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栆粽
作者:展有发 浏览:946 发表时间2020-06-28 10:29:32

人们把美好的愿望寄托于生活的点滴,把期待的幸福赋予生活的花朵,当又一个清晨到来,当又一个端午节到来,我把生活的温暖寄托给习俗的含义,在黄昏的路上,在黎明的曙光,在不得往复的年轮岁月,再一次静下心来,认真细致地包着迎接端午节的粽子。

我是和父亲学的包粽子,而父亲是和邻居大婶学的包粽子。

应该是二十年前的一个端午节,我下班回家,刚进家门,就看到邻居大婶坐在我家的炕上,父亲坐在炕沿上,两人中间放着泡好的粘大米,长长的粽叶,掰开的蜜枣,两位老人挨得很近,邻居大婶正在手把手教父亲包粽子。

那年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母亲去世后,父亲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平时他很少说话,常常一个人坐在小屋里,对于我们的事不再关心,有左右老邻居来串门,也很少听父亲说话,只有邻居大婶来,才会听到父亲的说话声和笑声。

邻居大婶比父亲还大两岁,寡居多年,但她一直是一个人生活。

父亲和邻居大婶的事我从来也不过问,父亲老了,他应该有自己的快乐,但他们又是小心翼翼的,就拿这次包粽子,事先父亲就和我商量过。

“又要过五月节了(就是端午节),额穆来卖货的王大个子卖粘大米和蜜枣,你们想吃粽子,咱就包一些,吃着方便。”接着又说:“你婶会包粽子。”

我明白父亲的意思,老人在试探我,“行,我这就给王大个子打电话,让他过来。”父亲和我在一起十几年,他从不要求我什么,只有在他认为必须这么做时。

当我把买回来的粘大米、蜜枣、粽叶等放到父亲的面前,老人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山村的仲夏阳光明媚,带着温度的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窗台上的月季花便一起点头微笑,邻居大婶背对着窗台,梳向脑后的白发映着夏日的暖阳,她的脸上挂着一层淡淡的红晕,见我进屋,有些局促地抬起头,没等她说话,我急忙笑着和她打招呼:”婶,您来了”。

“哎,哎,,,”她的回答有点慌乱。

“你婶来帮包粽子,你看,人家包的粽子多好,中午让你婶在家吃饭。”父亲显得很高兴,这也是母亲去世后,他第一次以命令的口气和我说话。

那天以后,我以为父亲和邻居大婶会继续走下去,甚至我们兄弟都在商量让两位老人在一起生活的事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就在邻居大婶和父亲越走越近的时候,邻居大婶却被他的儿女接走了,而且再也没回来过。

父亲从此便又回到孤独和寂寞中,但每年的端午节,他都要让我买粘大米和蜜枣、粽叶,然后一个人坐在炕上包粽子,包的那样认真仔细,我也在年复一年的端午里学会了包粽子。

一转眼,父亲离开我们也快二十年了,包粽子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在端午的前夜,就着夜晚的灯光,在夏夜的晚风里,认真地铺平粽叶,卷起粽叶的一端,放入泡好的粘大米,用筷子捣实,再放一枚蜜枣,仔细的包裹起来,捆上线绳,煮熟,在香甜的味道里,亲手包裹的粽子,就变成了生活的一朵浪花。

古时候,参加科考的秀才学子在临考的早上都要吃蜜枣糯米包的粽子,寓意栆粽(早中)。

昨天我在额穆大庙游玩,看别人敲钟祈福,我也过去敲了三下,在悠扬悦耳的钟声里,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个不平静的2020年尽快恢复平静,希望我的亲人,朋友都能幸福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