后,那个女人会是谁呢?

天渐渐地发亮了,丈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走了。

晓丽揉揉发麻的胳膊,起身来到镜子旁边。镜子里面的女人眼睛红肿,面容憔悴,看样子象是四十开外的年纪。

晓丽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再去洗洗脸。她打开窗帘,外边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很温暖。

她想,又是一个新的一天开始了,她不能再这么生活下去,她要去找丈夫好好地谈一谈,不管丈夫有没有那个所谓的第三者,她都不想再和他过下去了。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也许,自已当初的想法就是错误的,其实替丈夫想一起,他也活得好痛苦,何必要让两个人再承受痛苦呢?

她吃了一点饭,找出自已最漂亮的风衣穿在身上,又对着镱子重新梳了梳头。

早晨的空气真新鲜,她推开房门来到街上。大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人们都在为自已的生活到处奔忙着。

她想,大路朝天,条条大路通罗马,自已也该寻找一条属于自已的路了。

阳光照在身上,真的好温暖。

 

作者:司金艳

创作于2003年2月6日下午3时许于敦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