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化新闻网 加入微信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注册 登录
这个“唠警”受欢迎 修车大爷看合力帮破案
作者:中国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8-06-04 08:43:06 点击:1226



图为王晓建和同事们一起排查居民楼安全隐患。 

  河北省冀中公安局辛北分局泽西派出所有个民警叫王晓建,他个子不高,还有点胖,就爱去辖区的五个小区里晃荡,这瞄瞄,那看看,谁家房子被租出去了,哪里下象棋的老头儿打起来了……家长里短没有他不知道的。再或者就往菜市场门口一戳,也不嫌晒,烈日底下顶着一脑门子汗,跟摆摊修车子的大爷一唠就是半天。

  王晓建嘴皮子利索,那张嘴一开一合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他记忆力极好,听到过的海量信息全都能分类归档存在大脑里,还能连上趟儿,随用随取。他目光如炬,平时下了班回不了河北石家庄的家就去社区里转悠,有时还能瞄到正在作案的小偷,顺便就抓了。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回所里睡会儿觉,其他时间王晓建好像都在上班,不过他倒是乐在其中,建立的群众基础既广泛又扎实。

    修车大爷帮着破了系列盗窃案

  王晓建和菜市场门口修车子的大爷唠熟了,大爷有一天就指着不远处一个走路有点瘸的小伙子悄悄跟他说:“小王啊,我本来不想多嘴,但咱俩都这么熟了,有个事我得跟你说一下,那个人手脚不干净,隔三岔五地就偷电动车,我都观察好久了。”王晓建一听,心中大喜,最近他一直到处摸排南区系列电车丢失的线索,但苦于监控资料有限一直无从下手,这不就送上门了嘛!王晓建问道:“大爷,他腿咋了?”大爷摇了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这人也怪,反正我每次看见他都是推着电车走,也不骑。”王晓建迅速记住了这一特征,回到所里后就开始琢磨怎么抓他个现行。

  蹲守吗?所里本来就人手不够,派一两个人去怕是事倍功半,王晓建脑筋一转,突然又想到了一个人——北区的门卫,这个岗位好啊,把守着小区的进出,而且平时也没少在一起说话,让他费心给帮忙留意着偷车贼,那还怕抓不着?王晓建交代门卫,只要一看到腿瘸的推着电车出来的人就立马给他打电话。果不其然,没过几天,王晓建就接到门卫电话,他火速赶到现场,当场盘查那人所推车辆的来源,嫌疑人支支吾吾说不清,只能束手就擒。带回所里后,王晓建根据从修车大爷那里得到的一些信息展开巧妙地审讯,最终破获了这起6辆电动车被盗的系列盗窃案。

  王晓建和辖区居民唠熟了,大家就都愿找他帮忙,有时候把他喊到家里调解矛盾,有时候就一伙子人到派出所找他评理。小区居民老年人居多,每天在一个院儿里活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发生锅盖碰碗勺的小事儿,几个人吵吵嚷嚷围着派出所调解室的桌子一坐,那架势让屋子里的温度直线升高。王晓建了解事情缘由后,凭着一张嘴,挨着个儿地解心结。在他眼里人与人之间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死扣”,解不开,那就说明工作做得还不到位,道理还没讲透,唠一遍不行就唠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不停地讲话绝没有想象中那样轻松,他的额头上接二连三冒着汗珠,偶尔他会无意识地抹一把。但口舌绝不会白费,调解室的气氛明显降温不少,大家的火气慢慢地也都熄灭了。

    扶持回归人员顺利融入社会

  王晓建跟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唠熟了,他们也爱把大事小情都跟他说说,这让他对社区的情况总是了如指掌。王晓建的脑袋里好像有个档案库,不仅把社区当前的状况记了个门儿清,但凡是有点变化,他也是最先知道的那一个。前两年社区住进来了一个有劳改前科的人,这让居民们议论纷纷。王晓建知道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他,没事就在一起聊聊天,了解他的生活状况和思想动向。得知他早已与社会脱节也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为了稳定他的情绪,同时也出于爱心帮教,王晓建通过自己的关系帮他找了份烧锅炉的工作,这样一来他的生活慢慢恢复了正常,邻居们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对他另眼相看,一举多得。

    既能和谐邻里也能翻墙擒贼

  社区好多居民都认识王警官,亲切得就像他们的一个邻居。但他也有他们看不到的一面,比如在大家熟睡的时候,翻墙头,抓坏蛋。

  王晓建虽然有点胖,但身手灵活矫健,制服、上拷、押解让嫌疑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西区车棚里电瓶车的电瓶总是被偷,这让王晓建伤透了脑筋,白天所里人手不够,他就晚上带着实习生去蹲点,脑袋里装着的一张嫌疑人的户籍照片,一蹲就到半夜。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多月过去,终于“蹲”到了盗窃团伙来回使用的作案车辆。后期,分局刑警大队通过视频录像和大量摸排工作,又进一步确定了嫌疑人的具体位置,在一个深夜收网抓捕。后经审讯,犯罪嫌疑人交代了在华丽深泽矿区、深泽县东环、北环等家属区作案10余起,盗窃价值三万余元的犯罪事实。王晓建手快、眼快、嘴快,但调解纠纷时绝对是个慢性子、好脾气。他记忆力好,什么事都门儿清,对嫌疑人的脸过目不忘,但你要让他讲讲做过什么为民服务的事儿,他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哎呀,都是些小事儿,这我怎么能记得住。”39岁的他两鬓有点泛白,炯炯目光中难得流露出一些羞涩……

                                                       [责编 李遵国]