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女 贼
作者: 浏览:12465 发表时间2013-07-08 14:22:42

  王玉这几天特别的闹心。先不说别的,就那个一脚也揣不出个屁来的男人,提起他来就让她心烦。看别人家的男人,外出打工的打工,做买卖的做买卖,一年总比在家种地强。可她那个男人,就知道守着那点庄稼,哪年哪月才能富起来,才能盖上三间大瓦房呀。守着这么个窝囊费,不气出个病来才怪呢。王玉一大清早就叫男人出去借点钱,快开春了,可家里连买化肥的钱到现在还没有着落呢。4岁的独生子小毛这几天也不知是怎么啦,脸色也不好,不爱吃东西,胳膊上好象也不对劲,在肘弯处好象是细了好多,王玉心里有点不踏实,可别是孩子得了什么病吧。她想领着孩子去县上看病,可是家里一分钱没有,拿什么去啊。男人蹲在地上,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抽着大旱烟,鼓的满屋子都是烟。半晌,他才停了下来,问王玉,上哪去借呀。王玉气得一把抢下那个大烟袋,扔得远远的,对着男人大声喊着,爱上谁家借就上谁家借,借不着,就去抢,去偷。这几年,村里的贫富差距是越来越大了。有的人出国去当劳工,苦个三年五载的,回来时家里人的后半辈子也就有了指望的了。那年有个叫啥"斯"的国家招工人,村里的小伙子报名的去了不少,现在每年都往家里邮钱。就是不出国的,到县上打工,一年也能挣个三千二千的。可是她的男人啥也不想干,说是出了国怕想家,外出打工又怕找不着活,反而害得家里的庄稼没人种。总之,他是在热被窝里呆惯了,不愿出去吃苦。没办法,男人不出去吃苦,只好让老婆孩子跟着他受苦吧。第二天,王玉约上了相好的张财和她一起坐车到了县上。城里的医院说道可真多,这么的牌牌, 出了这屋进那屋,一会划价,一会交款,一会做化验,弄得王玉直发蒙。幸亏张财有经验。这才解了她的围。张财和她同岁,也是她们村的。张财有点小本事,会打家具,村里的人结婚都找他打家具。张财比王玉家过得好,常常接济她们家,每次王玉来借钱,张财都爽快说,不着急还。如果实在还不上,他也从来不要。一来二去,王玉感念他的好,两人就好上了。这次来医院张财顺便给老婆抓点药。张财说他老婆有点妇科病,至于什么病他没有说,王玉也没问。张财一直帮着王玉进出这个屋那个屋的,直到孩子的化验结果出来了。这一看不要紧,可把王玉吓坏了。据城里医生讲,孩子的这个病叫血友病,是一种血液病,也就是血液里缺少一种因子,平时不能磕着碰着什么的,否则,孩子就会有生命危险。而且,每个月孩子都要来医院做一次血液透析,就是把全身的血换一遍。这下子,王玉可彻底傻眼了。且不说给孩子治病的钱没有,每个月透析就要500多块钱,这不是活生生的要她的命吗?回来的路上,王玉也不说话,平时一向爱说爱笑的张财也沉默不语。两个人都有了心事。回家后,王玉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卖牛、卖家什。家里的这头母牛养了已有三四年了,为了独生儿子小毛,家里实在没啥值钱的东西可卖了,只好顾不了那么多了。男人更不吱声,只是烟抽得更勤了。王玉看见他那副得性,真想一脚给他揣南泡沿去。没用的家伙!她在心里愤愤的骂道。这其间,张财给她送来二千块钱。再以后,来的次数就少了。可是儿子住院以后,花钱就象流水一样,卖牛的钱和张财送来的那几千块钱就好象是几粒石头子被抛进了大海里,连个响声都没有听到,转眼就不见了。王玉搂着孩子只是哭,哭自已和孩子不幸的命运。在孩子住院的第五天头上,王玉没办法,只好又去找张财商量,让他帮帮自已,因为她知道他手里有钱。以前,两人好的时候,张财不止一次地劝她和男人离婚,他要娶她。张财第一个老婆生孩子时难产死了,现在找的这个女人娘家在外地,经常一住娘家就是几个月的不回来。张财独守空房的时候,王玉就经常去那里。虽然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可是王玉顾及名声,不想离婚,于是,两人的关系就一直僵在那。现在家里的天蹋了,她当然要找张财帮忙。可是找了他好几次,张财不是不朝面,就是三言两语地打发她走。弄得王玉整天哭天抹泪的,心里明白这是张财嫌她是负担了。回到医院里,医院的催款单上面一次就要交五千多块钱,王玉连死的心都有了。当她再一次来到张财家时,张财家的房门已经上了锁。等了半天,张财家一直没有人。王玉心里直骂张财没良心。天快黑了,王玉倚在张财家的仓房门边暗暗地掉眼泪。哭了一阵子,王玉在张财家的仓房门边睡了………过了几天之后,张财突然发现他放在仓房天花板里的一张存有2、6万块钱的存折不见了。这可是他背着老婆攒的私房钱啊!张财也蒙了,于是他向乡里的派出所报了案。乡派出所的警察通过调查储蓄所里监控录像,发现这笔钱已被一个女人取走。而张财也记起,他和王玉相好时,有一天,还是他和王玉一起去存的这笔钱,当时,工作人员让他留一个密码,王玉随口说了四个数字,而那四个数字就是王玉家的电话号码的后四位数。于是,不经意间,普通的村民王玉就变成了一个女贼。再后来,她被判了有期徒刑6年。在监狱里,她的编号正巧就是那四个神密的电话号码。

作者:司金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