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幸福
作者:展有发 浏览:685 发表时间2020-07-15 10:20:51

  仲夏时节,每一个黄昏都是幸福和快乐的。但它需要发现,需要寻找。

    太阳的过度热情让人们主动退避三舍,黄昏的到来又让人们欣喜如狂。

    凉风伴着夕阳,疲乏的太阳把一天的工作交给还在路上的月光,大柳树晃了晃硕大的树冠,满头绿发迎接最后的霞光,长长的树影越过小区的围墙,宽阔的马路便热闹起来。

    这是一天中外面人最多的时候。

   总是要等到六点以后,连夕阳也变成了萎缩的目光,居住在楼房的人们便三三两两的走出家门,小区的广场是最热闹的地方。

    穿着时尚的年轻人自然是仲夏靓丽的风景,成双结对的中年夫妇也不甘落后的走在甬道上,这是个逐渐老龄化的社会,老年人的身影不可小觑,最快乐的当然是孩子,虽然不多,但每个孩子都会让人们感到幸福。

   约定好了似的,有人准时打开音乐,小区广场立刻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舞蹈表演开始了,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小广场成了自由的舞蹈表演舞台,没有人指挥,也没有人吵闹,只要音乐一响,男男女女拉着手或掐着腰,轻松的滑进广场中央,他们的年龄、服装、体态各不相同,有的可以说很不相称,舞姿也不是很美,但没人在意,特别是观众,那些坐着的老人,站着的中年和青年,大眼睛,肉嘟嘟小脸的孩子,都在静静的欣赏着这夏天的风景。

   探戈,水兵舞,恰恰舞,慢三,快四,两个男人,两个女人,最好看的当然是一男一女的舞伴,广场中央足够大,跳舞的人可以自由发挥,有个穿白色纱裙的高个子女人还跳起了新疆舞。

    天空是那种模糊的蓝,四周在变暗,夜晚制造的凉意在慢慢升起,在阳光下煎熬了一天的植物也都睁开眼睛,修剪成圆形的绣线菊在浓密的枝叶中伸出一小团,一小团粉红色的花,被园林工人特意留下的几株绿藤也不负众望,三两朵喇叭形的打碗花嫩嫩的开在广场旁边,一些散步的人看到了,用手机拍个照,黄昏的幸福蔓延着... ...

   离广场一百多米,一对老夫妇正在长得绿油油的小菜园中忙碌,因为年龄大,那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吃力地为她种的茄子打岔掐叶,另一边剃着大光头的老爷爷在架豆角。

   广场上的音乐一响,大光头便开始魂不守舍,他拿着一根架条,立在豆角秧旁,大光头被悠扬的音乐拉扯着,一颗老心脏已经飞了。

   “哎,我说你又要去看跳舞。”老婆婆背对着老伴问。

  “啊,都跳上了。”大光头又向上抬了抬。

   “那也得把豆角架完了吧。”

   “架,架,我才不给你架这破玩意呢。”大光头忽然就来脾气了,他把手中的架条往地上一扔,拐了个腿就向外走。

   “你就和我发脾气能耐,这些破玩意,你哪天少吃了,韭菜,菠菜,豆角,茄子,你一样也不少吃,唉,一有跳舞的女人,你的魂就给勾去了。”老婆婆像在自言自语。

   “人家跳舞就是好看,那么多人都愿意看呢,我咋就不行,越不让我去我越去,咋地吧!”大光头好像生气了。

   “好,去吧,去吧,这辈子我敢说你啥?一帮披着床单子的女人,脸上涂的像下霜,扭来扭去的,可把你们这些老东西给迷住了。”老婆婆仍然给茄子打岔掐叶,看都不看大光头。

   “还床单子呢,那叫披风,啥也不懂。”大光头摇晃着身子,发亮发尖的脑袋也摇晃着,他自顾自的朝响着音乐有很多人在跳舞的广场走去。

   夏天的夜温柔的来到这里,有几颗勤快的星星好奇地看着小镇的故事,风儿甩了甩手,老婆婆站起来,她回头看了看没架完的豆角秧,像对自己的孩子说话:“这可怎么是好,搬到楼上老东西就喜欢看女人跳舞,都快八十的人了,唉... ...”

   橘红色灯光下,老婆婆一手拄着铁锹,肩上扛着镐头,像一个就要被压垮的老树,顽强的向小区走。

   快到小区广场时,大光头急三火四的迎过来,把铁锹、镐头都拢到自己的肩上,腾出一只手架在老伴的腋窝下。

  “你不看人家跳舞了?”

  “天黑了,你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

   “你个老东西,算你有良心。”

   这样的幸福真的很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