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忍让是一种生活的智慧
作者:展有发 浏览:1121 发表时间2020-07-06 15:51:24

生活中,忍让既是一种谦卑也是一种尊严。就像柔软的水可以冲破一道道阻挡最终流进大海,就像无形的风可以找到通过的缝隙抵达另一个世界。而忍让是一种顺应生活的智慧,是通往幸福的窗口。

在北大秧林场养殖蜜蜂近二十年的杨英民决定搬家了,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妻子陈占美时,陈占美的态度是不解和犹豫的。

“是咱们在这养了二十年的蜜蜂,我们才是这的主人,凭什么他们才到这两年,就要把我们撵走,买东西还有个先来后到,要走也得是他们走才对。”妻子的话没错。

“啥事不能光想着自己,是,头些年这一片没人,这里肃静也干净,那是养蜂的好地方,咱们在这里从十箱蜜蜂发展到二百箱蜜蜂,从借钱养蜂到一年挣十几万的过程,那都是我们值得住在这里的理由,可是看看我们的邻居,他们也要生活,也要富裕,他们把木耳菌袋摆在我们蜂场周围,也是看好这里有山有水,交通便利,可是种木耳要洒各种杀虫剂,那也是蜜蜂的杀手啊,唉,去年,我们的蜜蜂从二百箱减少到二十箱,原因就在这啊,走吧,换个干净的地方,咱们的蜜蜂还能壮大起来。”杨英民天生就是个不争不抢的憨厚性格,他从不去埋怨别人,总是绕过别人自己想办法。

搬家的时候,陈占美眼里噙着泪,她无声地收拾着蜂场里的用品,几个邻居见了,都过来帮忙,杨英民不想和他们闹僵,他把笑挂在脸上,话说的让人舒服:养蜂不能总在一个地方,时间长了,蜜蜂容易闹毛病,去年这蜂子就生螨虫,损失惨重啊,今年换个地方,我这老蜂场闲下来了,你们要是想用就用,啊,哈哈。

“别说了,三哥”邻居李二两口子一看杨英民搬蜂场就知道怎么回事,他内疚地对杨英民两口子道歉,“是我们种木耳害了你们的蜜蜂,当初也没想这么多,现在又是你们搬家,这让我们的脸往哪搁,我这就去开四轮车来帮你们搬家。”云龙两口子也开着车来了,两台四轮车,六七个人,连蜂箱带养蜂用品加上锅碗瓢盆行李包裹一趟便都运到了新蜂场。

杨英民选择的新蜂场离林场十里地,紧靠河边,四周是几十公顷的芦苇甸子,对面是望不到边的黄菠萝人工林,一条从山上流出来的山泉水四季不断,林场的人都叫这里暖泉子。

杨英民看上的就是这里的自然资源和山好水好。

他们搬家的时候是四月中旬,甸子里还看不到青草,去年的干芦苇像插在甸子里的枯树枝没有一点生气,大河的水最先醒过来,哗哗的水声一天比一天响亮,天气好的时候,北归的大雁和野鸭嘎嘎叫着从山的另一面飞过来,大雁不在这里停留,它们排着一字形或人字形的阵势继续飞向北方,而野鸭喜欢芦苇丛的隐蔽和温暖,三五成群的野鸭一看到芦苇丛,便欢叫着扑进去,芦苇丛连着大河,野鸭开始安家落户。

杨英民在新蜂场支起来棉帐篷,他和妻子也在安家落户。天气一天比一天温暖,帐篷白天要支起窗帘了,二十箱蜜蜂摆在河边的一片空地上,气温一达到零上十度,闲不着的蜜蜂便焦急地从窄窄的蜂门里爬出来,它们在蜂箱的周围做短暂的飞翔,有几只飞到大河边,落在河边的石头上,但马上又飞回蜂箱的木板上,太阳刚偏西,在外面的蜜蜂马上钻进温暖的蜂箱,它们还得等待一段时间。

养蜂人也在焦急地等待着,野花还没开,蜜蜂出不去,杨英民两口子每天除了收拾蜂场,喂喂蜜蜂,其他时间只好看着安静的大山和那片枯黄的芦苇闲聊,“挺好的蜂场就这么让给别人了,住了几十年的家也空起来,跑到这大河边上住帐篷,想想就来气,”陈占美还在赌气。“会好的,等进了五月,你看吧,这里会让你喜欢的不想离开。”杨英民是乐观的人,它坐在帐篷前,听蜂箱里蜜蜂的嗡嗡声,眼角溢满期待的笑。

东北的春天来的晚,但春天一来,变化也是让人接应不暇的,四月末五月初,白天的气温已经稳定在十几度,晚上有时也刮起暖人的东风,一场淅沥的小雨,第二天早上,山野便换了一副面孔,大河上飘着月白色的浓雾,河边长出一片嫩绿的柳蒿芽,通向外面的小路被青翠的草芽覆盖,山脚下蒲公英开成了一眼望不到边的黄色花海,叫不出名字的小鸟唱着最动听的歌,有点嘈杂,但真的好听啊。

杨英民两口子在这欢快的鸟鸣中醒来,他们掀起帐篷的门帘,站在早晨的阳光里,喜悦的眼神冲向焕然一新的原野。“看,咱们的蜜蜂已经开始工作了。”杨英民指着在头顶飞来飞去的蜜蜂对妻子说。

他们的蜜蜂在飞,但只飞十几米就落下来,因为他们的蜂场已经被旺盛的蒲公英包围了。

陈占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色,高兴得不停的用手机拍照,她拍满地的蒲公英花海,她拍在花海中采集花粉蜜蜂,她拍爱人检查蜂箱的样子,蔚蓝色的天空好像就是她的心情,她把蜂场的图片发到网上,欣喜地说:我家的蜜蜂好幸福。

幸福连着季节的脚步,花香的五月让这对养蜂人品尝着收获的快乐,她们养了二十年蜜蜂,今年第一次收获了纯粹的蒲公英花粉:像黄色的水晶,像金子的颗粒,像花蕊凝结的琥珀。

山肥水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春天的脚步挨着夏天的发梢,这个叫暖泉子的地方到处都是野花的家乡,山脚下的蒲公英,山坡上的荷青花,山顶上的金达莱,花儿是蜜蜂的舞台,有了花儿,杨英民和陈占美的蜂场就有了兴旺。

蜜蜂是勤劳的,养蜂人是勤劳的,暖泉子也是勤劳的。六月,珍贵的黄菠萝开出一串串黄绿色的花,蜂场前面的芦苇甸子长满翠绿翠绿的新鲜芦苇,小野鸭出生了,它们像一群灵活的小毛球,在野鸭妈妈的带领下,排着队在大河里游泳。杨英民两口子的蜂场扩大了一倍,新分出来的二十箱蜜蜂摆在靠南面的山脚下,哪里开着像雪花一样的山梅花。

又是一个火热的夏日,一大早,杨英民两口子就开始打蜜,旁边围着十几个来买百花蜜的人,杨英民一边摇着打蜜机,一边和买蜜的人说话,“今年的蜜好,暖泉子蜂蜜,干净,没有一点污染,不信你们尝尝,这蜜又香又甜,纯粹的东北百花蜜。”

那天,陈占美把他们打蜜卖蜜的视频发到了网上。视频中杨英民笑得好幸福,他的后面是一大片望不到边的芦苇丛,翠绿翠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